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狠毒
    围观之人一片哗然,这得被逼得多可怜才会下跪啊!众人看着石凤竹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石凤竹的脸色愈发苍白起来,嘴唇气得直哆嗦,一句话说不出来。

    顾佑之没想到这个身体的妈妈,居然除了暗自神伤,关键时刻竟然连句替自己辩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无奈开口:“这位大婶,你在众人面前,口口声声地编造谎话,不管你出于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你现在的行为明显属于破坏军婚的行为,你可知道后果!”

    蔡春华激灵了一下,很快镇静下来:“你是谁?关你什么事?要说也应该是石凤竹说。”

    顾佑之呵呵地笑着:“这位大婶,这事还真跟我有关!你说你一直没有结婚,我还说你已经生过孩子了呢!厂医院就在那儿,我们一起去做个检查,看看你究竟生没生过孩子!看看你说的是不是谎话!”

    蔡春华垂下眼帘,掩住有些慌乱的神情,用手死死地拽住衣角,猛然抬起头,仿佛下了天大的决心:“我是生过孩子,可是那孩子是民哥哥的!”

    顾佑之不再理会这种漏洞百出的表演,转过身,面对着围观的人群:“各位妈妈的同志,这人满口谎话,前后矛盾,中伤我妈妈,她的行为已经违反了法律,不知这里可有保卫科的舅舅,请把她抓起来!”

    蔡春华有些慌乱地喊道:“我没说谎,我说的都是真话!这些天,我一直都和民哥哥在一起,你不可能是他女儿,他女儿不是让人劫道,把脑袋给砸开了,还不知死活呢?怎么会活蹦乱跳地站在这里!”

    石凤竹终于沙哑着嗓子问:“你就是接电话的人?”

    蔡春华得意地一笑:“是我。我和民哥哥一直住在一起,白天也跟着他去军营,他告诉我,这叫随军。他心中没有你,自然也不会有你生的孩子,所以才没有过来。”

    石凤竹身子晃了晃,要不是旁边的人扶住了她,恐怕就摔倒了。

    蔡春华见此情景,马上接着说:“我根本没有说谎,也没必要说谎。你看看,这是民哥哥送给我的礼物,说是他爸爸在参军时送给他的钢笔,他一直很宝贝,随身带着。”说着,她从怀里掏出一支黑色的英雄钢笔,捧在手心上。

    石凤竹看着面前的钢笔,突然自嘲地笑了。刚要开口,顾佑之却一步上前,一把捞过那支钢笔,看这具身体妈妈的神情,就知道这钢笔确实是这具身体爸爸的随身之物,自家的东西当然要拿回来,怎么能放在这恶心女人的手里。

    蔡春华一见手里的钢笔没了,这可是唯一能够证明自己与宋泽民亲密关系的东西,她嗷地一声,扑向顾佑之。

    顾佑之轻松地一闪,就躲开了。蔡春华余光看到站在台阶上的石凤竹,一不做,二不休地一扭身撞了上去。

    石凤竹满心悲伤,无助地站在原地。毫无准备的她被蔡春华这一撞,立时就重重地倒在了台阶上,又滚落下来。

    顾佑之急了,高声喊道:“这女人行凶杀人,赶紧把她抓起来!”她再顾不得其他,直接奔向倒在地上,已经陷于昏迷的石凤竹。

    顾佑之非常懊悔自己的大意,三日前发现这副身体妈妈的异状,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只是想着出院之后再了解清楚!更没有想到突然出现的蔡春华如此狠毒,让自己的这位妈妈受到身心双重伤害!

    顾佑之看到与妈妈十分相似的脸已经青白,她有些迟疑地伸手探在鼻下,呼吸微弱得几近全无。

    她悲从心生,自己的父母去世时,自己没有在身边。待她赶回去参加葬礼时,才得知车祸引起了爆炸,根本没有找到父母的尸体,骨灰盒里只是他们平时衣物的灰烬。而现在,却要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可以做妈妈替身的人,在面前渐渐地失去生机……

    顾佑之抬起头,看到蔡春华已经钻出围观人群,跑远了。周围的那些人脸上或诧异、或深思、或旁观看戏、或幸灾乐祸,但是大多仍站在原地观望着。她非常气愤,刚要站起身怒斥,耿姨跑了回来,身后跟着保卫科的人。

    “人呢?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呢?你们这些人还有没有正义感,由着她往自己同志的身上泼脏水,都没有人站出来管!”

    耿姨鸡皮酸脸地喊完这句,才发现躺在地上的石凤竹和蹲在旁边的顾佑之,她和来给她报信的女人一起奔过来:“这是怎么了?”

    站在台阶上的唐科长和他旁边的同科室的人,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几步跨下台阶。刘组长心有余悸:“那个叫蔡春华的女人,太不是东西了,就是她把石工从台阶上撞下来的!都怪我们,当时一出一出的,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她人就跑了!”

    耿姨眼睛瞪得溜圆:“你们可真行!”

    顾佑之拿开握在一只冰凉手腕上的手,沉声说道:“有没有担架或者平板,把我妈抬到医院去?”

    “有!”唐科长连忙拉着旁边两名男工程师,回小楼里。

    顾佑之没有想到自己来到这个特殊年代,先是遇到见义勇为之人而获救,随后就遇到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同厂同志,才刚刚认为这个年代的人质朴可爱,如今就直接被彻底翻转!果真在哪里人心都是复杂的!都是有好人、有坏人、更有不辨是非、只看热闹的芸芸众生!

    顾佑之木然地跟在众人身后,回到医院。

    医生把石凤竹安置在顾佑之的病房,关内老太太昨天出院腾出来的那个病床。

    副院长带着两名主治大夫一起实施抢救,可是却收效甚微,不过石凤竹的鼻息一直若有若无,心跳虽然缓慢,却也没有停止。

    副院长无奈地交代:“我们已经尽力了,一切就要看病人自己的了。哎!但愿她和她女儿一样幸运!你们赶紧都出去吧,病人现在需要绝对的安静,只留一人照看就行!”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