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七章 咒骂
    “我昨天去京城电影学院看同乡,当时看到那里面美女如云,还羡慕来着。现在不羡慕了,那些人要是站在这女生旁边,立刻就被比下去了,尤其是气质!”

    庄墨象的脸已经黑了,虽然他带着面具,别人看不到,但是宋依依能够感觉到啊。

    于是,她加快了脚步,把那些仍在围观、议论的学生甩在身后。

    进了教职工宿舍楼,庄墨象直接领着宋依依走到一楼最里面的一间宿舍前站定。

    宋依依把他拽到身后,轻声说道:“我来敲门。”

    庄墨象自觉地退后了两步,他知道如果石凤竹的同志看到他,一定会问自己是谁,虽然他非常想要成为石凤竹的女婿,但这个时候也不能往前凑。

    不然,十六岁的女孩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却不好好学习,不顾学校禁令处了对象,一定会成为他们这段时间的话题。

    这样会让宋婶脸上无光。如果再有坏心的,跑到中医学院去反应情况,依依也会受到牵连。

    宋依依探出精神力,看到眼宿舍里面,石凤竹不在,只有一个中年女人正把换下来的衣服放进脸盆里,准备去洗衣服。

    宋依依轻敲了三下门,立刻听到那女人在里面说:“请进!”

    宋依依扭过头,看向庄墨象,庄墨象没有上前,他笑着又后退了两步。宋婶没在,他更不用露面了。

    这一迟疑,宿舍门一下子被打开了,里面的人正端着一盆衣服站在宋依依面前。她看到门口的女孩着实被惊艳了一下。

    宋依依微笑着问道:“请问石凤竹是住在这间宿舍吗?”

    这女人点了点头。

    宋依依接着说道:“我是她女儿,我想问一下,您知道她在哪间教室学习吗?”

    这女人打量了宋依依好几眼,这才开了口:“果然和老石有相像之处,你妈在……”

    “算了,我这样说,你找起来也费劲,我带你过去。”

    说着,回身把盆放在了她的床下面,马上走过来,拉起宋依依:“走,姚姨带你去。”

    宋依依连忙说道:“姚姨,您洗您的衣服,告诉我是哪间教室,我能找到的。”

    姚姨一摆手:“你第一次来,找不到的。我来这里上课,都一个礼拜了,找每天上课的教室还费劲着呢!”

    “没事,衣服我回来再洗,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宋依依看她这么热情,只得道谢:“那麻烦姚姨了。”

    宋依依跟着姚姨走了能有十多分钟,几乎横穿了大半个校园,才被领到了地方。

    姚姨低声说道:“你等在教室门口,我进去把你妈叫出来。”

    宋依依立刻点头应下。

    很快,姚姨在前,石凤竹在后,两人出了教室。

    石凤竹看了女儿一眼,有些紧张地发问:“你怎么来学校了,是有什么事儿吗?”

    宋依依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妈,是爸爸让我来接你。”

    石凤竹看女儿的神情就知道家人都没事,遂放下心来,这才拉着女儿:“依依,这是姚姨,妈妈单位技术科的同志,人非常好。”

    “妈妈之前有事处理的那几天,虽然事先跟导员请了假,但各科老师那里没时间单独去请假,都是你姚姨帮着我一一说明的?”

    宋依依马上行礼问好。

    姚姨看着宋依依眼睛直冒光:“老石,你这女儿简直羡慕死我了!”

    “学习好,长得还漂亮,将来大学毕业了,分配一定也不错,你可是没有后顾之忧了。”

    石凤竹非常谦虚地说道:“依依哪有你说得那么好。再说,你家孩子也不差啊,学习一直都是重点班的前三,等到高考时一定能考个国家重点大学!”

    姚姨更是来了精神:“平时不能说明什么,得看到时考试的成绩,希望他能正常发挥,呵呵。”

    说着话,几个人已经走出了教学楼,姚姨建议着:“老石,要不你把书包给我,我给你带回去,你直接和你女儿走吧,还能节省点时间。”

    石凤竹没有拒绝,这样的确不用来回折返,就把自己的书包递给她。

    这时,突然伸过一只手,一下子把书包打落在地。

    一个刚才就站在她们不远处怒目而视、满眼恨意的女人,指着石凤竹的鼻子咒骂道:“你个臭不要脸的破货!你勾引我男人,你不得好死!”

    石凤竹微微眯起了眼:“你是谁?你这样随意诬陷别人是犯法行为,你知不知道!”

    那女人咬着牙:“我诬陷你,我男人都要跟我离婚了,我还犯法!你破坏我的家庭,你个搞破鞋的东西!”

    宋依依皱起了眉头,看了眼周围越聚越多的人。

    因为这女人的声音实在是尖锐,教学楼内的自习室里有不少听到咒骂声的学生,也跑出来看热闹。

    围观的人群中,已经有人在议论:“是那人吗?长得还真不错,没想到勾引别人的男人啊!”

    “太可恶了,这样的破鞋学校一定要开除!”

    “对,这样的人怎么能让她在学校里,还不得把风气弄坏了!”

    石凤竹的脸一下子严肃起来:“我根本不知道你男人是谁!我有感情很好的丈夫,有儿有女,我不会破坏任何人的家庭!”

    “你说的这些,我从未做过,所以,你要是拿不出证据来,我就要报警了!”

    那女人扯着嗓门喊道:“证据,我当然有!你们不就是瞧不起我是农村的,就想着离婚,那个没良心的好再娶个城里的嘛。”

    说到这里,她的神情已经有些癫狂:“他被下放到我们村子劳动改造,要不是我看他可怜,偷偷给他送吃的,他早就饿死了!”

    “被打得浑身是伤,要不是我给他送药,他早就病死了!”

    “后来,是他跪在我爹面前,说他想娶我,一辈子对我好。我爹不同意,他又说愿意入赘到我家,我爹才帮我们办了婚礼。”

    “又用了以前攒下的全部人情,换取了他能够安稳在村子里生活。”

    “可是前年十月份,他不顾我爹重病在床,就跑来京城,说要办理回城手续。”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