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逆转
    宋泽民的脸色已经白中发青,身子簌簌地抖着,浑身上下散发着绝望。

    肖长庆及时扶住他,愤怒地嚷道:“你还是人吗?你爸爸本来受了重伤,大夫说他很可能终生瘫痪,他不忍心拖累你妈妈,才想着离婚的!你爸爸对你妈妈那么好,即使委屈了自己,也要让你妈妈幸福!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爸爸!”

    宋依依的眼睛黑白分明,迎着从玻璃窗斜射进的一缕阳光,如墨玉般璀璨神秘:“真的为我妈妈好,会让这种人去她的单位破坏她的名声!真的为妈妈好,会让这种人袭击妈妈差点要了她的命!肖团长,你当我是二傻子吗?”

    肖长庆眼睛瞪得像铜铃,呼呼地喘着粗气:“我们没有让她那么做,我们只是让她去跟你妈妈说一下青梅竹马和离婚的事儿,谁知道会是这样!”

    宋依依一指蔡春华:“这么说,她是你们雇来的?”

    “当然是!”肖长庆突然想起自己媳妇说的话:宋泽民离婚了,瘫痪的人总要有人照顾。他是你的救命恩人,我们不能不管。所以,月娥询问了蔡春华的意思,她同意与宋泽民结婚后,照顾他一辈子。

    肖长庆立时闭上嘴,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宋依依点点头,原来如此,她看向宋泽民:“我觉得我还得帮你一把,免得让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你在身受重伤,意志消沉之时,产生了不切合实际的想法。在这个时候,如果是真正的朋友,他应该鼓励你、劝慰你从消极中走出来,积极地面对人生!”

    “可是,有人却顺应了你的这种错误想法,甚至还引诱着你走得更深。你头脑不清醒,以为是自己的战友加好友在诚心诚意地帮助自己,然后就任人摆布。”

    “现在,请你冷静下来,看看这件事情的结果。”

    “首先导致家庭破裂,妻离子散,你深深地伤害了你曾经最亲的人。”

    “其次,马上他们就会以不放心你的名义,为你张罗一个新的妻子来照顾你,我想这个新妻子的人选应该就是差点杀死了你妻子的人。”

    “再次,你自己也因与别的女人有私生子,抛弃妻子而受到部队之内正义人士的唾弃,很可能你还会背上处分,成为你终生无法洗掉的污点,前途尽毁!”

    “最后,你的一双子女与你彻底割断亲情,你的老年只能在孤独和悔恨中度过!原因很简单,你因伤与新妻子不会有子女,而那个名义上的私生子并不是你的亲生子女,试问一个满眼算计、心狠手辣之人能与残废的你相伴到老吗?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真的能为你养老送终吗?”

    “我想问问智多星同志,你如此相信一个恩将仇报把你毁得彻底的人,是自取灭亡还是甘为人家的踏脚石?”

    肖长庆听着宋依依的分析,脸色几度变换,心惊不已,前四条他听着都很认同,但是最后一句他不干了:“小丫头,你不要挑拨我和你爸之间的关系,你以为凭着你这几句话,就能动摇我们之间的生死交情吗?”

    病房内一阵诡异的安静,肖长庆发现大家都在看着他,神情各异,直把他看着心里惴惴的。

    蒋师长嗤笑了一声:“老王、老贺,看来你们看人也有走眼的时候,以后可要慎重选人呐!”

    “小宋,我的腿也不好使,而且随时可能瘫了,再也走不了路。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离婚。我是这么想的,我媳妇为我生儿育女,跟我过了大半辈子,要是我跟她离婚了,她怎么办?即使是再嫁,一个半老徐娘还能遇到一个真心为她好的人吗?”

    “我虽然需要她照顾我,但是我会尽我所能对她好。同时,我会积极治疗,总是有希望的不是!”

    宋泽民眼睛恢复了光彩:“蒋师长,我明白了!”

    “凤竹,我不离婚了。我实在不放心你和孩子,我会积极治疗的!”

    王政委终于呼了口气:“宋泽民,你可算是想明白了!你说说你之前那叫什么想法!”

    贺师长也笑了:“小宋啊,这才对嘛,你的聪明劲之前都跑哪儿去了!”

    石凤竹皱着眉头,紧紧抿着嘴,这叫什么事啊!

    她不耐地开口:“想离就离,不想离就不离,一个男人出尔反尔很让人厌烦的!之前发生的事情,早已让这个婚姻出现了深深的裂痕,我觉得还是离婚的好,免得以后成为一对怨偶!”

    已经无望的蔡春华,眼前一亮,她无比期待着石凤竹能够坚持到底。

    宋泽民嘴里发苦,这都是自己做的孽。他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脸:“凤竹,都怪我不好,之前是我钻牛角尖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贺师长连忙说:“这事谁碰到都要生气,不过,小石你能不能看在孩子的面上,就原谅小宋一回呀?”

    蒋师长好心地问:“小姑娘,你看呢?”

    宋依依没想到事情会翻天大逆转,宋泽民不离婚了,她和妈妈要的可不是这样的结果:“俗话说,破镜难圆!之前发生的事情,已经把夫妻之间的感情都消磨掉了,我觉得离婚才是最好的选择!不然以后两人成天的吵嘴打架,你们今天奉劝的人都会后悔的!”

    王政委实在想不通:“小丫头,这种事都是劝和不劝分的,再说还是你的爸妈,你怎么能希望他们离婚呢?”

    宋依依毫不客气:“一个从不把我放在心上的爸爸,离不离婚,对我有影响吗?一个遇到重大事情就方寸大乱的人,我能指望着他在遇到下一次危机时,不出昏招吗?一个看着处处想着家人,实则却是亲手或者借他人之手,对家人实施伤害的人,我和妈妈为什么不能远离?”

    在众人哑口无言之际,石凤竹再次开口:“我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接受离婚的,如果宋泽民同志真的为我们娘俩着想,请同意离婚,我和依依会过得比现在好!”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