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阴损
    伍营长睁大眼睛,惊讶道:“依依,你怎么知道的?”

    宋依依非常笃定地说:“既然要嫁祸于你,当然要布置得精密一些。不然,让人一眼就穿是假的,那也起不到作用啊!”

    宋泽珉皱着眉头:“接着说,究竟怎么回事。”

    伍营长很听话地往下说:“我走到快到邮局的路口,正好从里面拐出一辆邮政自行车,骑车的人是一名邮递员。”

    “他看到我,就问你是不是来取包裹的。”

    “我一愣,反问他怎么知道的。”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刚才他去部队送包裹单,回来之后发现送错地址了,正要过去把包裹单取回来呢。”

    “我把包裹单拿出来,他指给我看,这个门牌号是181号,因为前面的那个1太不明显,我给送到81号了。”

    “我仔细一看,可不是嘛!”

    宋泽珉挑了下眉:“那收件人的姓名呢?难道不是你的姓名吗?”

    伍营长想了想笑了:“那上面写的是‘伍莹长’收,人家那个是人名,我这个是职位名。”

    “然后,他就把包裹单收回去了。我就回部队了。”

    宋泽珉想了想:“那就去邮局找到那张包裹单。当时站岗的卫兵,可以作证,当时收到了给小伍子的包裹单。然后,小伍子去取包裹,发现错误,就把包裹单还了回去。”

    “这样,不是就可以证明,小伍子在下午2点到3点之间,去了邮局嘛。”

    伍营长也觉得这话有道理,松了口气。

    宋依依却警告道:“我觉得,背后之人费了那么大的劲,安排伍叔叔背黑锅,那张包裹单恐怕找不到了!”

    伍营长呵呵笑着:“没事,即使已经不在邮局了,也可以去181号那户人家去找。”

    宋依依同情地看了伍营长一眼:“我的意思是,那张包裹单是假的,就是在邮局里都不会有存根。”

    宋泽珉灵光一现:“那就找那名邮递员呀。”

    宋依依叹了口气:“如果我猜测准确的话,那名邮递员也是假的。”

    伍营长蹭地站起来:“那怎么办!难道我只能让人诬陷!”

    宋泽珉拍了下桌子,示意他坐下:“不要着急,我们慢慢想办法。”

    “而且,我要提醒你的是,如果你真被定了罪,可不是仅仅名誉有损,还会被开除出部队,并且进监狱。”

    伍营长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是要彻底毁了我!”

    宋依依直接发问道:“你们当时去东陵后山,肖团长和张营长没去吗?”

    伍营长立刻解释道:“张二在二天前,休探亲假了,回老家看他爸妈。肖团长当时在师部,汇报工作呢,来不及通知他了。”

    宋依依又问道:“给袁萍和杨政委送信的,都是什么人?”

    伍营长回忆道:“袁萍说是一个小孩送来的。杨政委也说给他送纸条的是个小孩,就是不知这两个孩子是不是一个人。”

    宋泽珉点点头:“这个小孩子得找,问问他究竟是什么人,指使他的!”

    “还有那个邮局也得去一趟,万一能找到那个邮递员,或者包裹单的存根呢!”

    伍营长应下之后,急急地就要去实施。

    宋依依立刻阻止道:“伍叔叔,你等一下。”

    “爸爸,你忘了现场还有一个丁洁吗?你忘了她和张营长的关系了吗?”

    “现在,最紧迫地需要派人去核实清楚,张营长真的回老家了吗?”

    宋泽珉叫道:“你是怀疑张二实施的强奸!”

    宋依依点点头:“有何不可!不然,为何还要陷害伍叔叔,强奸犯这一举动有些反常,恰恰可是说明问题。你想啊,把袁萍的眼睛蒙上,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强奸犯不想让袁萍看到他的长相。”

    “为什么不想,让受害人看到他的长相呢?那是因为袁萍是认识他的,或者他就想嫁祸于人!”

    “特意透露出伍叔叔,让受害人以为,伍叔叔就是强奸她的人。”

    伍营长举起拳头,狠狠锤了一下桌子:“我虽然和他互相看不顺眼,但是他这么做,是不是太过阴损了!这哪里是一名军人,能够做出来的事儿啊!”

    宋泽珉叹了口气:“也许是那个坏女人出的主意呢。”

    伍营长瞪着眼睛:“那他也不应该同意啊,这他娘的,还是战友吗!有什么不满,当面说出来,或者实实成成地打一架!”

    “哪有这么阴人的!这么陷害我,如果我找不出证据,我这辈子都得顶个强奸犯的名头,我的孩子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说着说着,他的眼睛都立起来了,转身就走,这是要去找证据了。

    宋依依微微皱着眉头,怎么会心里有些不安呢?她闭了下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又捋了一下案情。然后,自然地由丁洁联想到了蔡春华……

    宋依依猛地抬起头,看向宋泽珉:“不好!爸爸,你赶紧给王政委和贺师长,打电话,让他们保护好袁萍的人身安全!”

    看着宋泽珉拿起电话话筒,开始播号码盘,宋依依又补充道:“爸爸,你还要跟他们说一下,伍叔叔从上午8点29分到我家,然后来这里找你,一直到……”

    宋依依看了一下手表:“一直到10点43分离开。这段时间里,除了我们俩,还可以找到其他证人,证明伍叔叔没有无故失踪!”

    宋泽珉已经拨完号码,正在等着总台接通:“你是说,这段时间里会发生,什么不利于小伍子的事情?”

    听到总台接通了,停下刚才的话茬:“喂,请转317。”

    等着转接的空档,宋泽珉有些忧心地,扭头看向宋依依。

    宋依依有些严肃:“我只是猜测,但愿不会!”

    宋依依即使坐在沙发上,与话筒距离有四米多远,仍旧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接电话的是贺师长:“喂,哪位?”

    宋泽珉应道:“贺师长,我是泽珉。”

    贺师长那边“咣当”一声,这是把喝水缸子放在桌子上的声音:“泽珉,你是有什么事儿吗?长话短说,我这面有急事要处理!”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