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批了
    感谢小花猫喵喵叫连续十八天赠送三只香囊!奇迹一生123赠送平安符!

    ~~~~~~~~

    第二天午饭后,宋依依家的院门就被敲响了。

    宋子安立刻趿拉着鞋,留下一句:“应该是蒋伯伯和新勇哥。”大步走出屋子,把院门打开。

    蒋新勇推着轮椅,由宋子安在前面引着,进了屋。

    靠坐着的宋泽民主动打着招呼:“蒋哥,到炕上坐,热乎!”

    蒋新勇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纸包,走到外屋,递给正要从炉子上拿热水壶的宋依依:“依依,我昨晚从朱伯伯那儿顺来的茶叶,我们泡茶喝。”

    宋依依不客气地接过纸包,打开纸包:“呀,特级铁观音,好茶!”

    蒋新勇挑挑眉,自己的这个干妹妹不简单,举止高雅,颇有见识!

    宋依依从架子上拿下一只茶壶,抓了一小撮茶叶,扔进去,倒热水,再扣着盖把第一次的茶水倒掉。第二次倒了热水进去,又从架子上拿下五只白茶杯,她才朝屋里喊了声:“哥,把小炕桌放好。”

    宋依依扫了眼一直站在旁边的蒋新勇:“干哥,帮我拿下茶杯。”

    一声干哥叫的蒋新勇心里舒坦,他马上用手指勾着五只茶杯的杯把,屁颠屁颠地跟着宋依依进了屋。

    宋依依手脚麻利地把茶水倒好,石凤竹把瓜子、花生、糖果装在果盘里,放在炕桌上:“蒋哥、小勇,我来的匆忙,家里没准备什么,你们凑合着吃。”

    蒋师长早就端起茶杯,抿了口茶。他老伴限制他喝酒,平时就只能喝些茶,时间长了,这茶倒成了他的一个心头好。

    蒋师长正品着茶,听石凤竹客套,直言道:“这些就挺好!哦,对了,上面批下来了。”

    宋泽民一听来了精神:“这么快,真得谢谢蒋哥帮忙。”

    蒋师长看了眼,正眨着大眼睛朝他看的宋依依:“小宋,以后别再说谢谢了,一家人嘛!”

    “具体的是这么批的,允许你去地方养伤,就住在你父母的家里。你的粮食关系仍在部队,每个月师里都会派人把你一个月的粮油肉蛋送过去。”

    “因为你是在执行任务中负伤,所以虽然离开现在的岗位,但是仍享受正团级的待遇,每个月的工资都会有专人给你送去。”

    “你爸妈调回来照顾你的事儿也批下来了,调令估计今天差不多就能下。老人家的身体怎么样,他们自己能回来吗?”

    宋泽民皱了下眉头,去接受改造,身体能好到哪?应该去接的,可是自己在外人面前根本动不了。

    宋子安用手挠挠头:“爸,要不我去接爷爷奶奶。妈得留下来照顾你,依依也得……”

    宋依依真的是不放心他哥自己去接人:“我和哥哥一起去,在路上也有个照应。”

    宋泽民和石凤竹对视了一眼,有女儿跟着,办好这件事儿就没有问题了。

    蒋新勇有些不高兴了,依依是个娇娇美美的女孩子,怎么倒成了家里的主心骨,这宋子安必须得好好锻炼锻炼,将来有事他得顶在前面!

    他看了他爸一眼,发现他爸也有些不满地盯着宋子安呢,不禁同情起宋子安,被他老子盯上,可不是好事:“我跟着一起去吧,我开着车去,免得老人家坐完马车坐汽车,最后还要坐火车,身体吃不消。”

    “依依就不要去了,我爸的腿还得你治呢!对了,艾绒,我弄了一大包,放在墙角了。”

    宋依依给蒋师长续了杯茶水:“干爸,今天我给你用针加灸,加上明天、后天,一共三天,您差不多就可以去医院做手术了。”

    “爷爷奶奶的调令即使今天下,到冀省再一级一级地往下传达,一直到村里,最快也要三天。三天后,我就和我哥启程去接人。干哥留下,在医院陪护干爸。”

    蒋师长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动手术,高兴地说:“不用,让新勇跟着你去。他开着车方便,连人带东西一趟就能利利索索了。”

    宋依依把蒋新勇带来的布包打开,开始搓艾条:“三天后的事,到时再说。不过,今天是不是就可以搬家了?”

    蒋师长摇摇头:“依依,真没想到你还是个急脾气。我来时听老王说,应该是明天上午搬家吧,他会派人和车过来,争取半天搞定。”

    宋依依搓艾条的速度很快,二句话的工夫,在事先铺好的白纸上,并排摆着四根艾条。

    “明天也行。我只是想着,搬过去还要收拾屋子、生炉子、燎锅底,缺的东西还要添置,一堆的事儿,当然要往前抢!”

    石凤竹安慰道:“破家值万贯!我们把家里的东西全部都搬过去,应该也缺不了多少。”

    宋依依搓好了六根艾条,站起身:“哥,先把炕桌撤了。干爸,你躺在这里,方便我施针。”

    展开兽皮袋,宋依依备好金针,走近已经把腿露出来的蒋师长,手起针落,这一次两条腿上一共扎着十二只金针。

    宋依依手上的动作不停,露在皮肤外面的针尾颤动的幅度越来越大,看得蒋新勇心惊不已。

    “干爸,一会儿,左腿的膝盖处会很疼,你忍着点。”宋依依交待这话的同时,莹白如玉的芊芊细指,仿佛在拨动琴弦一般,不曾停止。

    蒋新勇看着自己的爸爸,脸色越来越白,心疼地说:“依依,手轻些!”

    宋依依低着头翻了个白眼:“要把左腿膝盖半月板内的弹片剥离出来,怎么会不疼!不疼,弹片不移位,手术怎么做!”

    蒋师长额头上已经疼出了冷汗,他瞪了小儿子一眼,真给他丢人!

    好在十多分钟之后,宋依依撤针了。

    她叫来蒋新勇和宋子安帮忙,每人一手拿着一根刚刚点燃的艾条,对准她指定的穴位一厘米远。三人保持着相同的动作不动,直到艾条燃烧得只剩下一小截,手捏不住了,就结束了。

    蒋师长自己撑起身,坐起来,向宋依依说着自己的感受:“依依,我的腿前所未有的轻松,基本上不疼了!”

    宋依依点点头:“再过二天,你做完手术,感觉会更好!我再给你泡些药酒,把风湿彻底治好,免得到老了遭罪!”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