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二章 配合
    一  邵烈潭看到了他眼中的仇恨和悲痛,见二人已经到了x光室外,没说什么,只是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内科主任慢慢收敛了情绪:“你放心,我就是折腾折腾他们,不会乘机要病人命的。冤有头债有主!”

    “我知道他们是先行来华会谈的小鬼子后代……”

    呢喃着说最后一句话时,内科主任已经进了冲洗片子的暗室。

    那名倭国翻译正在x光室里的x光机前照片子,邵烈潭站在门外等候,目光冷凝,屠城之恨啊!太过沉重的血海深仇,难怪内科主任会这么主动配合。

    而且也要庆幸内科主任是个是非分明之人,不然先下手收拾一个倭国人解解恨又如何!

    内科主任的速度很快,在两大摞还未来得及送到取片窗口的x光片子中,迅速翻出了一张符合他所描述病症的片子,交待给刚走进来的拍片医生,耳语了几句,随即闪身出来。

    恰在此时,走廊的拐角处响起了脚步声。

    邵烈潭会心一笑,这是诸葛明昊故意加重脚步,给自己的信号。

    他迎上前去,接过交款凭证,故意说道:“我和医生一直等在门外,病人应该快出来了。”

    话音刚落,x光室的铅门打开了,病人从里面弓着腰蹭出来,候在门口的两名护士上前架住他。

    为什么一直是架,而不是体贴病人的扶呢?

    因为这两名护士是内科的老护士了,从分配到现在已经工作了十多年。最初的几年,每年到了十二月十三日左右,就能看到她们科的胡医生大病一场。

    科里有同志关心他,问起来都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后来,只知道努力工作的大龄胡医生结了婚,也从主治医师升到内科副主任,再到现在的内科主任。不知为何,胡主任的孩子来得很晚,结婚了六年,也就是在他成为了内科主任的那年,才有了第一个孩子。

    科里的同志嚷嚷着让胡主任请满月酒,他请了。然后在酒席上喝醉了,哭得稀里哗啦,跟同志们颠三倒四地讲着一直憋闷在他心里的经历。

    小小年纪的他在一九三九年就一下子失去了父母、兄姐,他非常想念这些故去的亲人。

    因为宁城大屠杀是从十二月十三日开始,历时六个星期,他不知道自己的亲人是哪天遇害的,就把每年的十二月十三日做为他们的忌日。

    因此,每年的这一天他都会去京郊的亲人衣冠冢扫墓。他把亲人的衣冠冢设在京郊,是因为离他现今定居的地方近,可以随时去看望他们。

    但每每想起此仇终生难报,才会觉得憋闷无比导致生病的。

    正因如此,他才没有向他人吐露自己的身世,除了能够得到几句安慰或者劝解,还能如何。

    同志们真的都很同情他,有几个有亲戚在宁城的同志,自然听说过当年那里如同人间地狱般的惨状。

    这时,他妻子抱着孩子走过来:“我们有了孩子,孩子的爷爷、奶奶、伯伯、姑姑在天之灵一定会欣慰,因为孩子也是他们传承下来的血脉!”

    胡主任突然间明悟了,是啊,他要好好培养孩子,为他那些故去的亲人。

    所以说经历过这些的两位护士,自然是站在胡主任立场上同仇敌忾,她们可不会温温和和地对待这个倭国人。

    迁怒吗?如此有职业道德的她们,当然做不出虐待病人的事情。但看胡主任的神情,她们就基本肯定这个倭国人在装病,那还客气什么!

    二秘憋着气呢,一看就叫道:“怎么没人陪着病人进去照片子,让病人自己这么蹭出来,有没有救死扶伤的南丁格尔精神!”

    诸葛明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请问他是死了,还是伤了?”

    本来就心里有鬼的二秘,赶紧错开眼神,缓了缓说话的口气:“他是病人啊,走路很费劲的,护士应该扶着他才对。”

    胡主任经过诸葛明昊的翻译,板起了脸,义正言辞地说道:“谁都知道x射线对人体有害,所以我们医院里,只要能挪动步的病人都是自行进入那里检查!”

    胡主任用手指了指x光室:“即使是有家属要跟进去,我们的医生本着负责的态度,都会让非做检查的人退出那间屋子。”

    “你是不知道这个简单的道理才提出那样的要求,还是明知道这些,却不把我们的护士当人看!”

    被人架着走在前面的翻译听到此,就担心二秘再发脾气,那与他们拖住华方工作人员的初衷不符,于是攒足了力气,喊二秘过来。

    但是,因为身体虚弱,声音着实太小,让诸葛明昊响亮的翻译声盖住了。

    于是,二秘自认为自己抓住理了,紧跟在诸葛明昊身旁,听着刚才那位内科主任说的都是什么。

    等到听明白了,脸立时就红了,是没办法反驳气红的。

    这时,邵烈潭和诸葛明昊内怀里的联络器同时震动了,两人相视一眼,等到一行人又回到了内科急诊室,邵烈潭就说道:“医生,我想去方便一下,医院的男厕所怎么走?”

    胡主任因为训斥了倭人二秘,心情好了一些:“出了门往右拐,一直走到头就能看到男厕所。”

    邵烈潭道了谢,就往外走。

    二秘一把拉住他,叽里呱啦地说道:“你去哪里?病人还在这儿呢,司机走了,我们怎么回去!”

    邵烈潭其实能够听懂倭语,但仍是装成不知所云的样子,看向诸葛明昊。

    等诸葛明昊翻译完,邵烈潭看了二秘一眼:“人有三急,我去趟厕所都不行?”

    躺在看诊床上的翻译,腹部疼痛未减,他刚一闭眼睛,就听到那边二秘不让人上厕所。他干脆不吱声了,那家伙太丢人了!

    等到诸葛明昊把邵烈潭的话儿翻译出来,二秘梗在那里,还没等想好说辞,邵烈潭转身就出了屋子。

    二秘总觉得让华方工作人员脱离了他的视线不是好事,就想跟着邵烈潭出去。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