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见了
    一更开始,还有3张月票就可以加更了~

    ~~~~~~~~

    耍噶拉哈是东北一种流行的游戏,许多妇女和儿童,更喜欢冬天里坐在热乎的火炕上玩。

    一副噶拉哈是由四只羊拐骨或者猪牛拐骨和一只沙袋组成,由人单手抛起沙袋,抓住壳、背、坑、肚不同形状的噶拉哈,根据得分多少论输赢。

    宋依依玩得不亦乐乎,纤巧的小手灵活地抓起嘎拉哈,再接住沙袋。莹白的脸上透出红晕,显得整个人活泼了不少。

    八点多钟,从锦市捎来的东西被一辆军车带到了胡同口。

    蒋新勇和宋子安去把两大袋子的东西从车上抬下来,拎进屋子里。

    宋依依收好了嘎拉哈,做为拥有成熟心性的她来说,这东西估计一年到头根本玩不了几次。

    蒋新勇放下手中的袋子,又往外走,回头交代了一句:“我去跟张哥说几句话,就回来。”

    宋依依打开袋子,里面的东西可真不少,她和宋子安一起,把鸡、鱼虾、猪牛羊肉分门别类地放在小库房里。

    锁好库房门,正好蒋新军和白峰回来了。白峰还拎着两个打包盒:“依依,这是给你们的,我把它们放在厨房里,晚饭你们尝尝额。”

    宋依依随口问了一句:“你们回来时,在胡同口看到三哥了吧?今天这气温挺冷的,他也没穿大衣,还聊着呢?”

    蒋新军没当回事:“应该回来了吧,胡同口没人,车也没有!”

    宋依依微微皱着眉头,自己的五感灵敏,即使她本身在小库房里,但如果有什么人从院子里走过,她还是都能察觉到的。她可以肯定,没有任何人从外面走进来!

    宋依依心头闪过一丝不安:“三哥会有什么急事,跟着军车去部队吗?”

    蒋新军看到宋依依的脸色有些不好,他也认真起来:“不会,我们马上就要回家了,他不会跟着军车离开的。如果有什么急事,他也应该跟爸知会一声的!”

    白峰从屋子里出来:“怎么回事?”

    宋依依回了一句:“三哥不见了?”

    白峰有些吃惊地问:“什么时候的事儿?”

    宋依依估了一下:“从三哥走出屋子,大约有五六分钟了吧。”

    宋子安对于自己的想法,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还是说了出来:“依依,我觉得有可能和蔺家有关。”

    几个人马上想起了,几天前蔺家人让人讨厌的嘴脸。

    宋子安又有些犹豫:“可是,我又觉得不太可能。”

    宋依依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但这种情况,她宁可信其有!不然,真的因为大意,把时间耽误了,发生了什么后果,可就不好了!

    宋依依拉起宋子安,对蒋新军和白峰说:“我们去蔺家瞧瞧!”

    说完,她迈开步伐,疾行而去。步履轻盈,看似舒缓,实则飞快,宋子安一路跑着才跟上她。

    到了蔺家的大门口,宋子安一马当先地举起手掌,开始拍门。拍了半分钟,没有任何人应声。

    宋依依直接说道:“哥,砸门!”

    宋子安马上握起拳头,大力地砸向门板。咣!咣!咣!

    十余声后,蔺家的院子内一片寂静,根本无人应门。

    宋依依拉住哥哥,把大门让开,对着蒋新军和白峰说:“你们谁能把大门踹开?”

    蒋新军也觉出了不对劲,蔺家平时都是有人的,除了蔺良要上班,其他人都在家的,怎么这么大动静的敲门声,都没有人来开门?

    “我来!”蒋新军在部队练过硬气功,他后退几步,快速助跑了三步,飞身同时抬起右腿,直接揣在了大门的门栓处。

    “咔擦!咣当!”大门内侧的门栓被折断,门扇由于惯性,立时拍向两侧。

    四人没有一丝迟疑,直接跨进了院子。

    直到此时,屋子里的人还没有任何反应。

    因为现在的蔺家是原来的两户人家合并的,虽然东西两侧的人家,单论面积都没有宋家的面积大,大约能有三分之二吧,但是两家这一合并可就很大了,屋子也多。

    将新军的眼睛都立起来了,那是他亲弟弟,要是真被这家恶心的人给讹上,这辈子就毁了!

    白峰也没比他好到哪儿,他和蒋新勇是发小,感情不是一般的好,他一直认为大院里的适龄女孩都配不上自己哥们,更何况这么一个要长相没长相,要学识没学识,还没有德行的女孩呢!

    两人对视一眼,蒋新军就开口道:“分开找,我和白峰各带一组!”

    宋依依斩钉截铁地说:“不用,都跟着我走!”

    蒋新军没有时间多解释:“依依,分两组搜查,能够节省时间。”

    宋依依因为着急,不再完全隐瞒自己的超能力:“我的听力灵敏,能够听到这些屋子里的任何动静,我现在就知道三哥在哪里!”

    说完,她根本不管惊诧不已的蒋新军和白峰,拉着宋子安直奔整个院子的北部而去。

    我们再将时间倒回到几分钟前。

    蒋新勇从宋家的院子走出去,走到胡同口,与开军车的张哥说话。

    张哥名字叫张喜庆,三十四岁,他是118师的一名正营级参谋,今天到军区开会,顺路替蒋新勇家捎带的东西。

    张喜庆的父亲是蒋国柱的战友,牺牲时,才二十八岁,留下年轻的妻子和年仅四岁的儿子。

    张喜庆的母亲本来就是锦市人,娘家和自己的家都在锦市。她守寡一年之后,娘家人就劝她再找一家,年纪轻轻的还不到三十岁,总不能就自己过一辈子吧。

    可是,张喜庆的母亲对他父亲的感情极深,她从未想过要再嫁!她明确跟娘家人表示,她会守着自己的儿子过一辈子。

    此话出口,无论是娘家人,还是部队里的人,都没有当真。但是,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就是,她果真守着自己的儿子过了一辈子,还把儿子培养成人,送进部队!

    在这三十年里,部队里那些张喜庆父亲的战友们,每年都会派个代表去看一看,这一对孤儿寡母在生活上有无困难。如果有问题,他们都会尽力地帮着解决的。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