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远见(月票200+)
    “但是既然新娘本身都不介意,借着我们说事,那我也不需要再留情面!”

    “白大哥,我再重申一遍,请把你媳妇带走,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们宋家!”

    白寅刚面露恳求:“依依,白大哥向你道歉,行不?”

    宋依依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白大哥,我不是不给你面子,你以后可以随时来我家做客,但是闲杂人等就不要带来了。”

    “对于一个以泼辣、热心、能干为表像,实则自卑、虚荣、自私的人,我的家人不需要浪费时间,与其交往!”

    曲红艳彻底被激怒了:“他奶奶的,你说谁呢!我比你强得多,你个臭不要脸的狐狸精!”

    然后,紧紧挽住白寅刚的胳膊:“刚子,我们走,我们白家以后,把他们家列为黑户,拒绝往来!”

    白家大儿子含着怒气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们白家,还不是由你当家做主!”

    曲红艳没想到公公开口了,居然不是站在自己这边,顿觉委屈,眼睛就发红了。

    白家大儿媳对左右为难的儿子说道:“先去你李叔的院子,给你们厂子的同志敬酒吧!”

    话音未落,李立宏在她身后说道:“赶紧去敬酒吧,敬完酒之后,就不要再去我家了,这种为人,我不屑为伍!”

    老丁也不再圆滑,直接了当地说:“还有我家,我家同样不欢迎她!”

    曲红艳的脸由红变白,她这是让人嫌弃了?

    曲红艳二姨不干了,扯大嗓门喊道:“你们这是啥意思?合伙欺负红艳是不!她一个孩子,哪里得罪你们了,你们这样排挤她!”

    离她最近的李立宏,不屑道:“欺负?排挤?她值得吗!我们和不和她有所往来,还不能自己决定吗!”

    “还有新娘她二姨,你是不是以为你外甥女嫁进白家,你们全家就鸡犬升天了,呵呵!”

    宋子安突然插了一句:“白伯伯,你们家小心被吸血虫盯上!”

    老白头听到这边动静不对,他起身过来,问道:“怎么回事?”

    宋爷爷怜悯地看着他:“你家大孙子,找媳妇的眼光太差!”

    老白头立起眼睛:“究竟怎么回事?”

    丁永亮一见宋爷爷闭上嘴巴,根本不想说,他可是烦死新娘和她二姨了,于是,小嘴巴巴巴地把事情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遍。

    老白头一听,脸就黑了:“你们不是一直要出去住吗?一会儿宴席结束,你们俩赶紧回单位分给你们的房子去!”

    白寅刚听完丁永亮的讲述,彻底明白了曲红艳二姨的做派,也知道了自己媳妇的做法太欠妥当,紧接着又听到爷爷说的话,这是对他们夫妻俩失望了。

    他浑身无力地请求道:“爷爷,让我们先在家里住一段时间吧,然后我们再搬出去。”

    老白头一摆手:“免了,就这么一会儿,几十年的交情都要让你媳妇给我断了。如果再让你们在这里,住上几天,一定会把我们家彻底搞臭!”

    跟在老白头身后过来的,冶炼厂的厂长和工会主席,也是大吃一惊,哪家结婚也没遇到过这种事儿啊,这曲红艳难道真的是表里不一?

    曲红艳二姨一见情况要坏,怎么就没人替她们说好话呢,她张开大嘴,刚要为自己申辩,一只吃剩的苹果胡,刷地一下堵进他的嘴里。

    宋依依不耐烦地说道:“闭上你的嘴,不要在我耳边呱噪!”

    曲红艳二姨,咳了好几下,才把卡在嗓子眼的苹果胡吐出来,大口喘了几口气,有些害怕地瞄向宋依依那桌。不知道是谁扔的苹果胡,差点没噎死她!

    冶炼厂厂长抬眼看了眼,里面那桌的人,刚要回转到自己的座位,就看到了宋泽珉。他快走几步,来到宋泽珉身旁,打招呼道:“宋区长!我冶炼厂老贾呀!”

    宋泽珉起身与他握了握手:“贾厂长,幸会幸会!”

    贾厂长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问道:“宋区长,上回市里开完会,我一直在思考着你的发言。我觉得……”

    宋子安把自己的座位,让给贾厂长,方便他与爸爸的交谈。他则回了屋,接着看高二课本。

    仍站在原地的曲红艳和她二姨,则有些发蒙。那桌里怎么会有区长,那岂不是比白寅刚他爸,职位还高。

    宋泽珉和贾厂长,相邻而坐,热烈地交流起来。

    这时,刘家人过来了。刘大娘见大家都聚在宋家门口,直觉有些不对劲,就随口问了一句:“怎么回事啊?”

    丁家和刘家的关系很紧密,丁永亮立刻凑上前,又把事情经过描述了一遍。

    刘大娘耿直地建议道:“我说,这样的女人可不能娶,会惹祸的!”

    白家大儿媳愣了一下,她当然清楚娶妻娶贤的道理,可是哪有婚礼还没举行完,就离婚的先例呀!而且看儿子的样子,他应该对这个曲红艳,还是有感情的。

    刘革新叹了口气:“老伴啊,你可不要干涉别人家的家事啊!”然后,对着老白头说:“你们自己拿主意,别听我老伴的!”

    曲红艳没想到,事态发展得越来越不利于自己,甚至还有人建议离婚。

    这怎么行!自己倒追白寅刚,追了整整三个月,才确定了恋爱关系,又谈了一年多的对象,才在今天如愿以偿地终于嫁给了他。

    他人不错,家境更是不错,厂里的姐妹都羡慕自己,这桩婚姻是自己积极促成的,怎么能允许离婚呢!那样自己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曲红艳的手脚有些发凉,为了远离这些不待见自己的人,她拽着白寅刚,脚步有些蹒跚地,去给冶炼厂的同志们敬酒。

    宋依依低声对宋奶奶和石凤竹说:“刘大娘,这话说得真对,有远见!十分难得!”

    一直到下午四点多钟,白寅刚的婚宴,在低气压的笼罩下全部结束。

    宋家立时关紧大门,根本不去好奇,白家最后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

    次日中午,老白头就把宋爷爷、宋奶奶请过去,一起吃午饭,顺便说了,他没留小俩口在家里住。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