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九章 旧账
    冯德萱神秘一笑,非常得意:“我们那儿的人心齐,内部团结!”

    宋依依又问道:“我哥他同学家在穗城,他怎么到你们那儿的?”

    冯德萱哼了一声:“后来,我去穗城吃早茶,偶然间碰到他了,就和他又打了一架!”

    “他那时才说,是他事先听说我们那里要摆席的事儿,特意去的。你说说,这人为了吃,什么事儿都干!”

    已经坐下的金友发,显然听到了步入餐厅的冯德萱的话儿,有些气愤:“你这人,就那么点事儿,让你记了十多年了!”

    “你心眼怎么这么小,难道一辈子都要拿这个说嘴呀!”

    冯德萱一抬下巴,斜睨着他:“不让人说啊,哼!你都做出来了还不想让人说!”

    “也行,这次你不准逃跑,我们出去打一架,你赢了,我以后就不提这事儿了!”

    和金友发同一宿舍的几人惊呆了,这女孩是和老二约架吗?现在的女孩子,也太彪悍了!看着外表挺文静的,可是一开口就是这么劲爆的话儿!

    金友发好歹是念军校的,综合成绩相当不错,全年级排名第十。

    他的功夫自然也不错!部队的军体拳、擒拿术早已熟练掌握,外加练了十多年的洪拳,就是学校的普通学员两三个人都近不了他的身。

    唐季军身上有种大男子主义,他不喜欢嘴里逞强的女人。皱着眉头真想让老二好好教训面前这个一脸挑衅的女孩,但是好男不跟女斗,他张不了这个嘴。

    方渠河看着冯德萱,心里暗叹,难道今天自己遇到了一个现代版的孙二娘!

    雷霆却挑着眉,笑嘻嘻地说道:“老二,人家女孩子都邀请了,那你就和她切磋切磋呗。”

    宋依依扫了他一眼,外表看着明明是一个阳光大男孩,没想到蔫坏呀!这人不愧是雷震的弟弟,只是身上的痞气比他亲哥要少些。

    宋依依笑吟吟地开口了:“今天既然是在我家翻出了十年前的旧账,那我有个建议,请两位当事人听听,可不可以采纳。”

    “此事源起于佛跳墙,那么我们就以佛跳墙来解决如何?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金大哥,当年是你们二人有约在先,不论年纪,不论男女都应信守承诺,对不对?”宋依依微笑着看向金友发。

    金友发有些脸红,他十分后悔当年的行为,即使是小孩子,但也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呀。如果当年少喝两口汤,也不会让一个女孩子追讨至今。

    虽然当着大家的面,承认这个过去的错误,很丢脸,但金友发觉得还是尽快了解此事吧。

    他刚想开口,就被宋依依抢了个先:“等一会儿饭后,我列出佛跳墙的全部食材,请金大哥准备其中的三分之二,二姐准备其中的三分之一。”

    “待佛跳墙做成之后,二姐食用三分之二,金大哥食用三分之一,如何?”

    金友发有些迟疑:“佛跳墙的食材有不少都很珍贵,想要买到难度不小,恐怕短期之内筹不全。”

    宋依依觉得这是一个智商不低,考虑问题也够全面、现实的吃货:“不需要在短期之内解决,只是把这件事情定下来,什么时候食材收罗全了,什么时候再烹制不迟。”

    “双方一旦同意,从今天起,就不要旧事重提了!”

    金友发闻言立刻点头:“我同意。”

    冯德萱皱着眉头:“既然让他赔我佛跳墙,为啥还让我准备食材?还有啊,凭什么让他吃三分之一!”

    宋依依轻对于吃货的护食有了新的认识:“二姐,凡事不要太钻牛角尖。”

    “我是按照当年你们二人各自过错大小划分的比例。二姐你抛开成见,仔细想想,就会明白了。”

    冯德萱一贯信赖宋依依,听她如此说,真就沉思起来。

    唐季军和方渠河忙里偷闲,一边看热闹,一边给每个男孩子面前的小酒盅倒上茅台酒。

    宋依依扭头朝另一张饭桌上的宋子安笑笑,宋子安立时接到了妹妹传过来的讯息,朗声说道:“各位,饭菜再不吃就该凉了。”

    “我和妹妹,非常欢迎大家来家里做客!”

    然后,举起面前的小酒盅:“我先干一杯,各位随意!”

    其他的男孩子也都举杯干下了第一杯酒。

    唐季军看着这个心疼:“诶呦,现在只剩下半瓶酒了,接下来大家都慢着点喝!”

    宋依依和宋子安做为主人,分别坐在两张桌,这样方便陪客。

    蒋新勇、白峰、向东方都直接坐到了宋依依的这桌。萧为庆想了下,也坐到了这桌,再算上两个女孩子,一共六人。

    曹赫、马远山则坐在了宋子安所在的那张桌子,他们希望结识这些优秀的军校生。反正蒋新勇、白峰都是和宋依依关系极好之人,以后总还有见面的机会。

    萧为庆平时在宿舍里话儿比较少,但今天他就是看着宋依依顺眼,所以也活跃了不少。

    干了一杯白酒的他,连吃了几口酸汤鱼:“这酸汤鱼做得好!酸辣味浓烈、醇厚,一吃下肚子,从里爽到外!”

    宋依依做为做菜之人,很喜欢厨艺被人认可,所做的菜品被人称赞。遂笑眯眯地说道:“千里求学不易,萧大哥多吃些熟悉的味道。”

    “可惜我不会做桂省菜,想着黔省紧邻桂省,也许口味相近,就做了这道酸汤鱼。”

    萧为庆大为感动:“我非常喜欢吃,谢谢!”一边吃着,一边想这样贴心的依依要是我妹妹多好!

    另一桌的方渠河也很惊讶:“大家多吃些神仙鸭子,这可是我们那儿的名菜。我尝了,味道不错!”

    宋依依“看”到其他人也都在找家乡菜,笑着解释道:“因为我会做的菜肴有限,食材更是不全,所以大家不要对号入座啊,并不是每个人的家乡菜都有的。”

    喝了一小盅酒的唐季军当然不会醉,但他情绪上来之后,话儿也多了些:“我说刚才我怎么没有找到西北菜呢!”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