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八章 求药
    庄老哈哈笑道:“原来是故人的后代来访,欢迎欢迎。”

    软软靠在沙发上的庄墨相,觉得浑身有如火烧,心里明白刚才的那粒药的药效过了,趁着脑袋还算清醒,努力说道:“爷爷,先找大夫帮我解药……”

    庄老看到孙子已经涨红的脸、有些涣散的目光,连忙看向张真人:“可否帮我为他解药?”

    他随后转身出去,很快回来,手里还拿着一枚玉佩:“这玉佩是上一任张天师送给我的,言明如果有需要张家帮忙的时候,可以用这信物登门求助三次。”

    张真人拿起玉佩,甚为动容:“这是我父亲的玉佩,我认得!”

    “原来您就是曾经帮助过父亲的人,失敬!失敬!”

    遂把玉佩还给庄老:“先给孩子解身上中的药吧。”

    “小波,扶他去他房间床上躺好。”然后,转身看向张金玉:“小玉,你就等在客厅里。”

    张金玉知道救人要紧,乖巧应道:“好的。”

    庄老、张真人跟在庄墨相、张金波身后,进了卧室,看着庄墨相在床上躺好。

    张真人喂了他一颗药丸,庄墨相很快失去了知觉。

    张真人担心庄老误会,解释道:“他被下的药很是霸道,如果清醒着,会非常遭罪。”

    “我把需要的药材列个明细,请庄老尽快筹齐。因为我身边没有药鼎,炼制不了丹药,所以就煮制吧。”

    “虽然药效会差些,但也会有效用的。”

    庄老从床头柜里拿出纸笔,递给张真人:“好,我尽快筹齐药材。”

    张真人坐下,一边写所需药材名称,一边说道:“小波,你赶快回宾馆把我的符纸和朱砂取过来。”

    庄老立时对张金波说道:“我派车载你去取。”

    等到张金波坐着车去宾馆时,庄老也派人拿着张真人写好的药材明细去买药。

    这时,墨莲急冲冲地回来了。原来,庄墨相刚回来时,庄老就示意警卫员给墨莲打了电话。

    墨莲直奔儿子的卧室,看到庄墨相静静地躺在床上,如果忽视了通红的脸、满是汗的脖子,就像睡着了一样。

    墨莲这才返身来到客厅,听公公简要地告诉了她事情的经过,马上向张真人真诚地道了谢。

    客厅里,庄老并不担心孙子的状况,他认为只要张真人出手,就一定没有问题。于是,等候药材和符纸、朱砂的时段里,他索性跟张真人说起自己和张真人的父亲如何相识,并成为朋友的事情。

    墨莲有些担心儿子的状况,过一会儿就起身去趟卧室看看情形,终于在她去了不下五趟的时候,警卫员回来了。

    一共十二种药材,他先后去了三家卖中药的大药房,买到了十一种,独独缺了最重要的一种药材——灵芝中的黑芝。

    张真人拿过来买的药材,开始验看。

    而庄老则皱着眉头去给与他有交情的各家打电话,询问有无黑芝。打了好一阵子电话,得到的回答都是没有。

    这时,庄老有些焦急,本以为事情万无一失却凭白出现了状况。

    墨莲想起她曾听说,当时宋依依认蒋家老爷子和老太太为干爷爷、干奶奶时,送过他们百年的人参。

    于是,她直接给罗晋桓家打了个电话,想着问问宋依依有没有这味药,可是接电话的雷震却告诉她,宋依依和家人出去了。

    张真人也是没有想到,这并不算太珍贵的药居然在这里找不到,接过刚刚回来的张金波手里的小包:“我先去制符,解了孩子身上的药力。”

    “那味药你们再找找,它主要是滋养身体和脏腑的。不然这烈药过后,对身体,尤其是对肾脏损害得很严重。”

    说完,就和张金波去了庄墨相所在的卧室。

    庄老和墨莲都没有跟过去,他们知道制符是要心无杂念、全神贯注的。

    张金玉看着面露急色的墨莲说道:“我家里倒是有黑芝,但离这里有些远。滋养身体的药越早服用越好,最好不要超过十二个时辰。”

    她看了眼认真听她说话的墨莲,想了想又建议道:“如果这里真的找不到黑芝,要不就去我家取吧。坐飞机的话儿,一个来回也就是三四个时辰。”

    墨莲有些惊讶:“坐飞机?”

    张金玉看这个端庄高贵女人的表情,就意识到恐怕坐飞机不是什么容易事儿。

    她本来听到这家老爷子跟她爷爷有交情,而后回来的庄墨相母亲的表现让她觉得是个关心孩子的女人,她对这家人的印象非常好,就想帮着解决问题,并不是要给人添堵的。

    张金玉斟酌了一下内容才回道:“我们来时是坐飞机来的,这是我第一次离家这么远,也是第一次坐飞机,速度真的很快。”

    墨莲怎会听不出她话里回护自己感受的意思,温和地说道:“飞机确实很快,听你所说应该还是坐的专机,我这个级别……”

    她顿了一下,朝张金玉眨眨眼睛。然后,墨莲看向庄老:“爸,我们需要向上面提申请吗?”

    庄老叹了口气,这要是自家的家库不被倭人抢光,别说黑芝,就是白芝、青芝,都有的!

    “再找找,因为孩子着了别人的道,就申请特权动用飞机,对德培、对我家的影响都不好。”

    墨莲闭了下眼睛,人真是无论处于什么地位,都有不能轻易为之的事情……

    张真人和张金波父子俩的脚步声,打破了客厅里无奈的静寂。

    张真人对上庄老急切的眼睛,开口道:“药已经解了,人现在在昏睡中,不要让人打扰,这样才能让他慢慢恢复体力。”

    庄老松了口气,不管怎样,孙子中的药解了,身体可以慢慢调养。

    张真人又问道:“那味药还没有找到?”

    庄老摇摇头。

    同样松了口气的墨莲对公公说道:“我跟德培说一声。”见公公点了头,她回自己的房间打电话。

    再出来时,墨莲神情轻松了许多:“爸,德培说他会向顾家求药。”

    庄老一挑眉头:“我刚才给顾家打电话,顾老爷子不在京城。”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