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 投机倒把
    宋依依挤到前面,两旁的人,只是往边上让了让,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首饰上呢,谁也没有抬头,去看谁。

    宋依依没有上手,看着兜子里的,各种花样的景泰蓝手镯和耳坠。

    景泰蓝,又称铜胎掐丝珐琅,是一种将各种颜色的珐琅,附在铜胎或是青铜胎上,烧制而成的,瑰丽多彩的工艺品。

    宋依依在前世,曾拥有一对清代的金胎掐丝珐琅梅瓶,那是曾经的宫廷珍品。色彩润泽鲜明、胎骨厚重坚实、掏丝整齐匀称、镀金灿烂光亮。

    眼前的小首饰,是无法与那对梅瓶相比的。

    但它出现在十年大运动刚刚结束,国家对于居民还实行供应制的七八年街头。色彩鲜艳、小巧玲珑、古香古色,就这些特点,足以吸引人们的目光!

    宋依依不像旁边的人,眼花缭乱,犹豫不绝地用手拿着好几样,在那里比对,迟迟下不了决心。

    她用精神力,直接挑了三只手镯,一只天蓝色桃花纹手镯、一只宝蓝色梅花纹手镯、一只翠蓝色海棠纹手镯。

    这三只手镯,几乎是矬子里拔大个了,釉色相比其它的,要均匀一些,也没有明显的砂眼。

    卖小首饰的人,从宋依依一过来,就注意到她了。

    见这女孩这么快就挑好了,而且还是他这批货里,最好的三只手镯,暗暗猜测,这女孩祖上,不会是什么大家族吧?不然,怎么看着,好像识货呢。

    “手镯一块钱一只,您给三块钱!”

    “不过,先说好,我这些东西,都是厂子里的处理品,多多少少都有些毛病。您别到时,发现问题了,后悔。”

    宋依依也不讲价,这传统工艺品,虽然有些瑕疵,但她认为值这个价,直接掏钱,付了三块钱。

    卖小首饰的人,趁着宋依依把三只手镯,放进背包里的机会,推销着:“不看看耳坠了,便宜,才一毛钱一对。”

    旁边的一个小媳妇也挑好了一只镯子,却不付钱,站在那里,讲起价来:“您刚才说了,这镯子不是合格品,那一块钱就太贵了,八毛吧!”

    买小首饰的人,苦着脸说:“要不是有点小毛病,能这么便宜吗!”

    “我可是从厂子里,花钱买的这些东西,是有本钱的,您总不能让我赔钱吧。”

    宋依依从这圈人里,退了出来。

    她觉得即使现在还是计划经济,但老百姓因着节俭的美德,还是会无师自通,进行讨价还价的。

    刚才那小媳妇手里的镯子,比对自己买的镯子质量,还真就是值八毛钱。

    宋依依刚要离开,那圈人中,突然响起了一道有些尖刻的声音:“这不是宋依依嘛,你不在学校里老实呆着,到处瞎逛什么!”

    “也不怕找不着回去的路,学校里的老师,不得受累连夜找人呐!”

    “也是,到了京城,被迷了眼吧。认识这个吗?”那女孩,扬了扬手中的镯子:“这叫景泰蓝,在京城里才能见到!”

    “没见过吧,土包子!”

    宋依依静静地看着,满脸不屑的牛晓丽,直到她越说声音越小。

    周围的人,全都看向抬着下巴,高傲地说着话的女孩。

    然后,顺着这女孩的目光,又看向宋依依。

    原本还有人在想,被说的人,可能真没见过世面吧。

    可是,当她们看到宋依依,齐齐被晃了眼。

    其中,一个被她孙女拉着,一起挑首饰的老太太,惊呼出声:“这哪里是土包子!这周身的气派,简直堪比当年的郡主!”

    她孙女来了精神,瞪圆了眼睛:“你是旗人?”

    宋依依看着这女孩,脸上虽有几颗浅色雀斑,但却不影响她的可爱:“不是,我是汉族。”

    她孙女歪着头:“可是我奶奶,说你气质高贵呢!我奶奶可是见过真正的清朝郡主,她说你能比得上,那就一定能比得上。”

    宋依依朝她奶奶笑笑,然后举步往学校方向走。

    那孙女靠回她奶奶身旁:“真漂亮!比我们学校的校花还漂亮!”

    她奶奶用手点了点她的脸:“小雯,你今天烧也退了,明天就得去上学啊!”

    牛晓丽看着,这对觉得宋依依好的一老一小,不屑地哼了一声,把手里的镯子,往手提包里一扔,转身就走。

    卖小首饰的人,这个心疼啊,不满地说道:“你这人,不买就算了。你这一扔,万一砸坏了东西怎么办!”

    牛晓丽猛地转回身:“你个投机倒把滴,你信不信我这就找人,把你抓起来!”

    卖小首饰的人,一时哑言。他确实是偷偷摸摸地卖东西挣钱,不然也不会专走胡同。

    牛晓丽见对方不吱声了,立时扬了扬下巴,一转身就走了。

    庄墨象知道,宋依依能应付了这种人,也不会同意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帮她。所以,就站在不远处,一直看着。

    等到宋依依平静地离开,他也不好跟上去,只得目送宋依依过了马路,最后进了中医学院的大门。

    但是,庄墨象却把牛晓丽这个人,讨厌得彻彻底底。这女孩难道不明白,不作不会死的道理!

    宋依依的心情,丝毫没受到影响。她脚步轻盈地回了宿舍,一看只有冯德萱在。

    冯德萱看是宋依依回来,就可怜兮兮地说:“你终于回来了,可无聊死我了!”

    宋依依眨眨眼睛,难道无聊能让这个表情甚少的人,正常化了:“怎么了,看你这么委屈?”

    冯德萱干脆从上铺下来:“今天一整天,这些人就讨论什么社、什么社!你没见,人都没在嘛,她们去自己感兴趣的舞蹈社、琴社,哦,还有易经社,参观去了!”

    宋依依把明天上课的教材,准备出来:“那你怎么没去?”

    冯德萱拧着眉毛:“我问了呀,有没有武术社,没有啊!”

    宋依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们学校,没有也正常,估计体育学院能有武术社。”

    宋依依看她无精打采的样子,招招手:“我在路上,买了几只手镯,你要不要看看?”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