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不对付
    宋依依明白哥哥是怕自己没见过世面出丑,才好心提醒的,她嘟着嘴:“哥,你说的是传统的吃法,就如同这位师傅片的‘杏仁片’一样,是烤鸭最传统的片法。”

    “可是,我个人却觉得,光吃鸭肉,蘸着蒜泥吃更好一些,即可解油腻,又不影响烤鸭的腴美醇厚。”

    “不过,卷荷叶饼时,就要抹些面酱,鸭肉再加些配菜才好吃!”

    师傅已经片完了两只烤鸭,拿走鸭架去做鸭架汤时,看了宋依依一眼,心里想着,这个小丫头还挺懂行、挺会吃的!

    蒋新勇越听觉得越在理:“我也蘸蒜泥吃,给依依就个伴。”

    刚才的服务员端了二只小碗,里面各盛着半碗的蒜泥和酱油,放在宋依依面前。宋依依抬头很有礼貌地说:“谢谢,姐姐!”

    服务员连连说道:“不用谢,不用谢!”,笑呵呵看了小姑娘一眼,走了。

    宋依依夹起食碟中的鸭肉片,蘸了蒜泥,放进嘴里。她微眯着眼睛,边嚼边任由烤鸭的鲜香之味在口腔之中激荡。

    虽然杏仁片的片法并没有把鸭皮和鸭肉分开,但是随着玉女诀晋升到中品二级,宋依依的五感更加灵敏。鸭皮又酥又脆又香,鸭肉细嫩,还夹带着一丝果香,好吃!

    宋子安见妹妹和蒋新勇的表情都挺享受的,他咽下口中蘸了面酱的鸭肉,机灵地夹起一片鸭肉,蘸了些蒜泥,品尝起来,然后心服口服地说:“依依,你真会吃!”

    宋依依熟练地卷了一张鸭饼,递给宋子安:“哥,再尝尝这个。”

    宋子安接过饼,斜了蒋新勇一眼,我的妹妹当然跟亲哥最好!

    蒋新勇看宋依依又卷好了一张鸭饼,刚要伸手,却见小丫头自己吃了起来,他故作委屈地说:“依依,我这么个大活人坐在这儿,你难道没看见?三哥还没吃鸭饼呢!”

    宋依依的嘴里刚刚咬了一大口,含糊地说:“三哥,你可是这里的地头蛇,在全聚德不知吃了多少次了,还用我给你卷鸭饼!”

    蒋新勇面带失落:“好了,我自己卷……那也没有妹妹卷的香哈!”

    宋依依看了眼耍宝的蒋新勇,马上动手卷了张鸭饼,递过去:“三哥,谢谢你陪我们去千里之外接爷爷奶奶,你和哥哥一样,都是我的好哥哥!”

    蒋新勇本来逗趣演戏的脸,瞬间收敛了一切表情:“依依,你是我妹妹,做这些是三哥应该的,又没费什么劲,你可千万别有负担呀!”

    宋依依把鸭饼直接放在他手上:“我为什么要有负担,你是我哥,我是你妹妹!”

    蒋新勇直接咬了一大口,鸭饼一下子少了一半:“依依,我是你哥,还是个好哥哥哩!”

    “哎呀,妹儿卷的鸭饼就是好吃!特好吃!”蒋新勇喜欢宋依依通透的性格,没了顾忌,又秀起了京话。

    三人吃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鸭架汤上来时,一只烤鸭已经被消灭掉了。宋子安为三人分好了鸭汤,就用羹匙一口一口地喝,还不时地说着:“依依,多喝些,这汤贼好喝!”

    他们坐的是个四人的小饭桌,位置在全聚德一楼大厅的角落里,比较隐蔽。

    宋依依挑起汤碗中的白菜叶,内中浸润着鸭汤的鲜味,不腥不腻,清清爽爽的口感,让她连吃了三片白菜。

    对面的蒋新勇突然皱了下眉头,然后低下头,尽量把脸藏起来。

    宋依依又接连卷了九张鸭饼,每人食碟中放了三张。宋子安刚要开口说话,被宋依依如葱般的食指竖在嘴上,轻轻朝着他嘘了一声。

    宋子安满眼疑惑地看着妹妹,为什么不让他说话。

    宋依依顺着蒋新勇不时偷瞄的方向,稍稍转身看去,在自己这桌斜前方方向,间隔了两桌,刚刚坐下五个年轻人,隐隐以其中一名长方脸、狮子鼻的二十多岁男子为首。

    坐在狮子鼻旁边的一个肤色挺白的人,点了两只烤鸭和一瓶二锅头白酒,小心翼翼地说:“黄少,要不我们派个人把皎皎接来,她爱吃烤鸭,心情不好,在这里吃上一顿,也许能高兴一些呢。”

    黄少沉着脸,用手一压:“不用,黄荣皎今年都十八了,算是大人了,不能总让她那么任性!蒋新勇有什么好?不就长得人模狗样的,有个当司令的爷爷吗!”

    旁边的人附和着:“可不,没当兵,也没上班,那么大的人了,成天干呆着,就是个没出息的!”

    蒋新勇眼睛瞪起来,就要站起来,被宋依依一把拽住,无声地动着嘴唇:“那边五个人,你一个人,好汉不吃眼前亏!”

    蒋新勇咬了咬牙,轻轻提了口气,又呼出来,拿起宋依依先前放在他食碟中的鸭饼卷,慢慢地吃着。

    那些人说话的动静不小,宋子安听得一清二楚,他从话语中就能感受到那些人跟蒋新勇不对付,他有些担忧。

    黄少突然发泄地猛拍了桌子一下,惊得他的邻桌之人,齐齐看向他。挨着他的小白脸连忙道歉:“那啥,他心情不好,请多担待,呵呵。”

    黄少根本没在意对他不满的邻桌人,很苦恼地说:“家里给她找的多好,跟我家实力相当,男方本人二十二,就已经是连长了。岁数比黄荣皎大四岁,这不挺好,大点知道疼人!可是,她倒好,还想着那个蒋新勇!”

    那一桌基本一直是黄少在说,其他人附和一下。宋依依听了二十多分钟,都吃饱了,那位黄少还在发着牢骚。

    猛地,黄少的声音没了,接下来椅子吱嘎一响,他人已经站起身,抬腿往前赶了几步:“庄哥,你也在这吃饭呢,真巧!”

    “我们已经吃完饭,就先行一步了。”那人淡淡地回应道。

    黄少连连点头:“好的,好的,你慢走哈!”

    宋依依微微眯了下眼睛,这人的声音挺熟,她稍稍转过身,朝着话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咝,果然是那个讨厌鬼,在沈市医院里对自己武断下了恶评的人!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