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征用
    感谢颇姐妖娆赠送平安符,以及暖心的话~

    ~~~~~~~~

    前面围观的人突然四散开来,原来被人制住的人突然挣脱了,开始了反击。

    宋依依有些惊讶,正在打斗的两个人居然是刚才与自己同桌吃饭的人,一位是那名男子,另一位是年轻小俩口中的小媳妇。

    宋依依拉着爷爷、奶奶向后退了二步,她可不能让与己无关的祸事,波及到自家人!

    打斗中的二人动作又快又狠,但在宋依依的眼里,就如同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所有的细节,甚至包括他们各自的神情,都看得一清二楚。

    站在这里也就是一分钟,拎着京城特产的蒋新勇、宋子安和白峰,就站定在宋依依的身旁。

    蒋新勇以为宋依依在看热闹:“依依,上车吧,我们得尽早出发了。”

    宋依依无奈地说道:“我倒是想和爷爷、奶奶过去,但是,怕被那两个人误伤。”

    宋子安以为妹妹是女孩子,看到这种动真格的打斗,有些害怕了,立刻开口安慰:“依依,别怕,我们三个大男人护着你和爷爷、奶奶,不会出问题的。”

    当打斗中的女人一个鹞子翻身,躲过对方的攻击,原本刚才还背对着宋依依这些人的身子,就转过来。

    白峰爆了个粗口,把手里的两大包东西往蒋新勇怀里一推,纵身过去。

    马上双人打斗就变成了一对二的三人打斗,由白峰和年轻女人夹击那名男子。四周围观的人,一见又有人加入了战局,跟着兴奋起来。

    一开始大家不明所以,但还是远远地观望着。只是华夏国的老百姓有着爱看热闹的悠久历史,现在虽然还是不知先前的二人为何打在一起,但是此刻他们竟然放松了原来紧绷的神经,渐渐围拢了过来,甚至还有人鼓掌、喝彩!

    宋依依用眼睛四处逡巡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吃早点时,与那名年轻女子坐在一起的男子。现在,仔细回想起来,那对小夫妻,都有可能收敛了身上的气势,装扮成了普通人。

    也许他们是警方卧底,故意扮成了夫妻,掩人耳目?可是,眼前已有些气喘的年轻女子怎么看,这身上的凛然气势怎么更像个军人呐!

    蒋新勇扭过头,轻声说道:“宋爷爷、宋奶奶,我们先回车上去。”

    宋爷爷和宋奶奶非常赞同,他们一致认为,这种热闹还是少看的好。

    等到他们五人上了吉普车,外面三人也分出了胜负,年轻女子和白峰合力把男子的胳膊扭住,那人张口骂着:“你们二个小王八羔子,竟然以多欺少!”

    白峰喘了口气,问道:“姐,怎么回事?”

    那名女子抿了下嘴,才低声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白峰回头扫了下宋依依他们原先站的地方,一看人没了,他有些担心人不会走了吧,待看到吉普车还停在原地,才放下心。他低声问:“你的战友呢?赶快接手去,我还有事哩。”

    女子瞪了他一眼:“还没回来呢!你什么事,这么猴急!老实呆着,等人来了,你就可以走了。”

    车上,蒋新勇看着仍未上车的白峰,开口建议着:“看来,白峰是遇到事儿了。要不,我们先走吧。”

    蒋新勇从小一直在京城的爷爷家长大,三年前才回到自己家。白峰同样是因为父母工作繁忙,从小被接到姥爷家照顾,两人才有幸成了发小。

    白峰的姐姐白雪,比白峰大三岁,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宁市,与远在京城的白峰相比,算是没离开父母。她从一岁开始上宁城军区的长托幼儿园、然后上寄宿学校,不过每周都能回家一次,见上父母一面。等到十六岁参军,进的还是驻军宁市的部队。

    直到去年年底,白雪由于各项军事素质过硬,表现突出,被调进京城的卫戍部队,才算离开了她生活了二十年的宁市。

    也就是说,蒋新勇虽然知道白峰有一个亲姐姐,但是却没见过。再加上,白峰姐弟俩的长相只有二分相似,白雪长得非常像父亲,白峰长得像母亲,确切地说,更像他的舅舅。所以,一直认为白雪还在宁市当兵的蒋新勇,即使看到了真人,也没有往那方面想。

    宁市位于华夏国的江南地区,历史上出了好多温婉可人的美人。可是,偏偏不再压制自身气息的白雪身上,看不出一点江南女子的气质,反倒是英姿飒爽,一点都不输给军中硬朗的男子!

    就比如,现在站在一起的姐弟俩,产生了让宋依依偷笑不止的反差。收了懒散之气的白峰,身上透着些许江南水乡的温润。而身高足有一米六八的白雪,周身上下散发着强烈的刚毅凛然之气。

    还没等宋家人答话,白峰和白雪已经扭着那名男子,上了吉普车。

    白峰对于贸然将人带到别人的车上,满是歉意地第一时间开口解释:“各位,事出紧急,我才将人带上车,还请见谅。”

    “这是我亲姐,年前才调到京城部队,今天她和战友出任务。她战友还没回来,外面围观的人太多太杂,我只好把人带上车。”

    蒋新勇立刻回应:“白姐你好,我是蒋新勇。”

    白雪了然地点点头,旁若无人地吩咐道:“你好!你开的车是沈城军区的吧,正好,把我先送到京城的卫戍部队!”

    宋子安有些愕然地听着白雪的话,这是征用他们坐的这辆车了。

    宋依依微微眯了下眼睛,这是又碰到一位全身心为国为民的铁血军人吗?

    自己原身的父亲是个把部队排在首位,为了它可以牺牲一切的人。

    那么,眼前的这人是不是也与原身父亲一样,所有的智商、情商都用到了军事任务中,其他方面包括人情世故,基本上就是个智障?还是她觉得自己以及自己所执行的任务高高在上,可以凌驾于老百姓,比如此刻坐在车上的这些人之上,而别人都要无条件配合呢?

    被扣住双臂的男子突然嗤笑道:“做为军人,辨不清敌伪,就是失败!”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