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塞翁失马
    为投票的童鞋们,送上加更,幺幺哒~

    ~~~~~~~~

    罗晋桓开口商量着:“依依哈,我收你哥为徒,也不是不行,不过要有个前提。”

    说完,他笑呵呵地看着宋依依。

    刚读完他内心想法的宋依依,故意歪曲道:“罗伯伯,您放心。师父、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哥只要认您为师,他就会给您养老送终的!他的品行绝对没有问题!”

    罗晋桓不客气道:“哼!这是必须的,根本不需要说!”

    说完,他又瞅了瞅宋依依,眼巴巴地等着小丫头来问他。

    宋泽珉也看出来他的用意了,这是看上依依了。当时,女儿认了一个干爸,自己就够吃醋的了,这要是再多个师父,这不是又多了个跟自己抢女儿!

    “哎呀,罗将军有好多重要的事情要忙,哪里顾得上你们小孩子的事儿!我闲着也是闲着,以后我就多给子安讲些部队的事儿吧!”

    杨鹏治点点头,终于有个明白事理的人了:“老宋,你说的对,罗叔这一年年也不是乱走的,有很多事的!”

    罗晋桓瞪了眼这个附和人家父亲话的人,居然帮着别人拆我的台!

    杨鹏治身为军人,被坐在对面的罗叔狠狠地瞪了一眼,当然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他暗自摇摇头,一定是罗叔数岁大了,喜欢小孩子,才会这么纵然对方!他只好闭紧了嘴巴,不再惹人烦。

    “让你教,好好的孩子都得耽误了,到时候让人卖了,还给人数钱呢!”

    说到此,罗晋桓叹了口气,他是明白了,依依就是个小鬼头,等着她上套,难度有些大,算了!还是自己说吧:“现在都讲究男女平等,女孩子也应该多懂一些知识,眼界提高了,才能生活得更好!”

    “我呢,就受点累,依依和子安二个孩子一起教。人岁数大了,就想看着孩子都好好的。”

    “吃晚饭,我就找个好日子去,等到那天,依依和子安就行拜师礼!”

    宋依依看着这人,兴致勃勃地自说自话,很是无语。她什么时候说过要拜师的?

    罗晋桓笑容满面,开始张罗着大家开饭。其实,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就怕自己的主张,被这丫头当面给驳了。

    等到开始吃饭,罗晋桓把话题转到团政委的工作上时,他才稍稍松了口气。

    宋依依撅着嘴,开始吃饭。她之所以给哥哥找他做师父,一是这人确实有才能,二是他的人品过关,三是行事作风甚得她心。有了这样一个有地位的人,给哥哥做靠山,她会安心许多!可是,自己又不想进入部队,干嘛要认师父。

    不过,当宋依依听到罗晋桓忐忑而又渴望的心声后,心软了下来。罗伯伯虽然战功赫赫,但离开权力中心的他,也只是一个渴望亲情的普通人罢了。

    宋依依边吃着饭,边听着爸爸给杨鹏治介绍肖长庆的情况。杨鹏治听完后,大吃一惊:“他居然是肖长和的弟弟!我还以为肖家的子弟都在京城和津市呢。”

    罗晋桓微微皱着眉教训道:“小治哈,以后做事要多用用脑子!都说吃一堑长一智,你可不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二次呀!”

    “这个肖长庆可不是什么善茬,他都能把救命恩人往死里整,你一个自愿发配来的,你以为他会顾忌多少!”

    “如果有什么想不清楚的,先不要做决定,找老王去商量,明白没?”

    杨鹏治虽然当着小辈的面被训斥,有些不好意思,但他知道罗叔是为他好,遂红着脸应道:“罗叔,我明白,请您放心!”

    宋泽珉看他真的是个耿直人,不擅于谋略,就好心地给他讲起了,自己与肖长庆成为工作搭档开始,一直到前几天肖长庆夫妻二人前来探望自己,这些年发生的,能够显露人品的一些事情。

    直至把杨鹏治听得目瞪口呆,宋泽珉才停下来,让他好好体味一番。

    半晌,杨鹏治才嗤笑道:“这人没有太多才干,还揽权喜功,心眼也不大!怪不得跟我做工作交流时,总是有所保留呢!”

    “他是不是希望我工作出错,把团政委的位置给他腾出来,换上他的人哈!”

    罗晋桓喝了口酒:“不错,知道动脑分析了!肖长庆呢,只是用些小伎俩,只要你保持清醒,根本伤不到你的筋骨。你呢,不用思想负担太重!”

    宋泽珉补充了一句:“还有肖长庆的媳妇,不是什么好人,你让你爱人别与她走太近。”

    杨鹏治自己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吱喽”一口,全干了,才带着苦意说:“我自己来的,没带家属。”

    “呵呵,我被抓起来审查时,我媳妇就提出离婚,跟我划清了界限!孩子们被我暂时送回了我爸妈家。”

    罗晋桓对酸菜非常感兴趣,连吃了几口,又喝了口酸菜汤,看着杨鹏治一副颓丧的样子,满是不屑地开口:“就你那媳妇,早离早好!看你落难了,都不带犹豫的,大义凛然地跟你离婚,深怕自己受到牵连。”

    “她当时一定没想到,你会毫发无损地出来。你看着吧,等她得到信,肯定会来找你复婚,说出一大堆当时不得已离婚的理由!”

    “我告诉你,杨鹏治,你要是个爷们,就马上把她撵走,坚决不能原谅那个祸害!一次大难,看清一个人,值!”

    宋依依眨了眨眼睛:“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虽然之前杨政委被冤枉,但是却借此机会离开了权利倾扎之地,避免了更大的祸患;虽然离婚了,却是舍弃了本该舍弃之人,这样才会有机会找到真正能够懂你、敬你之人!天大的好事呀!”

    杨鹏治连喝了几杯酒,有些上头了。他愣愣地琢磨着小丫头的话儿,突然哈哈大笑:“真他娘的有道理!这么一想,还真是好事!”

    罗晋桓满意地晃晃脑袋,自己看重的徒弟,就是好!听听,这话说的多在理,可不就是这回事嘛。而且,居然把闷闷不乐的一个大活人,瞬间治愈了!

    杨鹏治身上的阴郁之气一扫而光,他拉着宋泽珉劝酒、吃菜,不时欢快地笑着……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