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感激
    宋依依原本没想搭茬,可是不远处有一个人这么叫喊,实在是听得心烦:“给我五分钟。若五分钟之内,他没有醒,你再过来找我理论不迟!”

    清脆却没有任何起伏的声音,立时把韩军长弄得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是这女孩子说了话,明明面无表情,却让他觉得,这女孩嫌弃他无理取闹了。

    韩军长被噎得,十分不雅地翻了个白眼,不甘心地闭上了嘴巴。

    却瞧见斜对面站着,一个跟那女孩有几分相像的小伙子,顿时来了精神:“你是她什么人?”

    宋子安绝对相信妹妹的医术,即使治不好,也绝对不会治坏呀。而且,妹妹从不说大话,如果说能治,那就是能治!

    他听到韩军长的话,不用看就知道跟自己说的,蒋新勇和白峰,他都认识。只剩下自己,他能问出这话来。

    本不想搭理他,但是宋子安接受的将来要顶门立户、与不同类型之人来往的教导,不允许他任性而为。遂抬起头,不卑不亢地回道:“我是她哥哥,亲哥哥!”

    韩军长心中都不由喝彩了一声,外形俊朗,举止脱俗,不由调整了态度:“你叫什么名字啊?”

    “宋子安。”

    “多大了?”这些话儿虽然没有营养,但确实是韩军长想知道的内容。

    “十六岁。”

    “哦,还没到十八岁呀,十八岁就可以参军了。我跟你说,部队非常好……”韩军长的老毛病犯了,开始介绍部队的好处,他希望好男儿都来当兵。

    说得正起劲呢,就被吕政委拽了拽胳膊,韩军长顺着他示意的方向一看,付排长已经坐在地上。

    而宋依依正在嘱咐他:“如果你现在有头晕、恶心的感觉,都是正常的。一周之内,不要做剧烈活动,这些症状也会逐渐消失的。”

    付排长只记得,自己与118师的一名排长比试,因躲闪不及,被踢中了脑袋。他听着这些类似医嘱的话儿,下意识地想到点头,不过却引起一阵头晕。

    韩军长、吕政委和蒋国柱都围了上来:“感觉怎么样?刚才你一直昏迷不醒来着!”

    付排长一看,首长在问自己话儿,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有些发软地敬了个军礼:“没事!”

    吕政委笑了:“还没事,竟逞强!好好休息一星期……”

    话儿还没说完,包初心跟在一副担架旁,跑过来:“医生过来了!”

    等跑到近前来,包初心看到站着的付排长:“小付,你好了?没事了吧?”

    付排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包师长,我没事了,我是不是输掉了那场比赛?”

    包初心把手一摆:“输就输了,胜败乃兵家常事!”

    在担架旁,还跟着两名军医,看到韩军长和吕政委,马上立正、敬礼。之后才问道:“伤者在哪里?”

    包初心一指付排长:“是他,好像已经好了。”

    其中一名军医,看着付排长有些发白的脸:“过来,跟我们去医院,做个检查。”

    付排长立马拒绝:“我已经好了,不用去医院。”

    那名军医非常严肃地说:“不是一直昏迷不醒来着,人虽然醒了,但还是要仔细检查一下头部,别留什么后遗症!”

    韩军长认同这个观点:“对,去医院检查一下,我们也好放心。”

    包初心凑到蒋国柱身边:“是他自己醒的,还是那女娃治的?”

    蒋国柱用手拍了下他的肩膀:“你觉得他是自己醒的?可能吗?”说完,斜了包初心一眼。

    包初心对于有本事的人,都是很尊重的:“哎呀,那我应该好好谢谢那个奶娃娃!哦,是女孩子,呵呵。”

    二人一起扭着头,去找宋依依,看了一圈,楞是没找到人。

    蒋新勇一直注意着他们的动作,走过来低声道:“依依早就走了。在说完注意事项后,就走了。”

    包初心满脸的佩服:“哎呀,救人做好事不留名,这是活雷锋啊!她去哪儿了,我要去感谢她。还要为我先前的态度,道歉!”

    蒋国柱挑了下眉毛:“你有这个心就好了,她一贯低调,你不用当面感谢、道歉什么的,我帮你把意思带到就是了。”

    包初心很是遗憾:“先前我态度不好,她会不会生我的气了。”

    宋子安推着白峰,也走到了蒋新勇的身侧,听到他们的话儿,故意说道:“我妹妹不会生气的。先前瘦猴那事儿,就是她替你们求的情。”

    包初心一听,甚为感激。他之前听侄子,从头到尾把事情说了一遍,露面的二人是京城过来的,功夫极高,身份神秘,而且厢房里面据说,至少还有一位首长在,得罪了这些人之后,侄子吓坏了,还以为会被关进监狱。

    包初心向来不拘小节,从不摆什么官架子,用屁股拱开蒋国柱,隔着蒋新勇,就拉住了宋子安:“小兄弟,太谢谢你妹妹了。替我那个不争气的侄子求情,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跟我老娘交待!”

    宋子安笑笑:“他只是顺带,我妹妹只是听说包师长的口碑很好,不想军中失去这样一位好师长,所以才求情的!”

    包初心瞬间眼睛就有些发红,掩饰性地低下头。他是从小兵一步一步,靠着军功升上来的,期间不知流了多少血汗。

    他知道自己没有靠山,底子也薄,所以只能更加地努力、更加地自律。却没想到,被自己的亲侄子给坑了。

    他想着即使再不愿意离开部队,但有了污点的自己,也不适合再穿这身军装了,不然就是对军人的亵渎!

    可是,没有想到,当事人却表示,不追究自己的失职,也从轻发落了自己的侄子,让自己还能留在部队里,发挥一些光和热!

    现在,包初心知道是有人替他求了情,而这个求情人,就是之前见过的女娃:“小兄弟啊,能不能让我和你妹妹见一面,不然我这辈子都不能心安!”

    “要是没有她,我就不能再留在部队里了。你也许不知道,部队在我心中的份量,比我的生命还重要!”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