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帮助
    女人惊喜地看着顾佑之:“依依,妈妈怎么会嫌弃你!我吃就是。你先睡会儿。”

    郁闷的心情好了许多,她和关内老太太唠着嗑儿:“姑娘大了,懂事了,要不怎么说女儿是妈的小棉袄呢……”

    顾佑之躺在床上,实在睡不着,干脆闭着眼睛运行玉女诀,调理身体。

    护士进来挨床挂滴流,女人识趣儿地退到一边。可是,顾佑之却清晰地听到了她低低的叹息声,许是与这具身体血脉相连,顾佑之的心底泛起了淡淡的难过。

    临近中午时分,病房里仅有的二位病人的滴溜打完了。

    关内老太太靠着床头坐着:“大侄女,那边的床位空着,你上那儿倒一会儿,歇歇。”

    “吱扭”一声门被打开,门外传来护士的声音:“你要找的人就在这个病房。”

    一道爽快的女音道过谢,人随之也进了屋:“凤竹,我上午去科室才知道你请了假,孩子怎么样了?”

    女人已经从床位站起身:“耿姐,你怎么来了?”

    耿姐把手中的两个铝饭盒塞到女人手里:“你先吃午饭!我刚才去食堂,正赶上今天有猪肉炖白菜粉条,你不是爱吃嘛,我多买了一份,够你吃两顿的。”

    女人也不客气:“行,那我先吃。耿姐,你吃没?”

    耿姐看着床上正睡着的孩子,脸色苍白,十分气愤:“我吃完了。哎呦,你说这杀千刀的,马上要过年了,还出来劫道伤人!你看这孩子,遭老罪了,脑袋被开了多大的口子?”

    女人一边拿开饭盒盖,一边解释:“没有口子,被砸了个大包,流了不少血!”她心疼地瞅了一眼病床上的女儿。

    耿姐的脸立刻阴转晴:“看来是让人传的太邪乎了,没大事就好!你打算陪护几天啊?”

    女人叹了口气:“得听大夫的,依依什么时候出院了,我什么时候上班。耿姐,你今天歇班吧,你帮我看一下,我这就出去给依依买饭去。”

    耿姐站起身,嘎嘣脆地开口:“凤竹,你留下。告诉我孩子现在应该吃什么,我回去做了送来。”

    女人从兜里掏出五块钱,递过去:“耿姐,你拿这钱去买。孩子现在虚,喝粥好消化吧?骨头汤是不是可以补些营养?大夫说还要补血……”

    耿姐打断她的话:“你这也没什么章法呀,我还是去问大夫把稳。买完东西,我给你报账。”说完,就风风火火地走了。

    关内老太太夸奖着:“你看看人家多爽快,多麻利,比你这知识分子拿事!”

    女人丝毫不恼:“我们都是住独身宿舍的,她是我好姐妹,呵呵。”

    老太太的孙女送饭来了,碰巧和从厂区赶回来的李副主席一起进来。

    李副主席一边脱外面的罩衣,一边说着话:“小石,我回厂里特意问了一下,那两劫道的被押到市公安局了,一定会严惩的!”

    老太太的孙女插着话儿:“一定会吃枪子的!”

    李副主席迈腿上了病床:“小石,你家人什么时候能到?你一个人没日没夜地挺着,也受不住啊!”

    女人拿筷子的手顿了一下:“我刚才给部队打电话,接电话的人也说不清楚,可能在外执行任务呢吧。”

    李副主席叹了口气:“军人家属就是辛苦,你需要他的时候吧,他偏偏不能在身边,什么都要靠自己,哎!”

    女人含混地应了一声,胡乱地往嘴里送了几口饭,就把饭盒盖上,放在病房内的暖气上。

    躺在床上的顾佑之,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旋即松开,看来要尽快养好身体,再彻底了解一下自己现在所在的家庭,一贯掌控全局的她非常不习惯目前对身边事一无所知的情况!

    病房的门再次被敲开,女人科室的领导和工会小组长拎着二袋红星奶粉、一小篮子鸡蛋、一大包红糖和两瓶水果罐头走进病房。

    两人把东西放在床头柜上,与李副主席打了招呼,才坐在床边。

    女人有些过意不去:“唐科长、刘组长,现在我们科里这么忙,你们还过来……”

    刘组长一摆手:“说什么呢!你家孩子摊上这么大的事儿,我们工会能不来看看吗?”

    唐科长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女孩:“石工,你也知道大家现在为了项目加班加点的,不然就都过来了。只好就我一人做个代表来看看孩子,大家每人出了一块钱,买了这些东西,算是心意。”

    女人有些哽咽:“谢谢同志们!”

    李副主席在床上坐直了身子:“小刘,小石她情况特殊,爱人在部队赶不过来,人的身子也不是铁打的,白天黑夜的连轴转怎么受得了!再说,小石是你们科室的技术骨干吧,就这么请假一直照看孩子,也会影响你们项目的进度不是。”

    唐科长立刻附和着:“可不是,看孩子这样子一二天肯定不行了,这时间一长,可真是会影响工作的!李大姐,你有什么好法子?”

    李副主席眉毛一挑,手一挥:“这个时候,就是我们工人阶级发挥互帮互助的时候!”

    刘组长看看唐科长,再看看石工,还是开口了:“李副主席,我们都一个科室的,当然能帮就帮,可是,白天大家要上班,晚上也有一大家子的人要顾着。要不排班,一人一个晚上?”

    女人连忙表态:“真的不用,大家白天忙项目,晚上要是休息不好,会影响第二天工作的。谁都不用来,我自己能行!”

    这时,病房的门一开,耿姐走得飞快,带起了一阵轻风,手里端着用两条毛巾包着的搪瓷大缸子:“呦,领导们来表示关心了,我代她们娘俩谢谢你们。凤竹,快把东西挪到柜子里。孩子得先吃点东西,垫吧垫吧。”

    女人从搪瓷缸子里舀出温热的鸡蛋糕,慢慢地一勺一勺喂给顾佑之。

    耿姐站在旁边,交代着:“我还借着老田家的锅熬着大骨棒汤呢,我把这篮子鸡蛋一遭带回去。”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