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放行
    宋依依感受到了石凤竹的烦躁,她拉起妈妈的手:“各位,我和妈妈去外面透口气,希望回来时,能够得到我们想要的答案!”

    说完,两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病房,留下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

    贺师长叹了口气:“哎!小宋啊,不是我说你,你这次做的真是大错特错了,也难怪你媳妇不原谅你!”

    王政委横铁不成钢:“你说你,腿被砸了,怎么脑子还不好使了,就是一团浆糊都比你强!”

    宋泽民看媳妇和女儿都不带看自己一眼的,悔的肠子都青了:“那我现在怎么办?”他可怜巴巴地看着大家,两位老领导正瞪着他呢,蒋师长坐在那里直摇头。

    收回目光时,宋泽民正好瞥见肖长庆纠结的表情,以及蔡春华连瞟肖长庆数眼后,肖长庆与她眼神交换意见的场景。

    宋泽民心底一片冰冷,这是他将近二十年的战友和好兄弟吗?自己为了救他,瘫在床上,他却和外人合伙算计着自己!

    悲愤感席卷而上,宋泽民红着眼睛说:“把我扶到轮椅上吧,我现在就去追他们娘俩,我不能失去她们!”

    病房外的走廊上,一名少年正用手背擦着眼角。关上病房门的宋依依,拉着石凤竹本要朝楼外走,但是此时却顿住脚步,本能地叫了声:“哥哥!”

    石凤竹抬眼看向这具身体原主的儿子,长眉星目、耳垂朝珠、高鼻梁、一张不大不小的嘴,很帅气的小伙子!

    与顾承信有着六成相似的面孔,让石凤竹坚硬的心软了几分:“走吧,去外面。”

    宋子安嗯了一声,跟着宋依依和石凤竹走出了8号楼。

    三人挑了一块被风的地儿停下了,宋子安急切地说:“妈,能不能不离婚?你就原谅爸一次呗,他一直都挂着你和妹妹的……”

    宋子安迎着对面两人灼灼的目光,声音越来越小,满脸的尴尬。

    宋依依以前没有兄弟姐妹,爸爸妈妈就她一个孩子。如今,白捡了一个与自己这具身体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她还是希望他们之间能够亲近一些:“哥哥,你是不是不知道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宋子安摇摇头:“那个坏女人拎着暖水瓶进去时,我就在她身后,本来脚跟脚要进去的,但是看到贺伯伯和王伯伯都在,我犹豫了一下。结果,就听到了那坏女人说的话,以及后来屋内所有人的话,我太难过了,就一直站在外面。”

    石凤竹真诚地说:“即使我和宋泽民离婚了,我依然是你妈妈,你依然是我儿子!现在,我来问你,如果我们离婚了,你要跟着谁生活?”

    宋子安紧抿着嘴,用右脚尖踢着地,就是不说话。

    宋依依看着倔强的哥哥,她非常理解他,如果不是因为妈妈的特殊情况,她也不希望夫妻离婚,家庭破裂。

    她眨眨眼睛,开始转移话题:“哥哥,你不是随军吗?看样子你之前不知道爸爸受伤的事情?”

    宋子安看着妹妹那双清澈的大眼睛,他有些自责:“依依,你受伤了?严重吗?”

    宋依依从路遇劫道歹徒受伤开始讲起,声情并茂,一直讲到妈妈昏迷后苏醒,听得宋子安又紧张又难受。

    他伸手摸摸妹妹的头:“依依,头还疼吗?”

    宋依依笑得格外开心,这是哥哥关心她呢:“现在不疼了。”

    宋子安又上前一步,关切地把石凤竹从上瞧到下:“妈,你是今天早上才醒过来,这又是坐火车,又是坐汽车,一整天没闲着,能挺住吗?要不要歇会儿?”

    石凤竹柔和地安慰他:“还可以,我要是累了,就跟你说。”

    “好!”宋子安转到侧面,直接用手搀住石凤竹,“妈,你靠着我站着,这样能省点力气。”

    宋依依对这个便宜哥哥,增加了几分好感,他是个孝顺孩子。

    “哥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话呢?”宋依依撅着小嘴。

    宋子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哎呀,我这就回答。我不是过了年就满十六岁了嘛,爸让我年后就参军,346团的团长魏伯伯说让我去他团。”

    “2月4号不是海市地震了嘛,我想着也能尽一份力,就跟着魏伯伯去了现场。今天,我才知道爸受伤了,就跟着一辆送补给的军车回来了。”

    三人就站在夕阳之中,一句一句地说着话儿。

    四五个里面穿着军装,外套白大褂的军医,小跑着从宋依依面前的小路上经过,直奔8号楼。

    “龚主任,还是我搀着您吧,这从1号楼一路跑过来,足有一千多米了。”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军医边跑边说。

    这些人中年纪最大的一人,也有六十来岁的样子,他摆摆手:“不用了,马上就到了。你们不用就合儿我,先去811房,进行一下紧急处理,我马上就到。”

    几人一听,是这个理儿,就加快速度跑进8号楼了。

    宋子安突然睁大眼睛:“我爸好像就在811房,不会是那个坏女人又闹出什么事了吧?”他焦急地跺了下脚:“不行,我得回去看看,不然我不放心!”

    他正说着,一列纵队,四名军人身着军装,肩背着74式步枪,迈着整齐的步伐,也跑进了8号楼。

    宋依依和石凤竹对视一眼,跟着宋子安一起回到了8号楼。

    刚才见到的四名军人已经封锁了811房,两人分别站在病房门外的两侧,另两人则站在病房内对角线的两端。

    宋子安刚要越过门口两名军人,进到病房中,就被拦住了。他看到一群大夫围着一个人,隐约好像是自己的爸爸,非常着急,就跟门口的两名军人解释:“我是病人的家属,我想进去看看我爸的情况!”

    病房内的贺师长和王政委听到宋子安的声音,扭头看到他、石凤竹和宋依依被挡在外面,遂扬声吩咐:“放那三人进来,他们是伤者的家属。”

    门口的两名军人得到命令后,就利索地撤回到病房门的两侧,予以放行。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