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数钱
    宋依依指着占了三分之一屋子面积的大炕:“这炕睡五六个人没问题!我们都在这儿睡觉吗?”

    宋泽民和石凤竹都知道宋依依的意思,以前她都是自己一间卧室、一张床,现在恐怕是既新奇又接受无能。

    宋泽民无声地对着女儿说:“入乡随俗!”

    石凤竹也轻声警告她:“哪里都是这种情况,你可不准特立独行!”

    宋依依筋着鼻子:“那我睡哪里?”

    石凤竹:“你挨着我睡,睡在最里面。”

    生好了炉子的宋子安洗好手,用毛巾擦了擦,走进屋子,坐在炕沿上:“我在炉子上烧了壶水,一会儿开了就能喝。”

    宋依依看着墙上的日历,眼睛亮亮的:“明天就三十儿了,我们家里准备什么年货了?”

    宋子安看了爸爸一眼:“年前,我和爸都去海市了,还没来得及备年货呢。”

    “啊!”宋依依叫了一声,微微皱着眉头,“过年要有过年的样子,不穿新衣就算了,总得吃些好吃的吧!还有放放鞭炮,贴贴对联和福字,这才有过年的气氛呀!”

    话音刚落,刘干事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进来:“嫂子,你看看我拿回来的行李对不对。”

    石凤竹快步出了屋子,接过刘干事手里的旅行包和书包,客套着:“没错,就这些。刘干事,快进屋歇会儿脚。”

    刘干事连连摆手:“嫂子,没拿错就行,我就不进屋了,我得赶紧回师部。”

    石凤竹笑着送刘干事出了小院:“刘干事,以后有空来家里串门。”

    送走了刘干事,石凤竹向右瞟了一眼紧邻自家的院子。那是肖长庆家,平时他和他媳妇、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就住在那里。现在,院门上挂着一把大锁,刚才在车上听贺师长说,肖长庆母亲的身体不好,他特意请了半个月的假,带着一家子回去看看老人。

    当时,在车上,他们一家四口人都没说什么,只不过大家心里都明白,肖长庆一家人这是躲出去了,而且估计回家也是方便与家人商量对策!

    谁让肖长庆的老爹是六十五军的副军长,人家也算是**了。而他媳妇肇月娥的老爹则是三十九军下属的65571部队的一名团长。

    石凤竹收回微冷的目光,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和她丈夫,都等于是被肖长庆这对夫妻间接害死的!

    敛下心思,她快步走回屋内。就见女儿伸着白嫩嫩的一只手,正对着她爸爸抱怨:“爸,赶紧的,把你攒的私房钱都交出来,我好去买些年货回来!还有啊,以后把钱都交给我妈,不给我们家里人花,还想给谁花!”

    说顺嘴的宋依依等说完了,才想起来,以前那些事都不是爸爸做的,只好把话圆回来:“那啥,以前的事儿过去就过去了,从现在开始,宋泽民同志,你一定要努力做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爸爸!”

    宋子安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以前的妹妹可是一棍子都打不出个响来。现在的妹妹,口才不是一般的好,而且胆子也大了不少,居然敢跟爸爸这么说话。

    他怕爸爸生气,开口解释着:“依依,你不了解情况。爸从不攒什么私房钱,发了工资和补贴都放在家里的抽屉里。不信,我带你去看看。”

    说完,他拉着宋依依的胳膊走进西侧的屋子。屋子里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组金属文件柜。这就是一间简易书房!

    宋子安走进长方形桌子的里侧,桌面下面有左、中、右三只抽屉,左右两只小抽屉都锁着小锁头,中间的大抽屉是可以随意打开的。

    宋子安从钥匙串上找出一把小钥匙,打开左侧的小抽屉。宋依依一看,里面放着两只带盖的茶叶盒,还有一些与妈妈和爷爷通的信件。

    宋子安拿起其中一只盒子,打开盒盖,伸到宋依依的面前:“依依,这里装的就是钱,另一只盒子里装的是粮票、肉票、布票什么的。”

    宋依依干脆接过这只盒子,又拿起抽屉里的另一只盒子:“我看看都有什么哈。”说着,她几步走回了炕屋,当着宋泽民和石凤竹的面,就把开着盖的盒子倒了过来,里面的纸币和硬币全都掉落在炕上。

    宋依依手法熟练地整理起纸币,把十元的大团结码在一起,然后是五元的、二元的、一元的,再然后是五角、二角、一角钱。

    她看着合在一起也没有一厘米厚的纸币,边数钱边摇头,等数到最后一张,哎地一声叹:“这么多年,从没给我买过什么衣服、吃食,在部队里又没有什么花销,怎么才攒下这么点钱!”

    她越说越不忿:“正团级——十二级,一个月的工资加上乱七八糟的一共应该满二百块了吧!钱都哪去了?”

    宋子安不想让妹妹和爸爸之间产生隔膜,立时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爸每月给爷爷奶奶二十块钱。还有347团参加抗美援朝时,牺牲的干部和战士们,有一些家庭比较困难的,当时团里的干部按照级别自行分配了帮扶对象。爸三年前当上团政委,就接过了老政委手中的三个帮扶对象,每年各寄一百块钱。”

    “还有平时,团里的干部或者战士,谁家父母有病住院钱不够的,爸都会给点;谁家家里有困难的,求到爸这里,爸都会给点或者借点钱。”

    宋泽民微眯着眼睛:“依依,你刚才数的,一共多少钱?”

    宋依依不高兴地说:“算上硬币,一共才五百零几块。”

    宋泽民有些嘲讽地说:“前几天,还从这里拿给了蔡春华三百块钱。”

    宋依依脸色微微沉,宋泽民原主其实也挺可怜,瘫痪在床还让人合伙算计。他也没犯什么作风问题,错就错在当知道自己可能瘫痪在床时,心神大乱,出尽昏招,还识人不清!

    她想着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与自己诀别时,那种悲伤与痛苦的语气,宋依依摇了摇头:“这人对谁都好,唯独对自己的女儿不好!”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