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章 等来了你(jly69+)
    宋依依却在暗叹,等到一九八零年,全国就会严格推行“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了。

    一直到二零一六年,国家才又适当放松了计划生育政策,允许适龄夫妻要二孩。

    计划生育是新华夏国一项独有的国家决策,它有效地控制了人口增长,同时也解决了老百姓吃饱、吃好的问题,但却带来了几十年后国家的人口老龄化、男女比例失调的社会问题。

    做为新华夏国的领导人确实不容易!

    感慨之后,只是个普通老百姓的宋依依,很快把注意力转移到电影上来,影片拍得贴近生活、生动有趣,不时地让人会心一笑。

    宋依依笑呵呵地看完了整部电影,朝同学们挥挥手,拎着旅行包就出了学校。

    过了马路,为了尽快到家,宋依依开始穿小胡同。

    拐出一条小胡同,宋依依皱了皱眉,为了不让长辈们担心,自己还是走大道吧!

    宋依依的精神力,在那个从过了马路就一直尾随在她身后的男人身上转了三圈,马上神色大变,直接拐进了一个更为僻静的小胡同。

    微微眯着眼,紧咬着后槽牙,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没想到姑奶奶的运气这么好,居然轻而易举地就等来了你,接下来我得好好和你算算账了!

    宋依依左手提包,右手探入内怀兜里,拿出了一个小纸包。

    小胡同越走越深,宋依依最后停到了死胡同的尽头。

    后面的男人,看到宋依依走进了死胡同,就觉得机会来了。毕竟是白天,他还不敢明目张胆地下手。

    但此时,一条死胡同,几户人家的大门都是开在另一边的,这里全都是后墙或者自家垒出来的小棚。

    他眼露凶光,从手提袋里拿出一段麻绳,两条粗壮的胳膊,肌肉隆起,发了狠地直接冲了过来。

    宋依依冷笑着猛地转身,举起旅行包就向他砸了过去。

    那人下意识地一躲,却看到女孩的另一只手扬出了一些粉末。由于离得太近,刚躲过了迎面砸来的包,再想躲过这粉末已经来不及了。

    他认为这粉末不是沙子,就是辣椒末、胡椒粉之类的东西,应该属于女孩子用来防身的无用东西,因此那人直接闭上眼睛,屏住呼吸。

    却在这一瞬之间,宋依依飞起一脚,狠狠地踹中他的小腹。

    那人哎呀一声,用手捂着小腹,深深吸了好几口冷气,附在他脸上的粉末就轻轻地顺势飘进了他的嘴里和鼻子里。

    这下子,之前以为自己面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女孩的男人面目狰狞:“你找死!”

    然后,目光阴狠地盯着宋依依:“本来想直接送你上路,但你既然这么不知好歹,我现在决定要好好享受一下,做为刚才你那脚的代价!”

    说着,他就朝宋依依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宋依依一步一步地朝后退去,直到身体抵住不知是哪户人家的围墙。

    那人桀桀地笑:“还想跑……”然后,就倒地了。

    对的,就是那个想要宋依依性命的男人,莫名其妙地倒在地上。他腰腹用力,想要鲤鱼打挺站起来,却发现浑身上下就像软面条一样,毫无力气!

    这时,宋依依看着他笑了:“小子,你这是用绳子勒人,勒上瘾了!”

    转瞬间笑容就没了,宋依依走过去,冷冰冰地说道:“昨晚你刚杀了人,今天就又出动了,很兴奋吗?”

    “杀死没有反抗能力的无辜女人,你他妈的还是个男人吗!”

    “不过,你这胆子倒是挺大啊,杀第一个人时,还知道要在晚上,转过天就敢在白天杀第二个人了!嗯,你确实没有人性!”

    说完,宋依依用脚去勾那人手里的麻绳。

    那人的手指急急地想用力,但却起不到任何作用。

    宋依依动作极快,用手把麻绳缠在那人的脖子上一圈,双手各拿一端绳子慢慢勒紧。

    那人从最开始的不可置信,到想要用手扯下绳子,无奈他现在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再到双腿突然抽搐,最后满脸发青,舌头伸了出来……

    宋依依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怎么样,要被勒死的感觉不错吧!”

    那人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他从未想到过自己阴沟里翻船,居然死在一个丫头片子手里。可是,绳子却在这时被松开了。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然后看到一双冰冷、厌恶、痛恨的眼睛。

    那人之前非常想要了面前这个女孩的性命,可是不知刚才被撒了什么药粉,已经连自保的力量都没有的他,现在最想的就是逃跑。

    他极力收敛眼中的恶意,让自己看起来无害,哑着嗓子乞求道:“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招惹你了。”

    看到宋依依面无表情,他闭了下眼说道:“你快走吧,一会儿我的同伴就会来了。到时,你想走都走不了了!”

    宋依依冷笑了两声,抬起拳头就砸在他的面门之上。

    “小子,你狡诈得很呢!都这个样子了,还说瞎话想着翻盘啊!”说着,又解恨地补上了两拳。

    那人的右眼迅速充血,鼻梁子已经歪在一边,鼻孔下面是两道血痕。宋依依很不满意自己的力度,这人就是看着狼狈,实则只是皮外伤!

    “说说吧,你昨晚为什么要杀那个女人?谁给你下的命令?”

    那人费力地动着嘴唇:“我没杀人,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宋依依嗯了一声:“看来我就不应该跟你废话!”

    白光一闪,一根针灸用的钢针就扎在了他的哑穴上:“既然你不想说,那就不用说了!”

    接着,宋依依一脚踹到那人的腰侧,那张令人厌恶的脸实实在在地与土地来了次亲密接触。同时,又一根钢针深深地扎进了他的命门。

    那人的脸被戕得有些破皮,疼得呲牙咧嘴,但却发不出声来。再联想到让自己没有一点力气的药粉,他有些明白过来,这个女孩不简单!

    随后,左后腰仿佛被蚊子叮了一下,他的心突突地跳,不知道接下来这个女孩要怎么对付他。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