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心意
    石凤竹也在想这个问题:“耿姐,我要去向他们二人表示感谢,给钱不太好,那送什么东西好呢?”

    耿姐想了想:“鸡蛋就行,我之前用你给的钱买了些,你们科室又送了些,你和依依又不在这里过年,放着也是浪费,正好他们一家一半。”

    石凤竹摸了下耳垂:“不少吗?”

    耿姐一摇头:“多少是那意思,谁家也没有多少钱!”

    宋依依知道这是个资源贫乏的年代,可还是觉得东西有些少,她一眼瞧见自己的军书包:“妈妈,再加上奶粉,一家一袋。”

    石凤竹咽下口酸菜:“耿姐,你知道他们两家住哪不?”

    耿姐又拿起一个馒头:“别急,我这就去找前趟房的大芳打听一下,她是二车间的,应该能知道。”说着话,她把馒头掰开,夹了两块鸡蛋和一些辣白菜,咬了一口手里的馒头,挪到炕边,开始穿鞋。

    石凤竹有些过意不去:“耿姐,你吃完了,再去吧。”

    耿姐白了她一眼:“那时候,大芳就上班走了,我还得去车间打听。”

    宋依依笑呵呵地看着率直热心的耿姐,就穿着件夹袄出了屋子,不由感慨:“妈妈,多亏你遇到了这个好人,为你忙前忙后……”

    石凤竹认真地许诺:“以后,我会加倍回报的!”

    宋依依放下筷子,拍了拍吃得有些鼓的肚子:“现在,我们不用再但是食品安全的问题了,呵呵!我去洗碗。妈,你把剩下的钱和粮票都收好。”

    石凤竹应了一声,就准备起来。

    等到宋依依把碗筷收走,洗好,再把炕桌擦干净,搬到墙边立好,就见石凤竹从大木箱子里找出了四块新布。

    她凑过去,看了一眼叠得四四方方的绿色和蓝色卡其布,拿起另一块红色带黄绿色大花的棉布,晃了晃:“这花布也太热闹了!”

    石凤竹知道女儿喜欢雅致的图案:“我猜,这块花布一定是给你准备过年做新衣的。”

    宋依依又拿起最后一块青色带红色小花的棉布:“妈妈,这块应该是你的,呵呵!”

    石凤竹轻拍了下女儿的手:“今年,咱俩就先别穿新衣了。那两块卡其布,看着够做成年人一身衣裤的,我打算给老吴和老赵家送去。这二块花布送给耿姐,人家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我可不能当成理所当然!”

    宋依依调皮地举起手:“我同意!完全同意!”

    石凤竹挑挑眉:“我这次去部队,尽快把啰嗦事解决了,以后好清静地过日子。”

    宋依依看她的脸上还有些憔悴,不放心地说:“妈妈,你现在这身体是不是弱了点?看着脸色可不大健康。”

    石凤竹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昨晚运行了一遍水华心经,感觉挺好,第一次运功,居然挺顺畅,比我以前的身体资质好!”

    宋依依压低声音:“我也觉得比以前的身体资质好,五感非常灵敏,会不会与小玉饼有关呢?”

    石凤竹看着女儿那双黝黑璀璨的眼睛,差点陷入其中:“我怎么觉得你的眼睛就像墨玉一般,确切地说,就像你的那块小玉饼中心的墨点!”

    宋依依笑了:“如果真的跟我融成一体,那我就心安了,不然失去了它,总觉得十分遗憾……”

    “吱嘎”一声,房门被打开了,母女二人立刻中止了刚才的话题。

    耿姐带着一身的冷气,小跑着进了屋:“凤竹,打听明白了,走,我带你过去!”

    石凤竹拉着她:“耿姐,我给那两家送完了东西,就直接去火车站了。要过节了,我这有两块花布,你回去给孩子做身新衣服。”

    耿姐连忙拒绝:“那两块花布不是你特意买给自己和依依的吗?我咋能要!”

    石凤竹拽着她,不容置疑地说:“耿姐,你看我今年春节还有心事做新衣吗!再说,我和依依先后出事,都是你忙前忙后。这是我的心意,你要是不收,就是把我当成外人了!那以后我们还处不处!”

    宋依依跟着溜缝:“耿姨,你和妈妈是好姐妹,妈妈给你,你就收着就是!那块花布是给耿姨的,你穿着一定好看!”

    耿姐一闭眼睛:“好,我收着,这花布我倒真的挺稀罕的,哈哈哈……”

    耿姐提着一篮子鸡蛋,拎着一个布兜,里面放着一块布和一袋奶粉。石凤竹则拿着另一份东西。宋依依背着一个军用书包,里面放着毛巾和洗漱用品,还有一只搪瓷缸子,手里提着一只旅行包,里面装着换洗衣服和一个铝饭盒。

    三人走进离工厂最近的家属区,耿姐呼了口气:“还好,他们两家都住这里,不然可要耽误不少时间。”

    她凑近石凤竹,悄声说:“你知道我去大芳那儿,听说什么了?老赵的媳妇也在二车间,看库房。她昨天跟别人抱怨,本以为咱家老赵救了石工的丫头,等她丫头出院了,怎么地应该送些东西吧,没想到,这石工又出事了,看来什么都别想了!你说这老娘们,眼睛就盯着这点东西!”

    宋依依在后面跟着走,但是耿姐说的话却听得一清二楚,她笑笑,这有什么?人之常情!

    这是一片平房,一排一排的,规划的倒是整齐。每家都是一间窜糖葫芦形的房子外加一个十多平方米的后院。

    宋依依越过小矮墙,看着一些后院里的葡萄藤、小枣树,想象着到了夏天,吃过晚饭的家人围坐在院子里乘凉、闲聊,嘴角不由翘了又翘。

    直到看到老赵媳妇很自然地接过石凤竹手里的东西,转过身又要从耿姐手里拿走另一份东西时,她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

    老赵站在一旁,满脸通红地把自己媳妇硬拽回来。

    宋依依看到老赵的面子上,还是开口解了围:“赵舅舅,谢谢你和吴舅舅,冒着危险救了我!本来应该早些来,但是今天我才出院。你还要上班,我们也要赶去吴舅舅家,那就先走了。”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