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可信
    她的脸上带着欣慰:“我这不是想要看看我外孙女的晚辈究竟是什么样里子的人嘛。”

    “你也别恼,我实在是对我自己的这个女儿大伤脑筋。”

    “养了一个单纯善良又软弱的女儿,我和她爸担心她将来受委屈。”

    “这才在他爸手下的年轻军官中挑选了这么一位相貌还算出色、带兵能力也不错、家境却一般的人做女婿。”

    “可惜我和她爸看走了眼,哎!”

    “这是在大事上我们夫妻二人唯一一次同时看走了眼,让女儿错嫁了人家,也累得我的外孙女、外孙子遭受了本不该受到的磨难!”

    廖仁慧有些尴尬:“母亲,都过去了,说这些干什么……”

    廖家老太太又白了她一眼,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我说这些是让孩子知道我们的真实想法!”

    “好不容易来一次,总不能带着误解离开。”

    “依依,回去之后你一定要把这些事情说给你母亲听,老婆子我还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与她见面的一天,但总不能让她怨恨了她母亲。”

    如此一说,廖仁慧的眼圈就红了,垂下头用丝帕不停地擦着眼泪。

    廖家老太太到底心疼女儿,重新提起她一直念念不忘的顾依依的相貌问题,来分散她的注意力:“依依,你长得像父亲还是像母亲?”

    顾依依莞尔一笑:“我长得既像爸爸,又像妈妈,他们两个人都说我会长。”

    本来哭得差不多了的廖仁慧噗嗤笑出了声:“你这孩子,真真让人没办法。”

    “你这是认准了是吧?你没和你爸妈照过像片吗?”

    顾依依立刻回道:“当然照过,但是我没有随身带着相片呀!”说完,还很惋惜地看着廖仁慧。

    廖仁慧很无奈:“我知道你没带着像片,我是说你自己没看过像片,你和你父母长得像不像啊!”

    还没等顾依依回应,廖家老太太就开口道:“你呀,听不出来依依是故意说的那话嘛。”

    “长成什么样就什么样子,有什么值得你如此执着的!”

    “要我说,我宁愿你长得难看些,要是能聪明能干几分,我马上就去龙山寺烧高香!”

    廖家老爷子朝顾依依招招手:“不是说要帮我们诊脉吗,现在吧?”

    顾依依闻言,倒不迟疑,上前搭上他的手腕诊起脉来。

    之后又为廖家老太太把了脉,写了几张药膳的方子:“二老的身体底子真的不错,暂时先用这些药膳滋养着。”

    “关于各脏腑功能减弱的问题,得等我回去制了药才能服用。”

    廖仁慧孝顺得很,连忙问道:“可是等你回了京城,即使制好了药,我们也拿不到啊?”

    廖家老爷子却说道:“仁慧不要着急。”

    “依依呀,你之前说华米建交的消息可信度有多少?是你家人通过分析得到的结论吗?”

    顾依依认真地看向他:“是确切的消息,可信度百分之九十九。”

    廖家老爷子和老太太同时深深吸了口气,相互看了一眼:“依依,还真要谢谢你带来这么重要的消息!”

    “今晚你要与宗贤通电话吗?”

    顾依依坦然说道:“不用了,有二老在,事情能够说得明明白白。”

    “反正要不了多长时间,最多不超过三年,我也能见到真人了。”

    邵烈潭和诸葛明昊当然比一般政要知道的各国机密要多,而华米两国建交将是这两个大国乃至全世界的一件大事。

    他们没想到顾依依会如此清楚,虽说许多人都能推测出一些眉目来,但像她这样肯定的很少。

    毕竟两国的外交人员接触了几次,一切都在朦胧之中,刚刚出现的雏形亦被许多国家、许多人不看好。

    而且大陆与台岛的关系比较特殊,双方之中即使有相熟相知的人也会对这一问题含混而过,实在是意义太过重大、局势太过敏感。

    现在,顾依依却清晰坦然地告知了廖家人,虽说是亲人,但这份生疏的亲缘在政治面前就很微不足道了。

    谁知道廖家人会不会上报?会不会从顾依依或者他们这随行之人身上谋求利益?

    虽说局势已不可逆转,但万一出现了变故,就会有损国家的利益!

    二人下意识地看向庄墨象,见庄墨象面无异色、稳坐如山,便又迅速地恢复了常态。

    他们顷刻间明白了自己担心的事情不会出现,顾依依他们了解,这个女孩与他们同样爱国爱民,所以并不存在主观上的故意泄密!

    而小师弟向来心有城府,他绝对不允许发生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大不了抹去他们的记忆便是。

    廖家老爷子和老太太别看八十岁了,但耳不聋眼不花,头脑思维敏捷,他们敏锐地发现了邵烈潭和诸葛明昊的小动作。

    二人其实从接到儿子的电话开始,就怀疑顾依依和随行之人的身份。

    见了面之后,他们可以确认顾依依是月霞的孩子,虽然长相不似,但眼睛却有六分相像。血脉上的亲切感,让两位老人在心里已然接受了顾依依。

    当知道顾依依乃是顾卫东的孙女之后,就想当然地认为随行的三人是保护她安全的人。

    廖家老爷子面色和善地与庄墨象、邵烈潭和诸葛明昊聊了起来。

    他倒是直率,问出了一个他从见面开始就萦绕心头的问题:“你们是解放军?”

    诸葛明昊当即否认:“不是。”

    廖家老爷子见他们被揭穿了,仍旧不见一丝慌乱,倒是非常赏识:“哎呦,你们是我家的客人,我们自会好生招待,与身份无关的。”

    顾依依笑呵呵地说道:“您猜错了,他们不是。”

    廖家老爷子非常理解他们的做法,毕竟以他们的身份只身入台,是很危险的:“我感受到了他们身上军人的气息,我从军六十年,是不是军人瞒不了我的!”

    “不过你们放心,我现在就是一普通老人,身上早已没了什么责任。”

    顾依依朝他露齿一笑,再次出口纠正:“您真的感受错了,他们不是军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