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防下药(月票350+)
    王政委气得头上的青筋都起来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没想到我们师里,还出了这么一个败类!”

    罗晋桓脸上却平静得很:“我以前之所以没有和你们详细说,是因为我低估了这个问题,没想到张营长真敢把这女人带过来,也没想到这女人根本没有廉耻!”

    杨鹏治原来只觉得这女人有问题,现在真是后怕,这女人就是一不要脸的破货哈!

    “真是可怕,看外表还以为是个良家妇女,只不过长的漂亮点,现在看来这是条毒蛇哈!”

    罗晋桓听了杨鹏治的感慨,定定地看着他:“怎么,我如果不说这些,你再让人多黏一阵子,还准备接受她!”

    杨鹏治的脑袋摇了好几下:“怎么会!我这两年都没准备成家,再加上我已经察觉出来不对劲了,我干嘛要做这样的蠢事!”

    王政委可不这么想:“你察觉出不对劲了,怎么还让她跟着你,还进了军营!她要是个特务,怎么办!”

    杨鹏治嘎巴嘎巴嘴,想说什么,却被罗晋桓挡住了:“你呀,还真别自以为是!你想想宋泽珉,还被大家公认为智多星呢,不还是差点阴沟里翻船!”

    “你以为那女人,只是为了嫁给你?呵呵,我看呢,她真正的目的可不是嫁给你!”

    杨鹏治傻傻地问了一句:“那是什么?”

    王政委想到一个可能,表情严肃起来:“难道这女人和蔡春华背后的人是同一个?”

    罗晋桓赞赏地看了王政委一眼:“虽然我也是这样怀疑的,但是却没有证据证明,或许事实并非如此呢!”

    杨鹏治已经听出了问题的严重性:“那就把那女人抓起来,好好审问,把背后的人和他们的目的,审出来,不就行了!”

    王政委叹了口气:“哪有你说的那样简单!你可知当时把蔡春华抓起来之后的情绪吗?什么有用的都没审出来,反倒是被人给杀了。好不容易把凶手抓住了,结果没几天凶手也死了,到现在还没弄明白是自杀还是他杀。”

    “案子定性般地结了,但是没有得到,任何真正有用的信息。如此想来,如果这女人也是被同一个人派来的,那么把她抓起来的结果,会不会和蔡春华的一样?”

    “总之,我认为,这件事一定要慎重!”

    罗晋桓也认同这一观点:“对付这么狡猾的敌人,一定要谨慎!那女人先不能抓,让她先在外面蹦跶,看看你们能不能放长线钓大鱼!”

    “派人把她监视起来,看看她每天都干什么,与什么人接触,争取把她背后的人找出来!”

    “还有那个张营长,注意点他,现在看来他不光是个道德败坏的家伙,而且极有可能被人利用!千万别让他在部队里捣乱,真在内部出了什么大事,到时你们全都得背上责任!”

    王政委疑惑地问:“首长,您的意思是不处理这个败类?还让他好好地呆在那儿?”

    杨鹏治恍然大悟:“罗叔,是不是如果处理的张营长,怕打草惊蛇,把那些人给吓走!”

    罗晋桓有点替老战友惋惜,杨鹏治这孩子品行不错,就是为人太过方正,谋略方面实在是不出色,看来只能收成而已:“我更怕那些人,再找其他意志薄弱的人下手,再祸害一名甚至几名,我们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基层军官!”

    罗晋桓看在昔日战友的面子上,还是出口提醒:“鹏治,你一定要小心!你现在就是他们的目标,知道吗?有任何想不明白的事儿,及时找老王或者老贺商量,不得自作聪明!”

    “还有,这段时间外出,找个机灵能打的人跟着!哦,对了,以后尽量不要让那女人近身,防止她给你下药!”

    杨鹏治被这话彻底惊呆了:“下药?她还敢给老子下药?什么药?”

    蒋新勇想起自己被下药的那次,觉得真应该提醒杨政委一下。他轻咳了一声:“杨政委,你确实应该防止别人下药!民间各种的蒙汗药、拍花子药,还有那个春药,都挺厉害的!”

    杨鹏治看看年轻的小伙子:“你怎么知道?”

    蒋新勇面上一囧:“我不小心,让你下过药。”

    王政委想起,前次与老蒋通电话时,关于下药的事儿,好像老蒋是提了一嘴,遂问道:“小勇哈,你的身体没什么事儿吧?”

    蒋新勇不好意思地笑笑:“早好了,啥事都没有了!”

    杨鹏治用手指了指蒋新勇:“这是咱部队的?也被那些人下药了?”

    王政委瞪了他一眼:“瞎说啥!他不是部队的,被个有妄想症的女人给下药了,比起你要对付的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杨鹏治面上隐隐露出笑容,王政委的话他听懂了。这小伙子确实长的精神,怪不得有女人不择手段呢!

    罗晋桓觉得要提醒的都提醒了:“好了,我得回去了。”说完,站起身,对跟在他身后要相送的王政委和杨鹏治,扬扬手:“你们该干啥就干啥去,别跟着我和蒋家小子,引起别人注意了,倒不好!”

    王政委和杨鹏治闻言,在门口道了别,二人又回到办公室,关起门来,商量怎么应对这件事。

    而347团的团部办公室,肖团长刚刚去抽查了士兵的内务情况回来,自己倒了杯水,正捧着搪瓷缸子喝呢。

    肖团长余光发现办公室门口,有人探头探脑的,抬眼一看居然是张营长,张嘴训道:“我说,你鬼鬼祟祟地,干啥哩!”

    张营长一看,办公室里只有肖团长一人,笑嘻嘻地进来:“我就路过,看看首长在不在。”

    要不说肖团长的权力欲强呢,就爱听别人叫他首长,张营长也是投其所好,人前人后一直这么叫着。

    一句首长把肖团长的脸说笑了:“你小子,回去好好带你的兵去,啥时候你们二营能比过一营了,你再来跟我贫!”

    张营长可是一直不服气伍营长的,把胸脯一挺:“请首长放心,我们二营早晚要超过一营!”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