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有任务
    庄墨象抬眼,发现宋子安的眼神也扫了过来,他友善地笑笑,并且决定,以后不能不给宋子安面子,怎么说,他也是自己大舅哥不是。

    宋子安哼了一声,垂下眼,这人不是应该生气吗,怎么还冲自己笑,这反映怎么这样反常!哦,是想讨好依依,所以才讨好依依的哥哥!

    罗晋桓一直关注着三人的互动,暗暗叹了口气,子安还是嫩了些,还得多些阅历和经验才好。

    一顿饭,经历了小插曲后,安安静静地结束了。

    夜半时分,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

    庄墨象却突然睁开眼睛,从床头柜上,拿起正在震动的通讯器。

    诸葛明昊也被惊醒,不过躺在那里没动,眯着眼睛问道:“来任务了?”

    庄墨象嗯了一声,显然心情不是很好。

    庄墨象足足躺了一分钟,才起床,穿衣服,简要地说道:“有紧急任务,上次跟上头汇报情况,他们不是知道我们的位置了嘛,现在已经派军用飞机从京城到40军的训练场,来接我们。具体任务文件,在02手里呢,他随机过来了。”

    诸葛明昊穿衣服的手顿了一下:“四师兄过来了,看来任务挺重啊!”

    “嗯”,庄墨象俯身把鞋子穿好,“04不是探亲去了嘛,他到时直接过去。”

    诸葛明昊皱了下眉,一下子派出五名青龙小队的队员,组队以来,还没有过这种情况呢!

    旋即想起晚饭时的约定,诸葛明昊吧嗒吧嗒嘴,遗憾道:“可惜没吃上依依妹子亲手做的辣菜。”

    一句话,庄墨象的脸更黑了:“我去叫05,你去找蒋国柱,让他开车送我们到40军的露天训练场。”

    说完,人已出了房间,悄无声息地上了楼,直接敲响了宋依依和武淑好住的卧室门。

    宋依依和武淑好同时被惊醒了,武淑好听着一长两短,两长一短的敲门声,迅速起身,抓起衣裤,边穿边走到房门旁,低声问道:“有任务了?”

    几下子穿好衣服,武淑好回身拿好自己的背包,开了房门,就要往外跑,却一眼看到门口站着的庄墨象。

    庄墨象低声说道:“你去一楼大门口等着,我们马上就到。”

    武淑好应了声是,直接蹿下了楼。

    诸葛明昊穿好鞋,也没开灯,准确无误地抓起他和庄墨象的背包,上二楼找蒋国柱。迎面正好看到,下楼的武淑好,把手里的两个背包,往她怀里一塞:“我去联系车。”

    两人没有过多的话儿,武淑好按照命令去了大门口,诸葛明昊则敲响了主卧室的房门。

    此时,庄墨象已经进了宋依依的房间。本来已经约好的明天,哦,时间已经过了零点,是今天去海边游玩、吃海鲜,去不成了!本来已经定好的今天,依依亲手为自己做菜肴,也吃不到了!

    他必须要跟她告个别,不然,总觉得心里缺了一角。

    宋依依在庄墨象走进来的时候,就有些发蒙,这人怎么能未经允许,进女孩子的房间!

    她闭紧了眼睛,心却在砰砰地跳着。

    庄墨象早就知道,她醒了。如果他有时间,宁愿这样他站着,她躺着装睡,这样耗着。可是,他没有时间,只好开口,打破了一屋子的暧昧:“依依,我临时来了任务得走了,来向你告个别。”

    宋依依闻言,只得睁开眼睛,坐起来,好在她睡觉的时候,穿的睡衣,是挺保守的那种,不需要遮掩什么。

    “这么急?一定要这么晚走吗?”说完这话儿,宋依依马上住了嘴,军令如山倒,怎么会允许有半分拖延。

    庄墨象心里暖了,深情地凝视着,面前还有些憨态的女孩:“任务太急,上头特意派了军用飞机来接。”

    一句话间接承认了,他们确实属于军队系统,宋依依不由猜测着,现在的华夏国就有特种兵了吗?难道自己记错了,不是在1992年,国家军队编制序列里,才正式出现了特种兵吗?

    庄墨象看着有些发愣的宋依依,解释道:“我们不是军人,但是归国家军委管。”

    隔壁主卧房的门口,诸葛明昊已经与蒋国柱说明了情况,两人一前一后,下楼了。

    庄墨象没有时间再耽误了,快速地交待着:“你平时一定要注意安全,别自己一个人出门,万一碰到坏人怎么办!”

    从衣兜里拿出一些钱和票,放在床上:“想吃什么就去买,不要节省,你现在正长身体的时候,营养很重要的。”

    夜视非常好的宋依依,看到床上十多张大团结和十多张的全国粮票,马上拒绝道:“我有钱和粮票,你赶紧收回去,留着自己用。”

    庄墨象把钱和粮票,又向前推了推:“我这次出来,随身没带多少钱和粮票,就这些了,等下次,我多带些给你。我们日常都是由队里供给,不需要这些东西,一样能吃饱吃好,你收下就是。”

    “哦,你别忘了,还欠我一顿亲手做的饭菜呢。”

    宋依依没想到,这人在离别之时,还提起这点小事,不由微微张开了嘴,但是还没等说出话来,就被顷身而至的庄墨象,吻在了额头。

    随后,庄墨象脚下有些飘浮地退出了房间,下楼与其他人会合去了。

    宋依依的脸,一下子热了起来,她用手摸了摸,自己额头上被吻的那处,刚才那个有些发凉却非常柔软的触感,突然无限放大,令她有些不知所措地躺下,用被子蒙上脑袋。

    可是,她的脸越发滚烫了,干脆拉开被子,在心里腹诽着:你这个色女,居然这时候还想着人家的嘴唇!

    平静了一阵子,宋依依终于找到了,一个有些蹩脚的理由,亲吻额头是长辈对晚辈的疼爱,所以庄墨象做为四象哥,在离别时,送上了一个比较西化的告别吻。

    在飞驰的吉普车上,庄墨象一声不响,闭着眼睛,回味着他刚才冲动之下的那个吻。

    武淑好后知后觉地拍了下大腿:“我忘了跟依依告别了!”

    ~~~~~~~~

    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求收藏~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