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章 不惹事
    对着有些震惊于气势十足她的廖家兄妹,顾依依接着说道:“说句你们不爱听的实话,出过丞相的廖家,也将将有引颈望其项背的资格!”

    庄墨象更不客气,虽然廖仁慧的大哥说话比较委婉,但实际上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依依的话倒是抬高了廖家!”

    华夏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有着众多弥足珍贵的传承,家族传承就是其中最有特色、最根深蒂固的传承之一!

    华夏文字中的“国家”一词,也是有国庇护众多家族,家汇集成国之义。

    更不用说“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个出自《礼记?大学》中流传了几千年的深刻哲理,由此足以见得家族对于华夏人的重要性。

    那么做为顾家人也好,做好廖家人也罢,都是为自己家族自豪的,都会尽力维护它的尊严和地位。

    所以,廖仁慧的大哥同样义正言辞地反驳道:“你们误会了,我没有看低顾家的意思。”

    “所以,你们同样也不能看低廖家!”

    心里却觉得自己先前的话的确有不尊重他人之意,不免有些懊悔。

    顾家“听”到他还真不是那种踩低捧高的人,就真诚地说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不允许让任何人看低顾家,又怎会看低廖家?”

    顿了一下:“我说的都是实话!”

    火承启把顾家看得和火家一样重要的,他觉得即使对方不容易接受,但也应该让廖家明了两家之间真正的差距:“依依的话并不夸张,如果说顾家是参天大树,廖家充其量只是一株小草!”

    廖仁慧和她大哥见与顾依依同来的人皆是认同的模样,不由仔细搜寻自己脑海中所有有地位、有历史的大家族的姓氏,然而一无所获。

    他们不相信自己孤陋寡闻,但还是不再继续辩驳下去。

    就如同白济棠所在的白家在他们看来都是些毫无底蕴且卑劣之人,但因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现在的地位却要凌驾于廖家之上一样,也许顾家的祖上也曾辉煌过,只不过后来没落了呢!

    廖仁慧的大哥着手安排道:“顾小姐最好不要再和白济棠见面,我这就把人带走。”

    “仁慧你带着人和顾小姐启程回家吧。”

    顾依依立刻挑明了问道:“请问我明早如何离开?”

    廖仁慧说道:“可以坐我的那艘船离开。”

    顾依依微笑着建议:“那太麻烦了,能不能有什么军队的物资补给船正好去金门的?”

    廖仁慧的大哥没想到这个女孩竟然知道每隔几天的早晨会有物资补给船从台岛开往金门,但这样的船岂会让外人进入!

    万一对方有其他的目的,那就会出了大事情。

    “军队的货船或者军舰都极为严格,不允许非军人进入。”

    庄墨象说道:“要不然明早我们在公海上等你,廖女士的船驶到那里就可以了。”

    顾依依当着所有人的面隐晦地说着:“这么多人今天该回去的是得回去了。”

    “但你得随我一起去,不然我一个女孩家去了陌生的地方胆小得很。”

    “还有邵大哥和明昊哥也一起去……”

    廖仁慧的大哥总觉得这个精灵的女孩子轻易地答应了妹妹的邀请是有目的的,但他却能肯定女孩子不会对他们不利。

    况且他并不觉得顾依依是个胆小的女孩子:“顾小姐,不能去那么多的人。”

    “即使你是从米国来探亲的,但带了好几个人在身边,也说不过去。更何况连你本身都没有任何证件,很容易让人抓住把柄的。”

    顾依依挑了他一眼,点点头:“您说得对,确实不妥。”

    见他明显松了口气,又说道:“就此告别,请廖女士不要忘了将我所说的话转达给廖宗贤。”

    廖仁慧却一把拉住她:“什么意思,你不跟我走了?”

    顾依依再度点点头:“是我考虑不周。”

    火承启扬起大大的笑容:“可不是考虑不周,怎么能随便去台岛做客。”

    心里却想着,本来双方就是对立的。这要是让岛上的人知道小侄女的真实身份,还不能马上给扣下啊!

    廖仁慧秀气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她扭头看向她大哥:“不就几个人嘛,能出什么事儿!”

    “我们走时,你给家里打个电话,让司机到码头接我们。”

    “把人直接接到家里,根本接触不到什么外人。”

    “现在已经过晌午了,到了家休息一会儿就得吃晚饭,再过不久就要睡觉。”

    “吃过早饭,他们就要离开,能有什么事儿?”

    廖仁慧的大哥看着这个单纯的妹妹只好妥协:“最多不能超过三人。”

    廖仁慧觉得小姑娘一人,再加上两个陪同的人可以了,遂招呼顾依依:“我们出发吧。”

    顾依依站在原地未动:“一个都不能少!”

    廖仁慧看到她那么坚决的样子,又看向大哥:“再多一个,也不是不可以吧?”

    廖仁慧的大哥不再理她,而是看向顾依依:“为何一定要四个人?”

    顾依依眨眨眼睛:“因为这样我才能心安!”

    廖仁慧的大哥在心里琢磨着“心安”两个字,眼中的疑惑一闪而过:“不能惹事情!”

    “要不然我可保不住你!”

    顾依依理解的惹事情是做“坏”事儿时被人抓现行了,只要有些行动人不知鬼不觉,那就不叫惹事情,遂非常痛快地应承下来:“我这么乖巧的女孩子能惹什么事情。”

    于是,在约好了明早七点钟左右在临近台岛西南的公海上接应的事宜之后,武淑好、杨丹、舒堡磊和火承启就驾驶着渔船离开了。

    因为有通讯器可以随时沟通,所以他们也不必当着廖家兄妹把话说得太详细。

    等到廖仁慧的大哥安排手下人把白济棠和他的副官架走之后,顾依依、庄墨象、邵烈潭和诸葛明昊随着廖仁慧和阿香、阿伦上了一艘searay游艇。

    顾依依略有吃惊,虽然这艘游艇与后世的豪华游艇比起来有些小巫见大巫,但它所用的复合材料和玻璃钢在这个年代还是挺先进的。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