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互问
    老妇人也有些觉得自己刚才有些肆意妄为了,立刻点了头:“行,我去你们船上。”

    几步走到离着顾依依最近的庄墨象面前,看了一眼盆里的肉螺和响锣:“真新鲜!”

    “你们的手艺怎么样?要是一般的话,我让阿香送米时,把我家的厨娘一起带来。”

    顾依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用,我们这些人里有厨艺好的,就是船上的调料和配菜不足,只能吃最原始的做法了。”

    老妇人挑了下眉:“那你们说都需要什么配菜和调料吧,我让阿香一起都带过来。”

    阿香幽怨地看着老妇人,小姐今天怎么这样反常呢,冒冒失失地就答应了陌生人,而且还是那边人的邀请

    顾依依抬眼看向火承启,火承启一点都没惊慌,朝老妇人笑笑:“那就麻烦您了!”

    “我们需要白糖、花椒、八角、葱、姜、蒜植物油、猪肉、鸡肉”

    阿香听着对方报出这么一连串的名字,狠狠地挖了火承启两眼:“你这是要整治出一桌酒席呀,除了调料之外,你又是各种肉、又是各种蔬菜,甚至还需要水果,你这哪里是要做海鲜呐!”

    火承启憨厚地一笑:“我与老夫人投缘,就想着借花献佛,多做些菜肴出来。”

    “如果你要是觉得不方便,就只带调料好了。”

    老妇人闻言很开心:“阿香,都带来。你一个人拿不动,多带几个人把东西拿过来。”

    说完,摆摆手,让她赶紧去做事。

    “我们上船吧!”

    顾依依应了声:“好!”,就与老妇人并排走在最后。

    其他七个人包括诸葛明昊在内,迅速回到渔船上。

    顾依依扶着老妇人最后上了船,老妇人虽然相信这艘渔船上的人不是坏人,但她还是执意走了一圈,确定这就是一艘普通的渔船后,就站在船尾,看着一会儿要做饭的那一堆一块直摇头。

    “就这条件,怎么能烹调出好东西来,真是浪费了那么新鲜的海鲜了!”

    顾依依笑笑:“没关系,我们留出一些,给您回家时带走。”

    老妇人立刻拒绝道:“那怎么行,你们要是把今天的收获都给了我,回去怎么交代?”

    顾依依眨眨眼睛:“等船修好了,我们再下网就可以了呀!”

    顾依依把人带到驾驶舱里,那里在左右两侧都有一长排用木板订好的一尺宽的椅子,一行人都坐下来。

    船外的阿香和上尉明显是认识的,二人见老妇人已经跟陌生人上了船,无奈地对视了一眼。

    阿香率先开口:“我这就回去,多带几个人过来,上船就近保护小姐。”

    上尉皱着眉头说道:“那你快去快回,然后我去上报军座。哎,我在这先守着”

    顾依依坐在老妇人的旁边:“船上没有茶,也没有水果可以招待您,希望老人家不要介意。”

    老妇人笑呵呵地回道:“不介意,我现在又不渴,我们说说话吧。”

    顾依依听到她此时才把为何那么迅速就答应她上船来的真实原因说了出来,马上接口道:“好啊,请问您贵姓?”

    老妇人没想到对方随口就问出了第一个问题,但还是礼貌地答道:“免贵,姓廖。”

    顾依依马上抛出第二个问题:“我听说你们那里的已婚妇人都要在姓名的最前面冠上夫姓,是这样吗?”

    老妇人半转过身,看着顾依依:“是这样的。”

    然后反问道:“我听说你们那里提倡南北平等?”

    顾依依点点头:“是这样的,比起建国前女人的地位确实提高了不少。”

    “她们到了国家规定的年龄会和男童一样去上学,年满十八岁之后可以和男同志一样参加工作。”

    “理论上没有岗位的限制,但一些重体力劳动的岗位上还是不适合女同志的。”

    “她们与男同志同工同酬,许多女同志在家庭的地位上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哦,我们这里严格要求一夫一妻制,几乎没有男人敢随便抛弃妻子。当然如果有正当理由的,可以离婚。”

    老妇人听得极为认真,然后又发问道:“你们那里能吃饱饭吗?”

    顾依依明白,这是三民党运用了一些宣传的策略,以烘托出他们的伟大来:“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不少人会饿肚子。”

    “那三年过后,粮食丰收了,分到百姓手里的粮食就多了一些,只不过粗粮占了很大比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粗粮的比重在逐年降低。”

    “一句话,时至今日早就没有人饿肚子了。”

    顾依依见她轻轻地松了口气,故意问道:“请问廖姓是您夫家的姓吗?”

    老妇人很认真地答道:“廖姓是我本身的姓氏。”

    然后,不知道因为顾依依他们是陌生人,说过话、吃过饭以后双方就再也不会见面了,还是因为她本身对顾依依感到亲切,轻声说着平时不会与人聊的话:“我已经离婚了,夫姓摘掉好多年了”

    “于我来说,不存在什么夫姓的问题。”

    顾依依愣了一下,马上改变了问话的方向:“老夫人,看您是福相,一定儿女众多且很出色吧?”

    老妇人的神态晦暗下来,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扭脸看向大海,半晌没有说话。

    就在顾依依想着缓解一下气氛的时候,她慢慢开了口:“我没有很多的孩子,只有一儿一女。”

    “然后因为我以前的三从四德,因为孩子父亲的愚孝,我没了一个孩子,现在就只有一个孩子了”

    老妇人的眼中涌上了泪液,她掏出自己的丝帕擦了擦,有些不好意思,硬挤出有些难看的笑容:“看我,说这些干什么?”

    “就是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能不能回去找到我的孩子不知道她生活得好不好”

    “哎,我现在连她在哪儿都不知道都怪我,怎么当时就稀里糊涂地让我前夫把孩子留下了呢!”

    其他旁听的人全都心里发紧,不时地将目光扫向顾依依,庄墨象更是握住了女孩有些发凉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