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叫屈
    矮胖子看着躺在地上,毫无知觉的瘦猴,最后将目光定在,那支几乎要穿透手腕的竹筷子上,身子跟着一哆嗦。

    那女人一脚就把人给踹飞了,瘦猴连人边儿都没沾上,紧接着就被那男人给弄成这样了。

    不过他是活该!他怎么能掏枪射击呢?那枪是自己大伯的,不是他的,这下子是不是给大伯惹麻烦了?

    哎,都怪自己,为什么要把枪带出来,为什么要借给瘦猴!一定是瘦猴又说好听的,自己没把持住,才把手枪借给他的。

    全家都指着大伯周济,才能吃饱穿暖。自己这个火头军还是奶奶哭着、闹着,才求来的。

    自己应征入伍,原本是要去华苏边境上守界碑的,是奶奶得到信了,怕最宠的自己吃苦,才逼着大伯,动用关系,把自己调去了他眼皮底下。可是自己的军事技能一般,只得进了炊事班。

    可是,现在好像出事了,要是大伯被处分了,大娘还不得恨死自己呀!还有老家那么一大家子人,怎么办!

    矮胖子眼泪吧擦地往前移了几小步,他给武淑好和诸葛明昊深深鞠了一躬,接着就开始,深刻检讨错误:“我叫包小宝,当炊事兵有一年半了。我虽然平时挺喜欢被别人抬举着,但我胆子小,所以没干过什么坏事的。”

    “这手枪是我偷拿的,我大伯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

    “也是我没有顶住糖衣炮弹,把手枪借给了瘦猴,是我的错。”

    “错误都是我犯的,处分我好了,千万别处分我大伯,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大伯把军人的荣誉看得可重了,要是真背了处分,他会不会想不开呀?”说到这里,矮胖子包小宝,又是一哆嗦。

    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后果,他蹭地上前,拽住诸葛明昊的袖子,眼泪也下来了:“都是我的错,呜呜!跟我大伯没关系的,呜呜!”

    一老爷们儿就这样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把院子里其他的老爷们儿都给看傻了。

    平时,部队里都在说,流汗流血不流泪,可是这个包小宝显然是被吓的不浅,也不端着什么该死的架子了,他害怕自己成为家里的罪人,以后没脸再见大伯,再见爷爷、奶奶!

    武淑好嫌恶地喊道:“别哭唧唧的,闹心死了!”

    包小宝很怕惹对方生气,拼命地往回憋,虽然不哭了,人却一直不停地打着嗝。

    西厢内,宋依依见罗晋桓,自从听到了包初心的名字,就皱起了眉头,脸上隐隐有些担忧:“师父,您认识那位包师长?”

    “嗯!”罗晋桓简要地介绍了包初心这个人:“包初心典型的泥腿子出身,没什么文化,在战场上天不怕、地不怕,是个把脑袋掖在裤腰带里的主儿。”

    “好在他命大,虽然多次负伤,但却没有命丢掉。”

    “当然,他能升到师长,还因为在打仗方面,有自己的鬼点子,总能出其不意地搞出点花样,不说是常胜将军,却也有七八成的胜利概率!”

    “没想到,这次倒是让家里人给坑了!”

    宋依依听出来,自己师父对这个人还是认可的,口气中有一丝惋惜,反问道:“那他这个人本身如何?他的侄子是不是有样学样,才会这样子的?”

    罗晋桓叹了口气:“当年,抗米援朝战争时,他的部队也曾调入我的麾下,因此我还算了解,下面一众领兵将领的性情。”

    “包初心这个人没有架子,与下级和士兵打成一片,为人率直,说话虽然有些粗鲁,但是绝对是个以身作则之人!”

    宋依依已从罗晋桓的话语中,猜到了他的想法:“师父,这件事情如果要处分当事人,包师长要受到什么样的处罚呢?”

    罗晋桓扫了庄墨象一眼,轻声说了一句:“可轻可重。”

    宋依依立刻明白过来,同样扫了庄墨象一眼,他和他的同伴,好像对部队内一定级别的人,都有一定的了解。

    可是,她想起今早在洗漱室内发生的一幕,宋依依打定主意,不再轻易搭理他。

    一路上,庄墨象仍很自然地照顾着她,让宋依依觉得那纯粹就是个乌龙,是自己想多了。

    庄墨象心里明白,自己早上的行为,到底有些孟浪了。可怪谁呢,那种身不由己的感觉,真是难以控制。

    他看到宋依依瞟过来的一眼,马上抓住机会,试探地问了一句:“依依,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出来,有些事儿,我们可以商量着来。”

    宋子安吃惊地看着庄墨象,一直以来那种铁面无私、高冷无法沟通的形象,就这样坍塌了一角。

    庄墨象才不管别人怎么看他,只要能够让宋依依不再躲着自己,能够逐渐接受自己,好多非原则性的问题,他都可以让步。

    宋依依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他,心里却在纠结,有些事儿可以商量这话儿,是不是她想的那样:“师父说的关于包师长的评价,是对的吗?”

    庄墨象见宋依依终于在那事儿之后,同自己说话了,微笑着回答:“是对的。”

    “那会受到什么处罚?”

    “你认为他应该受到什么样的处罚?”

    宋依依听着庄墨象把她的问话,原封不动地还给她,有些不快:“我又不是你们,我说轻说重又如何!如果涉及到军事秘密,你可以不说!”

    庄墨象直替自己叫屈,他只是想多与依依说几句,没想到却把对方惹生气了:“依依,这件事儿,如果包师长真的不知情,虽然也有责任,但对他的处罚确实可轻可重,再加上毕竟没造成什么恶劣后果,在处理方面,更是弹性很大。”

    宋依依听了这话儿,马上把目光转向罗晋桓:“师父,如果是你,你要怎么处理当事人?”

    罗晋桓立即回道:“那个瘦猴一定要严惩!包小宝嘛,要么记大过,要么开除军籍。至于包初心,写深刻检讨,或者给予警告处分。”

    ~~~~~~~~

    求订阅、求推荐、求打赏、求收藏~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