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假话
    求收藏、求推荐,三更送上~

    ~~~~~~~~

    刘大娘有些生气:“你一个姑娘家,打听人家小伙子干什么!不告诉你怎么了,要是我也不告诉你!”

    旁边看画糖人的不少人,都转过头,看着后面发生争执的几个人。

    程茵茵一听,这是说自己不要脸吗?她到底是一个姑娘家,眼里涌上眼泪,委屈地分辩道:“我爷爷是东工的教授,和宋子安的爷爷是一个系的,我奶奶和他奶奶还是好朋友,我有什么不能问的?”

    “他家小丫头,一直在姥姥家生活,和这边根本不亲,还是个没教养的,不然也不会这样对待她爷爷的老同志家人!哼!”

    刘大娘一听,老宋夫妻二人可不都是东工的教授嘛,难道真是误会人家了,她刚要开口,就被刘家瑞拦住了。

    刘家瑞在初见宋依依时,也同他妈一样,喜欢上这个漂亮可爱的小姑娘。他是个外貌党,对于相貌好的人,就会不自觉地偏向一些。当然,他也不是没有原则的,好赖人还是能分清的!

    刘家瑞把刚刚宋依依对待程茵茵的冷淡,和安静在听到,程茵茵说她奶奶和宋子安奶奶是好友时,露出的诧异表情,都看在眼里。再想想之前,虽说撞人的责任并不完全在她,但是她对待小孩和老人的态度,都足以说明这女孩不可信。

    刘家瑞知道自己的奶奶太过直爽,要是一松口真把宋子安家的地址告诉了对方,恐怕会招来宋家人的埋怨。

    “既然你奶奶和宋子安的奶奶是好友,你想知道什么,就回去问你奶好了。”

    刘家瑞的话,让程茵茵满心的不愿意,刚才那个老太太明显地都要跟自己说了,都怪他!

    程茵茵低着头,翻了个白眼,才抬起头,很是悲伤地说:“宋奶奶他们老两口,因为曾经留过洋,几年前就被下放劳动改造了,我奶奶哪里能联系到她。所以,我就只能跟你们打听他们家的情况了。”

    本来还在纳闷,孙子为何不让自己说话的刘大娘,听了这话,脸就黑了下来,果然不是个好的,那还叫啥好友,人家落魄了,就迅速划清界限了!看来这家人都有问题!

    刘妈妈也是满脸的不屑,真当她是傻子吗?两家人要是关系好,人家小姑娘会那么不待见她!

    刘家瑞直接下了逐客令:“两位你们赶紧回家吧,不用再跟着我们了!”

    安静脸上有些难堪,都怪程茵茵,把事情越搞越糟。她最开始只是单纯地哄孩子,大人来了,她也是好声相商,没有任何企图心。

    可是,后来刘家瑞的出现,却让她的心跳一下子快了许多。高大、帅气、举止洒脱却不粗俗。

    他抱起刘家松时,露出戴在左手手腕上的手表,正是去年上海牌手表的最新产品,24转全钢防震自动日历男表。

    这款手表是今年过年前,哥哥一直心心念念地想要买回来的手表。可是220块钱的价格,让他不得不忍痛割爱。安静曾陪着哥哥去钟表店,看了数次这款表,不然,她也不会一眼就认出来。

    安静再仔细看看刘大娘和刘妈妈,两人同样戴着女士腕表。看来这个人家不简单,否则一个普通人家,哪有一个不用上班的老太太,还戴手表的呀!

    她此刻更加看好刘家瑞了,人好家庭还好,与自己又年纪相当……

    可是,竟然因为程茵茵,人家直接出口撵她们走。不过,她知道,现在没法解释什么,就非常理智地闭上嘴,直接挤到摊子前,拿出一角钱,递给正在等活的老人:“一只龙、一只凤凰。”

    没一会儿,安静一手举着一只糖画,走到刘家瑞面前,尽量用正常的语气,对着被抱着的刘家松说:“小弟弟,送给你。之前是姐姐们不好,害你摔了跤,就当是我们的赔礼好了。”

    刘家松小朋友看了看那两只糖画,嘟着嘴问:“又不是你撞的我,所以我不能要你的东西。”

    安静双手都已经递过去了,闻言一下子僵在半空,脸不禁红了。她本来长的清秀可人,这一脸红倒是增加了一丝媚意。

    做为对美丑极为在意的刘家瑞,不自觉地看了几眼,面前的女孩子。

    安静察觉到落在自己脸上的目光,羞得脸更红了。

    刘妈妈一看,这女孩子好心好意地一直举着两只糖画,僵持在那里,自己怎么也得帮一把:“小松,接着吧!”

    刘家松立刻伸出两只手,把两只糖画都接了过来,嘴上乖巧地说着:“谢谢,姐姐!”

    刘妈妈从自己拎着的大包里,拿出两只红色的发卡,上面还嵌着两朵黄色的小花:“来,这个你拿着,我看你戴着挺合适的。”

    安静连忙推辞,这可比自己买糖画的钱多。

    刘妈妈可不容分说,直接把发卡塞进她手里:“让你拿着,你就拿着。不然我们也不能收你的糖画了!”

    “我们走了,你们也赶紧回吧!”

    说完,刘家人毫不拖沓地离开了。

    安静望着他们的背影,很想与那个小伙子互留联系方式,可是她却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

    往家走的刘大娘,一路唠叨着:“那个女孩子太讨厌了,我差点让她骗了!你们说说,是好友,怎么能在人家落难的时候,就划分界限呢?这连一般朋友都不如!”

    刘家瑞叹了口气,绝对跟奶奶讲明白:“奶,我看那个女孩子说的恐怕是假话!如果是好友,为什么宋家人都回家这么长时间了,对方还不知道呢?”

    “即使断了联系,那女孩的爷爷是东工教授,也应该知道的。宋爷爷、宋奶奶回到沈市的消息,他们的工作单位一定会知道的,单位知道了,一个系的同志怎么会不知道!”

    宋依依回程走的很快,回到家里,把寄信时遇到的事情,跟家里人说了一遍。

    宋奶奶给大家介绍着:“安静哈,她是东工安教授的孙女。安教授是在建国后,从米国历尽千辛万苦回来的。当时,米国出高薪为了挽留住他,被他拒绝了。”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