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三章 不欢而散(月票550+)
    宋依依看看周围,觉得自己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显得很是响亮,可别惊动了附近的居民。

    她只得打开后车门,坐在驾驶位的后排:“你就看着景家母女这么蹦跶,不管管吗?”

    庄墨象回过头,看着宋依依眨着亮亮的眼睛:“要是真让她们得了逞,庄家可就乱了。”

    庄墨象毫不犹豫地拒绝道:“庄家要是连这两个跳梁小丑都应付不了,那早晚会被倾覆掉。”

    宋依依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就说道:“再看看景权在干什么?”

    说着,再次探出精神力,在景家的书房里看到了正端坐在书房的景权。

    此时的景权,哪里还有平时那副谦逊谨慎的样子,满脸的阴沉,眼睛透过博古架,就那么死死盯着小暗门。

    心里骂道:“多亏老子动作快,不然就被那帮兔崽子给搜到证据了!”

    “那天晚上是怎么回事来着,自己好像好像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会是人吗?如果是人,会是谁?他来我家干什么?”

    “一早起来,想起那么一幕,自己查看了家里所有的重要部位,什么也没少。”

    “不过,幸亏老子觉得不对劲,一贯小心,不然真是会出事的!”

    想到此,景权突然站起身,快步进了景云霞的屋子,看着女儿说道:“那药你妈给你了吧,好好用!”

    “我得了消息,庄德培那小子在查我呢!等你嫁进庄家,我和他成了亲家,他自然就不会查了,或者随便打个报告,敷衍了事。”

    “所以,你必须成功!”

    然后把目光转到他媳妇身上:“你把那些姿势和什么要点都详细讲给咱闺女,让庄德培的儿子彻底离不开咱闺女,那时我们就会渐渐有了话语权……”

    然后,景权挑着眼角,非常得意地出了景云霞的房间。

    宋依依简直无语了,这一家子的想法怎么都这么奇怪呢!用手段还不知能不能嫁进去,就开始幻想庄家为景家所用了。

    景权他媳妇也不害臊,很是得意地说道:“小霞,天不早了,今天先睡觉。明天妈就把那些如何才能伺候好男人的东西都告诉你,让那小子整天围着你转,撵都撵不走。”

    说完,她也起身离开了。

    又过了一会儿,景家所有房间的灯都灭了。

    庄墨象对宋依依说道:“我们也回去吧。”

    宋依依一挑眉毛:“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话音未落,她就下了车,朝景家疾行而去。

    因为天气渐暖,景家客厅的窗户一直没关,所以宋依依捡了个便宜,直接从这里进了景家。

    然后,轻车熟路地进了景云霞的房间。

    景云霞背对着房门,躺在床上,正幻想着她一切顺利,得以嫁给庄墨相的情节呢。

    宋依依手一扬,一道银光闪过,一根细细的银针就插入了她脖颈的一处穴位。这姑娘立刻就晕了过去。

    宋依依这才走到床边,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小纸包,打开,然后将里面的药粉慢慢撒在了景云霞的脸上、脖子上、睡衣上,以及光溜溜的胳膊和小腿上。

    再一伸手把那根银针拔下来,收好。

    等宋依依从二楼景家的窗户出去,脚刚一着地,就被候在外面的庄墨象一把揽住了腰,直接扛在了肩膀上。

    宋依依在那人的肩膀上,被颠得难受。挣了几下,也没挣脱,只好用手抓着他的衣服,以此来减轻颠簸的幅度。

    直到宋依依被放进副驾驶的座位上,她才喘匀了气,极为不满朝着刚启动车的庄墨象低喝道:“我又不是没腿没脚,自己会走,你干什么扛着我,很难受知不知道!”

    庄墨象满脸的冰霜:“我刚才还以为你胆子小呢,你这胆子哪里小了,简直是太大了!”

    “你就这么进了景家,要是被发现了呢!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

    “再说,你要去,事先告诉我一声,也让我心里有个底呀。你倒好,甩下我,就自己蹦跶着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

    宋依依被说得有些心虚,但却梗着脖子:“我不是没事嘛!我就给她下点药,做为她上次给小混混提供我画像的惩罚!”

    说完,扭过头看向窗外。

    一路上,两人谁也没开口。

    到了家,宋依依下了车,直接回了自己的屋子。

    车上的庄墨象有些后悔,自己刚才说话的态度不好,依依这是生气了。

    可是,转念一想,她这大胆的行为必须要给纠正过来,不然以后很容易出事的!

    遂稳下心神,回了自己所住的屋子。

    庄墨象看着屋子里齐刷刷地坐着的四个人,真是不想搭理他们。但想着他们对依依的关心,还是耐下性子,简要地说了一下今夜看到的情况。

    武淑好的大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那个景云霞就想着用那药给人喝了,她好成事。可是,她没想过,即使真的因此嫁进了庄家,是公婆能喜欢她,还是丈夫会对她好!”

    “她的爸妈还对她寄予厚望,帮着她做那见不得人的事儿。这一家子怎么净想着歪门邪道呢!”

    杨丹搓了搓胳膊,有些女人太可怕了。自己以后一定要睁大眼睛,离这样的人远远的!

    邵烈潭问道:“小师弟,你即使不出手,是不是也应该提醒庄家一声?”

    庄墨象面无表情地说道:“不用。”

    一想到因为去趟景家,就跟依依吵了嘴,心里塞塞的。自己和她一年里根本见不了几次面,这好不容易见上一面,还不欢而散了。

    诸葛明昊看着庄墨象的表情不对,问道:“发生什么事儿了?”

    庄墨象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他想知道依依为何生气:“依依自作主张去给景云霞下药,倒不是因为庄家,而且因为上次景云霞给小混混提供了依依的画像。”

    “依依事先也没和我说,猛地下了车就去了景家。把我担心得不得了。”

    “多亏我跟着她过去了。景家外面有两组人马守着,我把人直接弄晕了,不然他们就发现依依了。”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