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向往
    向中方立刻说道:“我也是,谢谢庄同志,不然真的会处在两难境地。”

    然后又看向顾依依:“依依,你与我不熟,不了解我的为人。”

    “但你与闻歌熟吧,你了解她的为人吧。”

    “我要是为人不好,她怎么会嫁给我,你说是不是?”

    闻歌白了他一眼:“别往自己脸上贴金!谁让你说错话的。”

    “依依,别生气了,我明天请你们去吃佛跳墙,做为赔礼吧?”

    说着,看了庄墨象好几眼,带着猜测:“依依,你还没介绍呢?”

    顾依依早就不生气了,因为她听到了向中方所想确实如他所说,只是嘴里说出来的话词不达意罢了。

    笑呵呵地调侃道:“闻姐姐,你可别请我吃佛跳墙。”

    “就你那工资,吃一顿之后,你一个月都得扎脖了。”

    向中方连忙表态:“没关系,还有我的工资呢,够你们吃。”

    顾依依立刻回绝:“真的不用请,我已经吃过了,和大伙一起吃的。”

    “向东方没有告诉你们吗?”

    顾依依本想说的是,向东方没向你们要钱吗,但话到嘴边就变成了这么一句。

    闻歌立刻摇头:“没呀,没说呀。”

    向中方帮着自己的弟弟解释道:“回来之后他就一直集训来着,还没倒出空来我们家呢。”

    闻歌一听,确实如此,她马山把目光又聚回到庄墨象身上,等着顾依依的介绍。

    顾依依没法介绍庄墨象,无论他的公职还是他的私人身份,立刻把球踢给了向中方:“闻姐姐,你问姐夫就可以了,他们俩应该是认识的。”

    闻歌一愣,总觉得顾依依有所隐瞒,就听向中方说道:“这位庄同志是上面派来清剿火凤组织的领导,我们都要听从他的指挥。”

    闻歌和政委媳妇恍然大悟,怪不得人家能够及时赶过来,一定是发现了这三名火凤组织的成员要劫走她们。

    想到这里,闻歌当着大家的面不好斥责向中方,只是对着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这人平时智商不低啊,怎么大家都能想明白的事情,他偏偏要问出来,而且还是很蠢笨且容易让人误会的问法。

    听到枪声,就跑着去给向中方报信的老大娘站在门口,听到大家平安无事,敌人被全歼,就连忙回家看小孙子去了。

    等到向中方带来的人把三具尸体抬走,又清除了血迹,政委闻讯也赶了过来。

    政委媳妇见到他,一直还算平静的脸顿时变得失落和自责:“都怪我,我根本没发现简老师的真实目的。”

    “这一次还带着她过来,差点让小闻和小顾遭了殃。”

    “要是让她得了逞,我不是给你的工作添乱吗!我……”

    政委见不得自己的老妻如此沮丧:“一般人谁能想得到,你又不是做我们这行的,一向把人都往好里想。”

    “以后注意了就是,再说我也是有责任的……”

    政委媳妇的脸色慢慢好转,最后还下了决心:“明天,我就搬回来住。”

    “以后再不带外人进大院了。”

    顾依依的嘴角漾出笑意,虽然不赞同政委媳妇有些修正过度,但她仍是看着这对正在互相检讨、慰籍的老夫老妻心有所感。

    庄墨象给青龙小队的队员发送了一条查明简丹所用车、船相关情况的讯息之后,就俯下身,在顾依依的耳边轻轻说道:“等到我们老了,一定比他们更心意相通、豁达大度,而且还会多了从容优雅、子孙满堂……”

    听着前半句,笑容越发甜美的女孩,待耳中听到了后半句脸色绯红,瞪了这个厚面皮的男人一眼,心里却忍不住地向往……

    顾依依从厨房里毫不客气地装走了三分之一的预留菜,这才向闻歌和政委媳妇告辞而去。

    等到政委和他媳妇带着另外三分之一的预留菜离开之后,闻歌掐着腰,恨恨地说道:“这个臭依依,她居然拿走了那么多的菜!”

    “我还想着那些量够我们家今天的晚饭和明天的早饭了,这下子泡汤了。”

    向中方劝道:“依依不是说了,用那些菜抵佛跳墙嘛,如此说我们还占了便宜。”

    闻歌突然发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哼,我还不知道,依依拿了这菜,是给她的四象哥吃的。”

    “依依这人特护短、护着自己人,她刚才不就是因为你说的那句不好听的话才……”

    话没说完,闻歌就瞪起了眼,彪悍地抡起拳头砸在向中方的身上:“当时我忍着来的,现在好了,没人了,我来跟你算算账!”

    “你怎么那么说话,是在指责人家过来救了我们吗?”

    “也难怪依依误会,要是我也会误会……”

    向中方让闻歌打了十来下出气,这才把她的手握住:“我当时就是担心你,担心政委媳妇,尤其是担心顾依依在我家出事。”

    “你可知道要是顾依依真的在我家出了事,就是我爸去跟顾部长、罗将军解释、道歉也没用的,我一着急,说话就没过大脑,顺嘴秃噜出来了。”

    闻歌的脾气来得快,消得也快,有些心疼地看着向中方:“你呀,就是愿意多想,总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家里的一些事情也应该让华方和东方分担了,他们都不小了。”

    “再说依依不是没事嘛,就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

    她又神秘兮兮地问向中方:“你知不知道依依和那个庄同志什么关系?”

    “我总觉得他们俩有特殊关系……”

    向中方听了妻子的劝,也松了刚才紧绷的弦:“不知道呀。”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像。但顾家能随随便便就挑个孙女婿吗?”

    闻歌白了他一眼:“人家是这次行动的领导,你们都要听他的,怎么是随便!”

    向中方笑了笑:“我说的是家世。”

    “京城里差不多的家族子弟,我都晓得的。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也没有听过这个人……”

    顾依依没有回自己宿舍,去了庄墨象的宿舍:“呀,火叔叔怎么不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