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离婚
    “所以必须让外人把她就看成是白家的小姐,如此才能夺了人家的姻缘!”

    武淑好满脸的气愤:“这女人和把这女人带过来的人都是毒妇,早晚会被天打雷劈!”

    舒堡磊厌恶不已:“被抛弃了也好,离开那些表面仁慈、内里坏得冒脓的所谓家人!”

    杨丹倒是说了一句话:“那时的白月霞才多大,哪里会有什么心上人,这么污蔑人家,真恶心!”

    然后,就干呕了起来。

    顾依依知他心思纯净,遂安慰道:“离开他们就不恶心了。”

    杨丹两眼亮晶晶的:“对呀!”

    在外人看来,杨丹莫名其妙地就止吐了,好像他装的一样。

    顾依依本来没想把石凤竹的情况说出来,因为原来那个石凤竹在被家人孤单舍弃在大陆之后,就再不去想以前的事情,心理上已经默默地将他们从亲人中剔除掉了。

    而现在的石凤竹,顾依依的妈妈,更是没有想要与他们相认的心思。

    但顾依依看着廖仁慧一直揪心的表情,不忍心让她再受煎熬,还是做了答:“白月霞还活着,而且生活得挺好的,夫妻恩爱,孩子孝顺。”

    廖仁慧大大舒了口气:“太好了!”

    “月霞是被托付给一位姓石的人,看来那人真的说话算话,护了她周全。”

    顾依依认同这话:“那对夫妻俩人不错,从没亏待过白月霞。”

    “还对外说白月霞是他们的大女儿,只不过一直陪在乡下的老人身边。现在老人过世了,就把孩子接回家了。”

    “那对夫妻给她上了户口,取名石凤竹,供她上学。”

    “因为给她安排了一个丝毫没有问题的身份,才让她在前些年没有受到任何的委屈。”

    “在白月霞的婚姻大事上也是尽心尽力,生怕所托非人,断送了她的后半生。”

    “那对夫妻真的是尽心尽力了!”

    顾依依多说了这些话,就是为了让廖仁慧安心。但在她心情放松之后,之前的疑问就又涌了上来:“小姑娘,你怎么认识月霞的?”

    “你之前说的那些事情都是月霞告诉你的?”

    顾依依扫了眼庄墨象,朝他使了个眼色。

    庄墨象看到顾依依是打算跟廖仁慧交底了,也明白她顾虑什么,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

    另一边正竖着耳朵听顾依依回话的白济棠和他的副官立刻晕了过去。

    诸葛明昊和邵烈潭相当默契地把二人扶住,放到另一侧的长椅上。

    正这时,又有两个人上了渔船。

    他们快速走进了驾驶舱,其中一人就是先前离开的那名上尉。

    而另一位军官扫视了一周后,才微笑着对廖仁慧说道:“小妹,你怎么突然任起性来了?”

    然后看向顾依依:“这位小姐,你要请小妹吃海鲜,可以给我加个位子吗?”

    见顾依依笑而未答,刚想说话却突然发现了白济棠和副官的异样:“白副司令这是怎么了?”

    顾依依应道:“没什么,他们俩一会儿就醒了。是我们说的一些话,不想让他们听到。”

    廖仁慧显然非常不喜白济棠:“大哥,他不是在台北吗,怎么会到了金门岛?”

    又礼貌地为顾依依介绍:“这是我娘家大哥。”

    “你放心我大哥人很斯文的,不会随便拿枪打人。”

    廖仁慧大哥有些惊讶:“他刚才开枪了?”

    “谁受伤了没?我让军医过来包扎。”

    见廖仁慧摇了头,这才放下心:“小妹,你说他为何来这里?”

    “当然是之前听说你来了这里,他才会借着慰问军队的名义在一个多小时前来金门的。”

    “哼,刚才他又纠缠于你了吧!”

    廖仁慧抿了下嘴,有些倔强:“都已经离婚十多年了,他还总说那些有的、没的,有什么用!”

    “女儿让他扔到大陆,儿子和他也没了父子之情,他怎么就会觉得我仍能原谅他和他家曾经的所作所为呢!”

    廖仁慧大哥有些郁郁:“可能是自打父亲从军队里退下来,他的职位又升得比我高,就有些不把我们廖家看到眼里了吧。”

    “不然不会在他母亲的挑拨下同意离婚。不过,之后他可能也意识到他家人做事实在拿不到台面上,就又想着与你复婚吧。”

    顾依依眨眨眼睛,这兄妹二人没见这么多外人在嘛,怎么这样不避嫌地就说起**来。

    火承启朝顾依依打了个手势,然后就出去做午饭了。

    那名上尉也颇有眼色地说道:“军座,我去外面守着。”

    廖仁慧大哥微微颔首,上尉动作极为标准地转身,跑下了渔船,与那队士兵站在一起。

    阿香已经站起来,恭敬地给廖仁慧大哥让了位子。

    廖仁慧见大哥坐在她身旁,温柔笑了下,这才转过头:“小姑娘,你可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吗?”

    顾依依却没有马上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既然您已经离婚,为何没有随儿子一起去米国呢?”

    “这样不是可以躲开你前夫吗?”

    廖仁慧呵呵笑了起来:“小姑娘,没有你想得那么严重。”

    “我每年与他见面的次数不会超过五次,每次说的话不会超过十句。”

    “我没和宗贤一起去米国,是因为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恐怕受不了长途奔波。”

    “还有就是我不想离开祖国。我已经离开了大陆,但这里还是我们华夏人的地盘,我不习惯与那些外国人生活在一起。”

    “更何况我离了婚之后,就回到娘家和父母、大哥大嫂同住,关系好得很,我也舍不得离开他们。”

    顾依依歪着头:“那您和您的儿子就只能打越洋电话和通信进行联络了吧?”

    廖仁慧也稍稍歪着头:“大多时候是这样,但到了宗贤外公、外婆整寿或者是我和他大舅的本命年、他表哥、表姐的婚礼,还是要抽空回来的。”

    “宗贤非常重视亲情,但他在米国还有自己的生意需要打理,很忙的,每天都睡不足六个小时。”

    廖仁慧很喜欢谈起自己的孩子,脸上挂着慈祥的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