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八章 回报一二
    宋子安当然不会告诉他实情,就找了个可以搪塞的理由:“我爸觉得女孩子要有自保的手段,就教她了一些适合女孩子练的功夫。”

    汪晨曦又凑上去:“你爸只教你妹妹,没教你吗?啊,你家居然是重女轻男!”

    正巧宋依依从罗晋桓屋子里出来,直接就大声说道:“我们家里男孩和女孩是平等的,爸妈对我和哥哥都很好!”

    “一样都是亲生孩子,为何非要比出个好坏!汪大哥,你家是不是重男轻女啊?”

    雷震立刻给身边的老伙计拆台:“依依真聪明,你汪大哥家里真就是重男轻女。好像还挺严重的,哈哈哈!”

    汪晨曦立刻扑过去,和雷震打闹起来。

    宋子安跟着石凤竹和宋依依进了她们一起住的屋子:“妈妈,您能不能给我讲些阴阳五行、周易八卦、风水这方面的知识?”

    石凤竹指指已经被放在自己屋子里的草莓:“子安,你先洗手,然后吃着草莓,这草莓挺新鲜的。”

    宋子安听话地去洗手、洗脸,毕竟刚练完武。

    宋依依一边吃草莓,一边问:“谁买的呀?这草莓真新鲜!”

    石凤竹挨着宋依依坐下:“是送狗食的小战士带来的。我刚才听卫平说,那小战士为了感谢你前几天送给他的牛肉干,特意去京郊一家果农的园子里摘的。”

    “怎么,小战士妈妈身体不好啊。既然你想帮他,为何不直接送药给他?”

    宋依依轻叹了口气:“妈妈,长期营养不良、辛苦劳作造成的疾病,用药只能管得了一时。病人要是日常把营养提上去,少做些活计,慢慢地会好很多,这时候用药才能把病治好。”

    石凤竹点点头:“那我明天再去问问那小战士家的情况,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然后颇有感慨道:“我虽然做不到胸怀天下,但是身边人如果有困难,我还是会尽力帮助的。”

    “哎,依依,我自从到了这里,因为我们一家人重聚在一起,我的心柔软了许多!”

    宋依依把脸放在她的肩膀上,感受着母亲的温暖气息:“妈妈,我也一样的,总觉得我们如此幸运,总要回报一二!”

    “妈妈,我记得你说想趁着好时机,做水产买卖来着。那总需要人手的吧,你就从身边需要帮助的人中选,反正你见了他们就能相出他们的真实为人。”

    石凤竹摸了摸女儿的头:“那你呢?自己就不想做任何改变吗?”

    宋依依明白她的意思:“我也想着自己能在爱情方面多些勇气,但我担心本性难移,呵呵。”

    “我非常羡慕爸爸和妈妈的感情,前世经历了许多事情,我总觉得自己遇不到美好的爱情,为了避免麻烦和伤害,我就干脆不去涉身其中。”

    宋依依自嘲地笑了一下:“其实我挺了解自己的,我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问题,下午回到家时,我也在给自己鼓气,希望有所改变。”

    “可是,这一次遇到的张家,是在明面上大方行事,能够看出来张真人父子俩也是有道德底线的人。如果以后出现的人家越来越用手段,甚至为了达到目的花样频出,我真不知道我会不会……”

    石凤竹立刻打断女儿的话儿:“傻孩子,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儿,你不喜欢处理,就告诉他好了,让他去处理。”

    这时,宋子安走进屋子,非常有兴致地说:“妈妈,开始讲吧。”

    宋依依坐起身,转移了话题:“我是觉得有些术法能够害人,想要让哥哥多知道些,免得不小心着了别人的道。”

    石凤竹明白了这是倭人给他们带来的危机感:“子安,相面、算命、观星、风水这些都是庞杂的理论系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学会的。”

    “我们就先从风水入手吧。在对方不知道你八字的前提下,最容易做手脚的就是阳宅和阴宅了。”

    宋依依上了炕,给宋子安让出石凤竹身边的位子。

    她听着妈妈在给哥哥讲风水最基础的知识,慢慢地沉淀心绪,拿出放在炕柜里还没看完的医书,仔细起来。

    等到宋子安意犹未尽地离开,石凤竹提醒道:“依依,别看了,该睡觉了。”

    宋依依把书放回原处:“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校?”

    石凤竹回道:“看情况吧,也许明天晚上,也许再过一两天。”

    母女二人沉默地洗漱完毕,躺在炕上,石凤竹才问道:“依依,你到现在为止还没想好是不是去见小庄的师父吗?”

    宋依依对于自己在这方面的不爽快,也很无奈,只嗯了一声。

    石凤竹干脆转向女儿:“依依,之前的事情到底有了心结吗?”

    宋依依想了一下:“冷静下来想想,两位大师做为出家人,他们的行事作风应该与我们世俗中人是不同的,我要是还纠结于此,心胸就有些狭小了。”

    “对了,妈妈,我之前在电话里答应了对方,送他们十八颗赤真珠。你得帮我呀!”

    石凤竹笑笑:“小事一桩,我的空间里还真有赤真珠,明早我就拿给你。”

    宋依依拉住石凤竹放在被子外面的手:“妈妈,你真好!其实无论我和他会怎样,他都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且不是一次的救命恩人。”

    石凤竹握了握女儿的手,细腻柔软,一如她现在的心情:“依依,看一个男人,要看他的全面,不要揪住他的一次不妥无限制地放大!”

    “当然他的不妥一定不在你不能接受的范围。比如这次,他做出的事情让你不高兴,甚至生气,但是并不因为他本身不重视你造成的,那么这件事就不在你根本不能接受的范围之内。”

    “他之后的解释,虽然有些故意放低自己,把他放在一个小白的位子,但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他想要知道你的想法,想要改善你们之间的关系,是不是?”

    宋依依扫了眼窗外,故意应道:“可不是,他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这世间的规矩!”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