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一章 清明
    他现在觉得自己就是案板上的死猪肉,任人分割!

    看着这个女孩近在咫尺,却奈何不了她,那个男人头上的青筋暴起,手指蠕动着。

    宋依依可不是普通人,看着这个人,就知道他心中所想!

    只要没有遇到比她精神力更为强大之人,没有遇到身上物件的术法等级高于她自身修为的人,任何手段都无法隐秘进行!

    宋依依眼中寒光乍起,足尖用力,就踩住那个男人的右手。

    熟知人体结构的她,在那只手上、小臂上狠跺了几下脚,又碾了两下。

    地上的男人面色苍白,张着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已经变形的手边落着一根极细的针,在阳光下闪着蓝色的幽光!

    宋依依嘲讽地看向他:“武力解决不了,就想用阴的啊!毒针呀,就是不知什么毒,要不我在你身上试试吧!”

    那男人惊恐地看向面前挂着笑的人,却浑身冰冷,觉得这就是一个恶魔,哪里是个娇软的女孩子!

    宋依依刚才那一刻是真的想要勒死他,为昨晚死去的服务员报仇,但心头最后的一丝清明,让她松开了绳子。

    即使这男人是杀人犯,自己也没有权利直接处决了他!

    宋依依看到他的手,立时想起就是这两只手昨天勒死证人的!做为甚有法制观念的自己,要不了他的命,还不能收些利息啊!

    遂对着另一只完好的手下了脚。

    于是,地上的男人两只手及小臂迅速且无声地粉碎性骨折了!

    地上的男人忿恨却无力,但他更为担心的是,这个女孩接下来会不会把毒针用到他身上。

    不过,很快他就不用纠结了,因为宋依依一个手刀砍到他的后颈处,他彻底昏迷了。

    宋依依手上裹着自己的手绢从他的内怀中掏出一枚玉牌,绿莹莹的骷颅头就这么在阳光下袒露出来。

    宋依依皱着眉,把玉牌扔进旅行包里。

    又拿出随身携带的少许卫生纸,从地上捡起那根毒针,包好同样放进了旅行包里。

    这人就他凶狠的行动力来说,比汤宝国和孙仁义要重要得多。可是,自己又没有手机,怎么能联系上干爸或者蒋小龙呢?

    宋依依散开精神力,在四周查看了一圈,发现不知是谁家的一间小棚没有上锁,里面堆着的都是些劈柴和冬天用剩的蜂窝煤和块煤。

    宋依依把地上的男人拖进小棚之中,把小门关上。运行起玉女诀,向家中疾行而去。

    平时要走十分钟的路程,宋依依不到两分钟就进了院子。快速走进罗晋桓的屋子,还好师父正好在家。

    宋依依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简要地说给了罗晋桓,然后就拨打蒋国柱的电话,让他赶快派人去****胡同十三号,带走昨晚的杀人犯。

    宋依依和罗晋桓没有耽搁,锁了家门就回到那间小棚前。

    打开小棚的门,宋依依不禁愣住了。

    那个男人踪迹皆无!

    在她身后的罗晋桓也吃了一惊:“人呢?跑了?”

    宋依依出了小棚,一边散开精神力开始查找,一边答着罗晋桓的问话:“不会跑的,最起码他自己是跑不了的!”

    “我给他用了软骨散,药效可以持续十二个时辰,也就是一整天二十四小时。他别说跑,就是爬都爬不了!”

    “我临走前,打晕了他,并点了穴。一般人会昏迷一个小时左右,而武者最快也要二十分钟才能清醒。”

    “现在满打满算才过了十五分钟,他不应该醒过来。而且即使他提前醒来了,因为我封了他的哑穴,他根本无法出声呼救!”

    罗晋桓的眉头皱得更紧了:“那是他的同伙把他救走了?”

    宋依依轻声说道:“在对付这人时,我早已查看了附近,他根本没什么同伙。”

    罗晋桓又说道:“那是不是他后来传了信息,他的同伙在你离开后赶来的,然后将他救走了?”

    这时,一直非常严肃的宋依依表情松了松:“师父,不用猜了,我找到他了,是被一户人家抬到屋子里。”

    “这户人家倒是好心,刚才不知道从哪儿借来了平板车,正商量着送他去医院救治呢!”

    罗晋桓眉头也松开了:“哪户人家?我过去与他们沟通一下。”

    宋依依指了指小棚后身紧挨着一户人家,罗晋桓急匆匆地往那家正门绕过去。

    宋依依跟在他身后,抿着嘴,有些生自己的气,暗骂道:“真是欠练!”

    原来,宋依依刚才发现那男人突然不见了,心里到底有些慌神,虽然用精神力竭力查找,也能与师父一句一句地进行分析,但到底没有做到缜密、冷静!

    要不是刚才看到那户人家的两个人小跑地推着平板车,嘴里还说着:“再快些,千万别晚了,人没送到医院就死了!”恐怕宋依依仍会漏掉就在自己身后的这家情况。

    是灯下黑吗?不是的,灯下黑根本成不了所谓的理由!

    情急之下,宋依依只用精神力沿着小胡同往大道方向推进,因为这里没有户门,就忽略了周边住家情况。

    如果静下心来分析,即使不借助精神力,她也应该首先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这户人家有人到小棚里拿东西,从而发现了那个男人!

    来人看那男人昏迷不醒,还两臂骨折,以为是遭了歹徒袭击,继而善心大发,这才想办法要送他去医院救治!

    宋依依揉了揉自己的脸,安逸无波的生活过得太久,应变和决断能力明显下降了许多。想通了自己刚才犯下的错误,她的心境重新清明起来。

    待她抬起头,发现自己跟着罗晋桓已经走到了这户人家大门前。

    因为刚才这户人家借来平板车,刚推进院子,所以大门是敞开的。但罗晋桓还是礼貌地站在大门口,敲了三下门。

    院子里的人,正要把仍在昏迷中的那个男人抬到平板车上。

    听到敲门声,其中一须发皆白之人扭头看过来,喊道:“有什么事儿吗?我们这儿正忙着,如果你没有急事,等一会儿再说。”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