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 神秘的易经社
    “哎呀,多亏你没去,这个琴社,连个琴影都没有!”

    正在抱怨的冯德萱,看到宋依依朝她眨眼睛,不解地问:“老幺,你眼睛不舒服啊?”

    宋依依垂下眼帘,心里暗骂了一句,这个小笨蛋,还是练武的呢,后面跟个人,都不知道!

    看到宋依依和冯德萱的互动,马远山觉得,女孩子之间也挺有意思的。

    忍住笑,他开口说道:“宋依依,你好!刚才听你们说到舞蹈社,你们是要参加,还是也去看看?”

    冯德萱猛地转过头,指着马远山:“你刚才是不是一直跟着我,过来的!”

    马远山很无辜地看着她:“我要回棋社,碰巧走在你后面。”

    冯德萱怎么想,怎么不对劲,愤愤地转回身:“老幺,我们走。”

    马远山也不恼,接着说:“舞蹈社的情况,跟琴社是一样的,它是在护理系教学楼里,借用了一间储物室。杂物昨天就搬出去了,现在就是一间空屋。”

    看到宋依依在听,他又补充道:“舞蹈社也是什么都没有,连真正会舞蹈的老师,也没有。”

    此时,他们三人已经走出了,管理系教学楼的楼门。

    马远山接着释放善意:“我建议你们,不要去舞蹈社,参观了。它的发起人,是牛晓丽她们宿舍的八个人。”

    宋依依挑了下眉:“我半个多小时前,还在学校外面,看到牛晓丽了。”

    马远山见宋依依搭了话,非常高兴,立时回道:“其实,主要发起人是她们宿舍的另外三人,还算有些舞蹈基础。牛晓丽就是凑热闹的。”

    冯德萱故意挑着毛病:“你怎么会知道,牛晓丽宿舍的事情?”

    马远山非常坦然:“她宿舍里,有个同学是我小姨家邻居的孩子,那邻居托我在学校多照顾一下他孩子。”

    “昨天,还是我找的人,帮她们搬的那些杂物呢。”

    宋依依感受到他的善意,但同时也听到了他的心里话,才知道马远山,居然知道自己是蒋家的干亲,有与自己交好的打算。

    有所图吗?即使真的交好,自己也不会为他与蒋家搭桥!看来,还是做同学的安全。

    宋依依客气地致谢道:“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些,不然我们俩还会因为好奇,再跑去舞蹈社,看看呢。”

    马远山适时地宣传道:“要不你们加入我们棋社吧,我们棋社的发起人,下棋的技术还都不错。”

    “其实,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棋虽然种类多,但也好筹集。如果学校解决不了,我们发起人,每人从家里带来两副棋,捐献给大家用,棋社就可以正常开展活动了。”

    冯德萱有些疑惑:“你既然是棋社的,为什么刚才在琴社呀?”

    马远山根本不计较,冯德萱刚才对自己的态度,耐心地回答:“琴社的三个发起人,今天下午缺席了一个,我被老五拉去顶数的。”

    冯德萱的态度也缓和下来:“那你这么离开,他们不是又缺人了吗?”

    马远山笑了:“我都坐那儿,一下午了。缺席的那个人,说七点钟就能赶回来,过一会儿,他也应该到了吧。”

    宋依依觉得,马远山的性格,还真是不错。最起码,在这几次见面中,他表现得都比较平和、冷静。

    马远山看着宋依依:“要不我把我知道的社团情况,都跟你们说一下吧。免得因为好奇,你们再跑了冤枉路。”

    宋依依觉得,听一下社团介绍,应该不超出同学互助的范畴,遂应道:“好啊,那麻烦了。”

    马远山开始了介绍:“还有一个比较靠谱的社团,是书法社。他们只要有地方、有桌椅,入社的同学,自己带笔和纸,就可以集中在一起,练习书法。”

    “书法社的地点,在药学系教学楼的一楼。发起人一共五人,都是药学系的同学,其中有一人,你们也认识,就是任小飞,我们宿舍的老三。”

    他看到宋依依和冯德萱,都听得仔细,讲得越发起劲:“还有一社团,就是易经社。这个社团挺神秘的,听说能相面、算卦、推演过去、未来事!”

    “当然这话儿,是易经社的发起人,自己说的。不知是真有这本领,还是夸大其词了。”

    “他的发起人有四人,其中一人你们也认识,就是曹赫,我们宿舍的老二。”

    冯德萱插了一句:“你们宿舍,好像除了我们班长外,都是什么社的发起人,怪活跃的!”

    马远山垂下眼帘,复又看向宋依依:“说句实话,发起社团,只是为了找到兴趣相投的朋友。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还有,你们班长也发起了一个社团。也就是说,我们宿舍全部都挺积极的,呵呵。”

    冯德萱追问道:“我们班长发起的是什么社团,没听他说呀?”

    马远山侧过来,看了眼冯德萱:“当时好像是,他和另二个发起人,在乒乓球和篮球之间,犹豫来着,最后不知他们定下的是哪个。”

    宋依依见他们俩的对话告一段落,就问起了自己感兴趣的:“能说一下易经社,另外三个发起人吗?”

    马远山愣了一下,随即开着玩笑:“我这么尽心尽力,你怎么不对棋社感兴趣,当着我的面,问别的社团,太不给面子了!”

    心里却惊讶不已,宋依依难道知道,另外三个发起人的家世也不简单!

    宋依依非常淡然:“我目前为止,哪个社团也不准备参加。我只是好奇,能够推演过去、未来事的高人是谁!”

    马远山一听,倒也释然了,就尽自己所知,介绍起来:“那三人都不是我们学校的。”

    冯德萱疑惑道:“不是我们学校内部的社团吗?怎么发起人,只有一人,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啊?”

    马远山挑了挑眉:“这个社团比较特殊,四个发起人分属四个学校。它是校际组织,不是哪个学校的校内社团。”

    宋依依暗叹,这个曹赫不容易啊,关系网拉得这样开,看来野心不小!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