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九章 剖析
    宋依依的心里却在想,看他以前跟自己、跟家里长辈的交流,难道真的只是霸道、自信吗?恐怕还真是有些不通这类事情。

    窗外马上传来一声解释:“我确实不是一点都不知道,可是我真的是以前不在意这些,有一些还真就是不知道,导致这次做错了许多……”

    石凤竹一下子坐起来:“是小庄吗?你等一下……”

    她马上穿好衣服,宋依依也随着穿好衣服。

    石凤竹下了炕,把屋里的灯拉开:“小庄,进来说话吧。”

    同样下了炕的宋依依,附在石凤竹耳边:“他刚到,就听到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庄墨象走进来:“宋婶,打扰您休息了。我本来想再跟依依谈谈,没想到你们都睡觉了。”

    石凤竹看了眼手表,不到晚上十点,这时间不早也不算太晚:“你不是有任务吗?”

    庄墨象答道:“任务都安排好了,我是趁着空档来的……我再有二十分钟就走。”说完,看了眼宋依依。

    捋顺了两人状况的宋依依,大大方方地应道:“说吧,要谈什么?”

    庄墨象本来是想和依依去院子里,但看依依一副坦然的样子,只好厚着脸皮坐在依依身边:“我确实不会一点不知道这世间关于夫妻、家庭的规矩,虽然只是听说,只是皮毛……”

    他看着身旁的女孩,整张脸在灯光下越发的柔和:“但我突然发现这些先前的认知,好像并不是完全正确的,更不适合我们俩,所以我才直接抚平了它,从头开始!”

    “把你我的共识写在上面,用它做为我以后与你相处的准则。”

    “我不是故意装傻或者故意讨好你,我是不想再犯错误,因为通过这一次,我发现我们俩之间的距离好像一下子远了许多。”

    宋依依抿了下嘴,没有做声。

    庄墨象有些艰难地问道:“依依,是不是如果再有一次这样的事儿,你就不想再理我了?”

    宋依依抬起眼,看着在她面前庄墨象真实的脸,坦言道:“是的。”

    接下来就为对方做了自我剖析:“其实,不全是你的问题,我本身也有一直克服不了的毛病。我非常讨厌陷入到那种女人之间争夺男人的状况之中,所以很没出息地宁可直接割舍,还自己一片安宁。”

    庄墨象瞬间明白了,自己看中的女孩是多么的与众不同:“好,我知道了。”

    “我的心里只有你,不会再放入其他人。所以,如果有什么误会,你能不能不要直接离开,给我个解释的机会可好?”

    “我做错事了,我认罚,然后……你能不能原谅我?”

    等了半晌,庄墨象才听到一个“好”字,终于松开了一直紧绷的心弦。

    宋依依不再矫情,听过了妈妈的劝慰,她也想拥有如同爸爸妈妈那样的灵魂伴侣。心有灵犀一点通,一个凝视、一点神情,对方都能心领神会,知之甚深。

    所以,宋依依觉得这个时候,应该把心里话说出来,遂非常郑重地看向庄墨象:“我们俩以前一直是聚少离多,当然现在,乃至将来都会是这个模式,我希望通过你和我的努力做到真正的相知。”

    庄墨象的心紧缩了一下,这次的事情到底让依依对自己有些失望了,他连连点头应下。

    看到了庄墨象眼中的认真,心里轻松了的宋依依,想到刚刚听到的认罚两个字,脑中闪过以前看过的电影:兔跳、洗碗、买礼物……

    兔跳对于他来说太简单;洗碗那是同居之后才能做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那是不存在的情况;买礼物,这个年代也没什么可买的呀……

    索性宋依依说道:“你不用认罚了,这件事情我也有错,只要吸取了教训就好。”

    庄墨象语调非常欢快:“好。”

    “还有,明天下午五点我来接你和宋婶。不过,我们不能去外面吃饭,而且只能吃些素菜。”

    听到这话,坐在一边闭目养神的石凤竹睁开眼睛,看向女儿。

    宋依依面带难色地开口:“我能不能不去,我先前在机场好像把你大师父得罪了?”

    庄墨象愣了一下:“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宋依依撅着嘴说道:“就是我反驳张金波的那些话。”

    庄墨象回想了一下,眼中带了笑意:“别担心,大师父不会生你气的。”

    宋依依很确定地说道:“我看得很清楚的,他皱了下眉,然后又念了佛号。”

    庄墨象笑意更浓了:“依依,他不会因为你说的那些话生气的。他皱眉也是因为那是知道了你的身份,你没有上前给他见礼,反而把护国寺抬出来。”

    “你说的那些话在理,即使不好听,他也不会生气的。”

    庄墨象趁机介绍了一下大师父的性格:“大师父为人严谨、认真,责任感非常强。比如,我小时在寺院里犯了错,被罚用毛笔抄了好多佛经,智妙师叔求情都不行。”

    “但实际上他非常心疼我,当天晚上我睡着之后,他就去悄悄地给我的右手腕上药。”

    宋依依的嘴角上翘了起来:“明天,我师父能不能跟着一起去?”

    庄墨象毫不犹豫地点头:“好啊,一起去。”

    宋依依见还有几分钟庄墨象就得走了,抓紧时间问道:“今天在故宫里的那只蛋真的能吸收龙气?”

    庄墨象迟疑了一下,应道:“是的,不然我不会去对付那名倭国阴阳师。”

    等到他与宋依依和石凤竹告辞,开车走时,心里还在纳闷,当时自己明明已经查看了太和殿的周围,怎么没有发现依依呢?

    第二天一早,再无心事的宋依依经过一夜的休息,神清气爽。

    她先去告诉了罗晋桓,今天下午会去见庄墨象大师父和师叔的好消息。然后,就开始教授宋子安老八掌的第二掌。

    早饭后,宋依依拉着石凤竹回到屋子里:“妈妈,你把赤真珠拿出来吧。”

    石凤竹伸手点了点女儿的鼻子:“还用你说,我已经准备好了。”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