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肺腑之言
    虽说大学明面上,都不赞成搞对象,像自己学校还明令禁止,但苏明可不会,傻到遇到好的,还不下手的地步!

    而彭秋艳想要加入易经社,当然不是为了找对象。她是想要交朋友!

    她原本在家乡时,挺有优越感的。

    可是,当到京城上学后,彭秋艳发现自己没了自信。

    无论是年纪比自己大的同学,还是岁数比自己小的同学,眼界都比她宽。

    在宿舍里,她的家境是最差的。就连在食堂里吃饭,几个人坐在一起,她买的菜都是最便宜的、最单一的。

    虽然知道大家需要比的是学习,但彭秋艳还是很在意这些的。

    因此,她和苏明一拍即合,决定加入易经社。

    彭秋艳幻想着,如果能够通过社里活动,认识并结交上大官家的孩子,那么,以后随着友谊的逐渐加深,她得到的帮助,一定会越来越多的!

    两人填好了表格,就由曹赫进行面试。

    曹赫看了看申请表,才知道,面前这两个人,和宋依依是一个宿舍的。

    他本想问问,她们宿舍的其他人,是不是也想要加入易经社。但是,为了不破坏易经社,都是别人哭着喊着,想要加入的形象,曹赫艰难地丢掉了这个想法。

    曹赫问了几个比较简单的问题,实际上他在看了家庭状况那栏后,就想把彭秋艳淘汰掉,但最后还是让两个人都去测试了。

    目的就是,这两个人回去在宿舍里,一宣传,其他人觉得好,当然就会来报名了。

    彭秋艳和苏明,答的头昏脑涨,才交了写满了字,但不知对错的测试卷。

    等二人回到宿舍时,已经熄灯了。

    第二天一早,宋依依第一个起了床,洗漱完毕,出去晨跑了一圈,才回来取饭盒。

    冯德萱、邓欣、李海云,也陆续起了床。

    冯德萱昨晚睡得不比宋依依晚多少,所以,今早在宋依依起床后不久,她也起床,先去了厕所,打理自己。

    等宋依依回来,她就拿了饭盒和书包,挽着宋依依的胳膊,把半个身子的重量,靠在身边这个,骨架比她瘦一圈的人身上,有气无力地一步一步下楼。

    宋依依看她的脸色有些发白,关心地问道:“你肚子很疼?”

    冯德萱小声地说:“不很疼,但是丝丝拉拉地疼,让人太难受了!”

    宋依依微微皱着眉头:“那你以前没调理一下呀?这样每个月多招罪!”

    冯德萱小声说道:“我以前没这毛病。就是三年前,我家那里遇到一次台风,下暴雨,我堂叔家的小弟,出去玩一直没回来,大家都帮着去找人。”

    “我也去了,正赶上那时是特殊情况。”

    “嗯,好在人找到了,只是被冻得感冒发烧,大病了一场。”

    “我从那时起,就添了这个毛病,一到这个时候,就肚子痛。但痛的不严重,就是一直痛,真的挺折磨人的!”

    宋依依半拖着她,出了宿舍楼:“你那是寒气入体了。那个时候,手都尽量不要碰凉的东西,更何况你是脚碰到了冷水。”

    冯德萱咝了一声:“我不是碰到了冷水,那时街上的雨水都没膝了,我是脚和腿,就一直泡在冷水里。”

    宋依依可怜地看了她一眼:“多亏你从小练武,气血旺!不然落下的毛病会更严重,甚至会影响到生育。”

    冯德萱身子一抖:“这么严重!那我等放假回家了,就去找老中医,开汤药调理一下。”

    站在食堂门口的马远山,朝走过来的宋依依和冯德萱,招招手:“早啊!”

    宋依依笑笑:“不早了,都让你等了。”

    马远山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是我来早了几分钟。”

    三人走进食堂,那位一直对宋依依,照顾有加的大婶,在窗口里面招呼道:“你今天多亏来得早,今早我们蒸了羊肉大葱馅的大包子,只有这五大盆,一个窗口一盆,卖完就没有了。”

    宋依依笑吟吟地说道:“真的呀,那我得多买些。”

    刚要报数,宋依依却不知道,马远山能吃多少,别买少了,人家不好意思说,再吃不饱,遂回过头问:“马同学,你多少包子能吃饱?”

    马远山还真不好意思说多,毕竟女孩子请客,迟疑了一下才说:“六个吧。”

    宋依依扫了他一眼,转过头:“大婶,给我来四个,给他来八个包子。另外,一人一份二米粥。”

    大嫂麻利地盛粥、拿包子,顺便看了马远山两眼,压低声音,但其实音量也没小多少:“姑娘,你才十六,得把精力放在学习上。考上大学也不能松劲,学好本事才是真格的……”

    宋依依看着,就像说自家小辈一样,说着自己的大婶,虽然长相普通,但她怎么看怎么顺眼,这人是关心自己,才说的这些大实话:“大婶,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学习。”

    “马同学是昨天帮了我一个忙,所以今天,我请他早餐做答谢的!”

    大婶笑了:“这就好,嘿嘿,我多管闲事了。”

    本来端着饭盒,转身要去找位子坐下的宋依依,停住了:“大婶,您是为我好,怎么是多管闲事!”

    “我们都是没什么生活阅历的年轻人,您这样吃过苦、受过累的大人,在旁边帮我们警醒着,是多好的一件事!”

    “大婶,再来四个包子!”

    旁边打饭的,其他系的同学,正在琢磨着这听似简单,但好像很有道理的话儿,末了却听到“再来四个包子”的豪言壮语,不禁都乐了。

    觉得这名漂亮的女同学,越发地接地气。

    因自己被理解、被尊重,进而正处于感动的大婶,闻言哈哈笑了,重又爽朗起来:“你吃四个还不够,这包子个头都快赶上馒头了。”

    “放哪里?把你饭盒递过来。”

    宋依依眨眨眼睛:“大婶,这四个包子,我是给您买的,谢谢您那么有哲理的教诲!”

    大婶愣了一下:“我们供饭的。”

    宋依依把饭票,往窗口里一放:“供饭,吃的也就是馒头、粥,到时包子早就没了。”

    “大婶,您呐,刚才是肺腑之言;而我呐,现在是诚意之举。”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