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二章 标志
    罗晋桓直接建议道:“我们在这里猜,也不一定准,让人好好审审那个已经被抓了的汤宝国,撬开他的嘴不就知道了!”

    庄老爷子和贺老爷子对视了一眼,当然明白罗晋桓所说的审是什么意思。

    庄老爷子刚才斗嘴没赢,不自觉又甩出一句:“一定是因为汤宝国是直接雇小混混的人,你就打算借此机会,狠狠整治他!”

    罗晋桓斜了他一眼:“你的想法可真多,我没别的想法,只想着赶紧弄明白这些通话内容是不是有问题!”

    贺老爷子雷厉风行,直接拿起话筒,给卫戍部队的师长打电话,命令他尽快审问已经从公安局押过来的汤宝国和孙仁义。想办法,撬开他们的嘴,得到有用信息。

    再有审问一下,景家的电话通话内容是不是内藏玄机。电话内容这就派人给他送过去。

    时间往回推一个小时,卫戍部队派出去的人是雷震和汪晨曦,他们一早接到命令,立刻前往公安局。

    因为刘局长的遇险,局里办案人员的心里都绷着一根弦,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遇到坏人袭击!

    当得到市里领导的电话指示,再查看过两名军人手中的批文,副局长把手一挥,办案人员马上就把汤宝国和孙仁义以及他们审问的记录、证人证言都交了出去。

    看着已经驶远了的吉普车,几天几夜都没好好休息的办案人员,立时松了口气。

    车上,戴着手铐子的孙仁义看到穿着军装的人,心里就是一颤,不就是雇用小混混堵人的事儿嘛,怎么部队还出面了?难道是事情严重了?

    他堆着笑脸:“请问这是带我们去哪儿呀?我可没犯罪,不能……”

    “闭嘴!”坐在孙仁义和汤宝国旁边的雷震不耐烦地喝了一句,然后拿出两个绿布袋子,一人头上套了一个。

    开车的汪晨曦乐得嘴都歪了,这两个绿布袋子是他们出去野外训练时,装打到的飞禽或者野兔、野鸡之类小动物的袋子,里面全是动物粪便、血迹,脏得不行,他本来都要扔了的,没想到这次派上了用场!

    车子很快开到了卫戍部队,雷震和汪晨曦把两人押到指定的屋子。

    卫戍部队的师长正看着那些案件资料呢,就接到了贺老爷子的电话。

    坐在旁边的雷震和汪晨曦,同样听到了话筒里传来的贺老爷子的话儿,两人对视一眼,首长这是关注了,看来这个案子不简单呢!

    汤宝国被人架着,换了个地方,又被按在一把椅子上。

    随着又腥又臭的绿袋子被拿开,汤宝国手脚发凉地睁开眼睛,看到他面前坐着三个人,其中两位正是把他们从公安局里接来的人。

    坐在中间的人突然问道:“你家有人参吗?”

    汤宝国觉得自己被污秽之气熏得脑袋已经发蒙,想了半晌:人参是啥东西?我家有人参吗?

    然后,才有些呆滞地回答:“我家要人参干啥?没有。”

    中间那人满意了,又问道:“你爸有心脏病?”

    汤宝国更晕了,这是审问吗,这是聊天吧:“我爸没有心脏病,有气管炎,抽烟抽的。”

    中间那人朝他笑笑:“你身上的玉牌哪儿来的?”

    汤宝国一惊,那玉牌让公安搜走了,是查出什么了吗?

    他愣愣地问:“玉牌没了,让公安拿走了……玉牌,我是在路上捡的,觉得挺好玩的,它有什么问题吗?”

    中间坐着的人闻言嘿嘿笑了,朝他两边的人抬了抬下巴:“教教他,人呀不能说谎!”说完双手抱胸,闭上了眼睛。

    中间坐着的人是雷震和汪晨曦的师长。

    这二十年间,田师长以当时地方部队的连长级别调入卫戍部队后,不知抓了多少特务、间谍以及破坏分子,对于对付死硬、难缠分子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

    靠着破获了多次大案、要案,从个连级干部升到了如今的师级干部。

    雷震和汪晨曦早就看汤宝国这小子不顺眼,居然出钱雇小混混想着欺负宋依依,站起身就朝他走过去。

    汤宝国睁大了双眼,他们要干什么?

    然后,他就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了……

    三分钟之后,汪晨曦把趴在地上的汤宝国拽回到椅子上。

    汤宝国嘴里塞的抹布被拿下来,他满脸煞白,看着两人坐回自己的座位,雷震拿起笔准备接着记录。这才小心翼翼地抗议:“怎么能打人呢!你们这是违反纪律的……”

    汪晨曦腾地站起身,吓得汤宝国立刻闭上了嘴。

    雷震幽幽地说道:“打你,谁看到了?再说你这张脸好好的,谁打你了!”

    汤宝国心里暗骂,都打在身上了,脸上当然看不出来。

    中间坐着的人又一次开口道:“说吧,玉牌从哪儿得来的?”

    然后,看了眼正要张嘴说话的汤宝国:“不要再说谎了,再说慌的惩罚可就要加重了!”

    “哦,忘了告诉你,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都知道!”

    汤宝国皱着眉头,都知道还问我干什么?又想着更重的惩罚是什么,心里越发害怕了。

    雷震眯着眼睛说道:“赶紧滴,说实话,不然我把你重新回炉!”

    汤宝国身子明显抖了一抖,看着面前三人越发冰冷的目光,想想既然他们都知道了,我说了也没什么吧:“我从我姐家拿的,我看着这是块好玉,应该挺值钱的,就拿了。”

    中间坐着的人又问:“玉牌上的图案是什么意思?”

    汤宝国想着那个绿油油的骷颅头:“我不知道啊,我偷偷问过我姐,我姐说她也不知道。”

    他抬眼看了眼已经握紧拳头的汪晨曦,连忙补充道:“我后来问我外甥,他说这是个标志!”

    雷震不由抬起头盯着他,等着他的下句话。

    汤宝国却闭上了嘴巴,汪晨曦一拍桌子:“往下说,什么标志?”

    “啊!”汤宝国苦着脸:“他没告诉我,我不知道啊!”

    “我就觉得他说这话时,是非常自豪的……我想着,那一定是非常厉害的标志了,我就随身带着来的……”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