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间接那啥
    另一边的三人,其实离着不远,也就三米的距离。

    诸葛明昊和武淑好,虽然坐在那里,但除了吃,他们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庄墨象和宋依依身上。

    宋依依刚一开口说话,他们二人就扭过脸,装成不经意的样子,一直偷瞄着。

    蒋新勇也是个人精,看到他们遮遮掩掩的动作,也顺着他们的视线看过去。

    于是,三人目睹了这一过程。

    诸葛明昊和武淑好,对视一眼,头儿现在的心情,可以算得上糟糕透顶了,他们可得小心避让,免得到时把邪火撒到他们身上来。

    可是,就在这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庄墨象拽住宋依依的衣袖,轻轻晃了二下,甚为委屈地说:“依依,我也想吃烤鱼!”说完,就保持着这个表情,一直可怜巴巴地看着宋依依。

    一个平时高冷、神邸一般的人,突然以撒娇求关注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

    诸葛明昊张着嘴,半天没合上,小师弟这是连面子都可以不要了吗?

    武淑好在心里连说了三次:“这人不是头儿,头儿不是这样的!”

    蒋新勇突然搓了搓有些发凉的胳膊,这人风格突变,他实在接受无能,只觉得这事情好像还没完。

    宋子安危机感顿起,早前看到这人数次变脸,他已经不再特别吃惊,而是迅速地咬了两口烤鱼,让你吃,哼,那你就吃鱼刺吧!

    宋依依睁大了眼睛,看着仍在看着她的男人,满脸都是对她的控诉。

    想到鱼是人家叉的、烤的,她只负责吃,而且刚刚还把仅剩的另一条鱼,要来给了哥哥,遂有些心虚地说:“我不知道你也喜欢吃烤鱼,可是现在没了呀。要不下回,我做给你吃吧。”

    庄墨象眼睛亮了亮,可以吃到她亲手做给自己吃的东西,感觉彼此更近了一步:“那当然好,我等着你给我做好吃的啊。”

    然后,看了宋依依手里的那半条烤鱼,庄墨象突然建议道:“依依,烤鱼凉了,是不是就有些发腥了,要不你再吃些叫花鸡,那个也挺好吃!”

    宋依依确实觉得,要是把这条烤鱼都吃完,也就差不多饱了。她其实还真想,再吃些其它两种食物,有些遗憾地扫了眼叫花鸡和烤兔:“不能浪费食物,我还是把烤鱼吃完吧。”

    庄墨象撕了只鸡翅,送到宋依依手上,随手就把烤鱼换了过来,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津津有味地吃着宋依依剩下的半只烤鱼。

    宋依依看着庄墨象,一点不嫌弃地吃着她剩下的烤鱼,脸有些发红,她有些不纯洁地想到,这算是间接那啥了吧!

    其他人已经被眼前的场景,彻底炸晕,才发觉庄墨象这人,做事根本没有底线,或者说他的底线和别人的大为不同!

    一顿“惊心动魄”的野餐,终于结束了。

    宋子安本想拉着妹妹,赶紧回去,以便远离庄墨象。

    这时,诸葛明昊笑呵呵地建议道:“既然来了,我们顺道去鸳鸯井看看吧,听说那里挺神奇的。”

    武淑好马上应和道:“是啊,过几天我们就离开了,以后还不知道会不会再来这里。”

    蒋新勇觉得这话有理,他们这些人,以后哪有闲心来辽西的一个小县城啊:“义县这里还有辽代的皇家寺院——奉国寺,可以一看。”

    “奉国寺也挺神奇的,它躲过了历代的战乱和地震损坏,前几年还在国务院公布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下,躲过了不知多少批红卫兵的‘铲除旧世界’行动,直到今天还屹立在那里。”

    宋子安只得放弃了自己的念头,其他人都跃跃欲试的样子,他根本阻止不了。而且就算是蒋家在这里,他和妹妹也不能总来,何不趁着这次机会都看一看呢。

    于是,由蒋新勇在前面带路,一行人先到了老爷岭下院的圣清宫。

    在它的旁边,大家看到了这对鸳鸯井。

    蒋新勇显然准备得还挺充足,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两只搪瓷缸子,每只缸子的把手都系着一条细绳。

    他分别从两口水井当中,打上来一缸子井水:“别看这两口井相距很近,但一口井的井水是苦涩的,而另一口井的井水却是甘甜的,大家可以尝一尝。”

    武淑好两手一屈,都凹出个窝:“来,往我手上倒一点,让我尝尝。”

    待蒋新勇往她左右手中,各倒了一点井水,尝过之后,武淑好惊讶道:“果真如此,并不夸张!”

    众人纷纷尝了井水,宋依依也不例外,她先尝了苦涩的井水,而后尝了甘甜的井水。心中不由感慨,这就像自己吧,先苦后甜,经历了看似辉煌,实则孤苦无依的上一世,才让自己重生在这一世,过上有家人关爱的幸福生活。

    一路观赏着依山而建庄严的寺庙群、四季不竭的蝴蝶泉、山顶的点将台和鹰嘴峰,宋依依更是在繁茂的植物中,采到了党参、首乌两种药材。

    等到蒋新勇做为向导,又尽职尽责地开车将大家带到奉国寺。

    重生后的宋依依,非常敬畏佛寺、道观,以及里面供奉的佛、神、仙的塑像。

    进入奉国寺,宋依依暂时脱离了,这些纯看寺院古建筑的同行之人,而是怀着敬意,参拜了大雄殿内的七佛。

    退身而出的宋依依,发现不放心一直跟着她的庄墨象。

    庄墨象却非常严肃地告诫道:“以后,要去哪儿,不要自作主张,不声不响就离开,万一遇到坏人了呢。”

    他看了眼有些心虚的宋依依,缓和了口气:“等我离开了,你要是去哪儿,一定要告诉家里人,听到没有!”

    宋依依点点头,好话赖话她还是能分清的,虽然觉得他不会把刚才的事情,跟别人讲,但还确定了一下:“不要告诉别人,可以吗?”

    得到庄墨象的保证后,宋依依略有紧张,悄悄地回到了宋子安的身后。

    她倒不是怕什么,而是虽说这个年代是不允许拜佛的,那属于被批判的封建迷信,但只要不被人发现,也不会有什么事。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