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章 相像的人
    顾承国抿了一口之后,顿时来了精神,问道:“庄老,您这酒从哪里买的,告诉我,我也去买些回去?”

    庄老呵呵笑着:“不是买的,是我从罗将军那里抢的。”

    顾承国挑了下眉:“那我什么时候也去罗将军家抢一坛子酒来。”

    庄德培笑道:“哪里是那么好抢的,我爸这费了挺大的劲,才得来这一小坛子。”

    “不过,罗将军那里好像也不多了。”

    有酒有菜,大家吃得尽兴。

    张真人也觉得这酒不错,一杯接着一杯,五小杯过后,一小坛的药酒被众人喝光了。

    庄老满脸的肉痛:“这是我半年的酒,一下子全没了……”

    张真人喝了酒,性子也放开了许多,直率地问道:“庄老,您是不情愿给我们喝?”

    庄老干脆把小酒坛子拿过来,完全倒过来用自己的小酒杯接着,看看能不能控出来几滴酒:“不情愿我干嘛要把酒拿出来,就是让你们喝的。可是,一人一杯也就够了,谁知道你们这么能喝!”

    他放下酒坛子,掰着手指头:“张真人喝了五杯,小波喝了五杯,顾组长喝了二杯,小玉喝了一杯,一共十三杯……”

    张真人不甘示弱:“你这没算全啊,还有你喝了一杯、你儿子喝了二杯、你儿媳妇喝了二杯,一共十八杯。”

    庄老一扬脖,把刚才接到杯子里的两滴酒给喝了:“心疼是真心疼,不过大家喝得尽兴,也是一桩乐事!”

    张真人侧过脸:“庄老,刚才闲谈,你要不是说你这小儿子有一儿一女,我都会以为他有二儿一女了。”

    庄家人俱是一僵,但张真人正回想着庄墨象的脸,没发现他们的异状:“我遇到一个人,跟你孙子有六七分相像。”

    “我说的是五官,两人的气质可不一样。那人也姓庄,年纪跟你孙子差不多。”

    庄老不管心里有多震惊,但脸上还是比较平静的,故意说道:“如果德培要是有二个儿子一个女儿,那可真是大好事啊。可惜,他只有一儿一女!”

    墨莲已经有些吃不下去了,她直觉张真人遇到的就是自己那个一出生就被抱走的大儿子,她很想知道这个孩子的状况。

    犹豫再三,才装成闲聊的样子打听道:“张真人是在哪里遇到的人呐?我二十年来还没在京城遇到过和小相长得像的人呢。”

    张真人刚要开口,却闭上了嘴巴。那是智正大师的徒弟,又是青龙小队的队长,还有那么特殊的命格,他不能说出他的情况让别人知晓。

    “呵呵,一走一过,早就忘了是在什么地方遇到的。来喝酒……哈哈,酒没了,那我们吃菜……”

    张金波马上意识到,爸爸所说的那个人身份是应该保密的,关于他的信息是不应该从他爸嘴中泄露出去的。但是,自己也和父亲在一起,怎么就没注意到呢,看来修为还是太低,要多努力了!

    不过,张金波马上想起那个与庄墨相名字极为相近的男人,但是长相却毫无相似之处……

    张金玉则微微张开了嘴,对她爸爸说的话震惊得很,她爸的记忆力极好,怎么会不记得在哪里见过那个人了呢?即使自己在京城从未见过长得像庄墨相的人,但爸爸不说谎,他说见过就一定见过。

    墨莲虽然极想知道自己的大儿子在哪里,过得怎么样,但见到张真人避而不答,就明白再问也是问不出来了。

    庄德培在桌子下面轻轻握了握妻子的手,他知道墨莲一直挂念着自己的大儿子,自己何尝不是呢。

    墨莲朝丈夫笑笑,笑容中有着豁达却也夹杂着一丝苦涩。

    晚饭快要结束时,庄墨相醒了,虽然身体还需要恢复,但行动自如了。

    他出了卧室,听庄老简要地说了他被救治的过程,郑重地向张真人、张金波、顾承国表示感谢。

    顾承国随后就告辞离开了。

    张真人在临走前突然说道:“庄老,我看小波和贵孙子投缘,可否结为异性兄弟?”

    庄老倒没太吃惊,想当年他和张真人的父亲就是因为投缘,成为了朋友,而后结为了异性兄弟。其实那还是他占了便宜,因为他是普通人,而对方是修士。

    不过,修士大部分时间要么闭关修炼,要么入世历练,所以他们之间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却从未影响过彼此之间的感情。

    庄老本以为会自己先辞世,毕竟以当时义兄的修为至少能活到二百岁,却从未想过事实上是他的这位让他尊重的义兄先走一步。

    那还是在抗倭战争时,义兄为了保住华夏国的龙脉,一人与倭国的三名大阴阳师斗法,受了重伤,一直没好起来,才导致没过几年就离开了人世。

    唯一让人庆幸的是,那三名在倭国位居前列的大阴阳师全部当场殒命!

    庄老本心也想再续前缘,但他还是不想干涉后辈的想法:“即使义兄不在了,我们张庄两家的情意还在!但是否结为异性兄弟,还是由小相和小波自己决定吧。”

    张真人当然不反对,结为异性兄弟的确要当事人自己同意才行,他们是结缘而不是结怨,遂看向两名年轻人。

    庄墨相在少时,就曾听爷爷说过他义兄的事迹以及他们之间深厚的感情。更何况这次还是张家父子出手相救,因此他没有迟疑:“我求之不得!”

    张金波对庄墨相的印象不错,也明白朝里有人好做官的道理。他们张家偏居在赣省,有可靠之人与其南北守望相助,绝对是件好事。

    虽没想着张家更进一步,但做为子孙必须要守住天师府的荣光,更何况现在的修练越来越不易,他现在的实力也就只比普通人强那么一点而已。所以,还真没有看轻庄墨相的想法。

    张金波真诚说道:“我亦求之不得!但能不能效仿当年的祖父,先成为朋友,再结为异性兄弟。”

    庄老微微一笑:“这孩子想得周到,你们刚刚认识,还不甚了解,确实要相处着看合不合得来。”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