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雅与俗(月票450+)
    ,精彩小说免费!

    廖仁慧开心地笑了:“哎呀,头发全白了,阿香跟我一般大,你看看她还大半都是黑头发呢。”

    阿香凑趣道:“小姐现在是鹤发童颜,看着一点都不老!”

    众人吃完了午饭,阿伦也把渔船修好了。

    顾依依从背包里拿出一只小药瓶递给廖仁慧的大哥:“您身上有暗伤和旧伤,如不及时医治,将来会有损阳寿。”

    “这里面的药丸对您的暗伤有效,但我今天出来的匆忙,只带了这些。”

    “每半个月服一粒,正好够半年的用量。”

    顾依依见廖仁慧的大哥虽有迟疑,但仍是接过了小药瓶,又说道:“你们要是想回故土,就先去米国暂住。”

    “等到明年华米两国建交之后,你们可以爱国华侨的身份回国,投资支援国家建设,自家的生意也可以拓展市场,何乐而不为呢!”

    顾依依看出他们有所顾虑:“如果不放心,你们可以再观望两年。”

    “不过投资这种事情越早介入,你们个人得到的好处越多。比如你们只要是真心为国为民做事,不光会得到政府的认可,更会得到百姓的拥护,这是一件为子孙积攒德行的大大呼了口气善事!”

    “廖家如何自己做决定,但廖宗贤最好按我说的去做,他也能早些与妹妹相见。”

    “如此才能尽快让他如愿以偿!”

    “请你告诉他,我们全家都很欢迎他!”

    廖仁慧的大哥立刻反问道:“怎么,不欢迎我吗?”

    顾依依挑了下眉:“一样欢迎呀!要不是与您投缘,我怎么会送如此贵重的礼物!”说着用手一指他手里的小药瓶。

    廖仁慧的大哥握了握手里的小药瓶:“哦,很贵重吗?”

    顾依依当即接道:“您如果不相信,回去之后束之高阁,可真是浪费了我的好心。要不您现在把它还给我吧。”

    廖仁慧的大哥闻言利落地把小药瓶放进自己口袋里:“哪有送给人家的礼物,还往回要的呀!”

    “那我半年之后,要如何去做?”

    顾依依耐心地解释道:“暗伤也是有轻有重的,您身上的暗伤较轻。”

    “等以后有机会您能来京城,我再为您调理,也不晚。”

    廖仁慧的大哥却疑问道:“你家既然住在京城,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呀?”

    顾依依眨眨眼睛:“我趁着假期来旅游呀,特意过来尝尝佛跳墙的。”

    一句话说得他羡慕不已。

    廖仁慧不甘落后地开了口:“我会跟着宗贤一起去的……”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用颇似石凤竹的眼睛看着顾依依。

    顾依依反应快着呢,当即说道:“那太好了,我们家有空屋子,住十个八个人都没问题的!”

    廖仁慧这才满意地笑了,虽然没有听到最想听的话,但她已经很高兴了。

    顾依依站起身:“船已经修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廖仁慧的大哥很谨慎:“白济棠还要多长时间能醒?”

    顾依依扫了庄墨象一眼,庄墨象回道:“他和他的副官会在我们离开后五分钟之内就清醒过来的。”

    “而且会忘了他们曾经与我们见面和争执的事情。”

    廖仁慧和她大哥同时露出惊讶的神情,但却没再追问下去。

    廖仁慧有些不舍,拉住顾依依:“小姑娘,你要不要去我家做客,让我父母亲也能亲耳听听你所说的月霞的消息?”

    “他们一直都很喜欢这个外孙女,至今还对她念念不忘呢……”

    顾依依闻言,眼珠轻轻滑动了几下,然后侧过脸看了眼庄墨象,再看了眼火承启。

    火承启的心当时就提上来了,他太清楚他的小侄女胆子有多大了,看她那表情不会真要跟着去廖家做客吧?

    果然,他听到顾依依温声说道:“好呀,正好我也给两位老人家把把脉。”

    “再住一宿,第二天一早就回来。”

    廖仁慧亲切地说道:“可以多住几天,我带你去阿里山、日月潭看看,再逛逛台市,那里有卤肉饭、炸鸡排、盐酥鸡、甜不辣、担仔面、凤梨酥、牛轧糖,都挺好吃的。”

    顾依依面露遗憾,但却态度坚决地说道:“不了,我不能在你家里呆太长时间,那样会给你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以后总有机会再来,到时候再好好游览一番。”

    廖仁慧的大哥十分赞同:“还是顾小姐想得周到。”

    “家里突然来了客人,还是大陆那边的口音,很容易让人怀疑的。”

    “再让政敌以此为借口攻击我们廖家……”

    顾依依非常淡定:“有人问起,就说我是廖宗贤在米国的妻子的亲戚。”

    廖仁慧有些紧张:“不行的。”

    “那些人难缠得很,她们会凑过来问东问西。其中不乏曾经留过洋的,再用外语跟你交谈,会露馅的。”

    顾依依当即说了几句鹰语,又说了几句米语,一样的内容只不过发音不同罢了。

    廖仁慧面露惊喜:“这就好办了!”

    顾依依挑了下眉:“我给人诊病、施针、下药方都是要付诊费的。”

    此话一出,听得廖仁慧和她大哥不知如何回应。

    本来大家在一处说起过渊源,虽然没有最后确认,但很可能就是一家人。

    而且之前的那些带有**性质的话题让彼此的关系亲近了不少,廖家还是很有文化底蕴的人家,家中人都讲一个雅字,乍一听顾依依说了如此大俗的话就觉得气有些上不来。

    顾依依见他们的反应,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医生收诊费是很俗的事情吗?”

    “那好我们来点文雅的,我很喜欢冻顶乌龙茶、文山包种茶、东方美人茶,不知道我能收到这样的礼物吗?”

    廖仁慧的大哥松了口气,哈哈笑了起来:“顾小姐说话大喘气呦,讲真话,刚才确实惊了我一下。”

    “我还以为月霞嫁去的顾家底子差了些呢。”

    顾依依当即收回正要迈出的步子,稳稳地站在那里,霸气十足地说道:“顾家乃是顶级世家,在华夏国少有人家能够与其比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