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八章 三封信(月票300+)
    女人的声音已经充满了愤恨:“然后,就一直没回来。我爹在临咽气前,嘱咐我一定不能自己留在村子里,让我尽早带着孩子来京城和他一起生活,免得他忘了我这个糟糠之妻。”

    “我本来想着他一个做老师的,应该是有道德的。想着给我爹守完一年的孝再来,但邻居们都劝我,我就按照老人家的遗嘱来了。”

    “哈哈哈!我来了又能怎样,这才一年的时间,他就和你这个女人勾当在一起!”

    旁边围观的人,开始声讨石凤竹。

    这时,已经有人把学校学生管理科的老师找来,要石凤竹跟着他去学生科做交待。

    宋依依提高声量:“慢着,凡事都要讲证据。”

    “不然,任谁只要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能定下一个人的罪,还要国家法律干什么!”

    “这事儿必须在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弄清楚了。不然,让无辜的人凭白背黑锅,我想这不会是学校和主持正义的同学们的初衷吧!”

    姚姨也站出来说道:“我是老石的同学,更是她一个单位的同志,我了解她的为人,刚才这位女同志说的事情,不可能是老石做的!”

    “她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为何要破坏别人的家庭!”

    “更何况我们才来这里进修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和她住在一个宿舍,一起上课,从没看到她和什么男人来往啊!”

    宋依依看向早已满脸是泪的女人:“请你把你刚才说的证据拿出来,让大家一起帮着你鉴定一下事情的真伪。”

    “如果你说的这一切是真的话儿,那么学校都会帮你讨回公道的!”

    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突然跑过来:“哎呀,小菊,你怎么在这里啊,快跟我回家。”

    他转过身,对学生管理处的人说道:“我爱人自从她爸去世之后,因为想念亲人,精神上有些问题,我这就把她带回家。”

    说完,他就把这个蹲在地上的女人拽起来,要拖走。

    宋依依再次高声说道:“慢着,我们这里的事情还没处理完呢!”

    “你这个时候把人给带走,是不是真的做了亏心事,害怕被你媳妇说出来?”

    那男人脸色一白,连忙说道:“我没做亏心事。”

    宋依依冷冷地看着他:“那你让你媳妇把话说完,我妈总不能被人冤枉!”

    “还是说,你在保护那个真正跟你勾当在一起的人呢?”

    那男人非常气愤:“我不是说了,她精神有问题,经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儿。所以,你妈根本就是被冤枉的!”

    说完,他架着那女人就要走。

    宋依依的手伸进衣兜,刚要有所动作,那男人突然昏迷倒地。

    周围的人全都吓了一跳,马上有几个人上前,想着把那男人抬到校医务室去。

    庄墨象出声道:“他是因为害怕、惊恐才晕倒的,一会儿自然会醒过来,不需要去校医务室的。”

    围观的人半信半疑,走上前的那几人也停止了动作。

    宋依依立刻明白了,这是庄墨象出手了。

    她抓紧时间,看到那女人,尽量放柔声音:“我知道你没有精神病,你现在赶快把证据拿出来吧。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他……”

    宋依依用手指了指躺在地上的男人:“很快就会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

    “到时候,你的孩子怎么办?他会好好照顾孩子吗?显然不会!他能够狠心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你的孩子又算得了什么……”

    那女人身子抖了好几下,这才用发颤的手,从内怀里拿出三张纸。

    宋依依没有接,而是看向学生管理科的人:“请这位老师代表学校拿着证据吧。”

    围观的人也都同意这一说法,有不少人嚷着:“老师,您赶紧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宋依依早就“看”到了纸上的内容,所以她直接问那女人:“你知道和你丈夫保持不正当关系的人姓什么或者叫什么名字吗?”

    那女人闭了下眼睛:“我只知道她姓史,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宋依依就是为了让围观的人明白石凤竹是清白的,所以接着问道:“是哪个字?是历史的史字,还是石头的石字?”

    那女人答道:“是历史的史字。我看了那三封信,我识字的。信上的落款都是这个字。”

    宋依依又问道:“你丈夫是哪个系的老师?”

    女人的情绪已经渐渐稳定了:“是材料系的。”

    宋依依接着问道:“那你为何认定了她呢?”用目光示意了下石凤竹。

    女人露出苦笑:“这楼不是材料系的教学楼吗,写信的女人就是材料系的!”

    “因为信里写着,她在教室里听他讲课的时候,就想着两人在床上的美妙时光……”

    显然看信的学校老师,也正看到这里,他的脸都有些发红。

    宋依依没想到这个年代会有人写的情书如此放荡露骨:“那你见过这个写信的女人吗?”

    女人的眼睛又红了:“没有。我半个月前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他不让我出门,说周围的邻居都是知识分子,和我说不到一块去。”

    “我就在家里带孩子,做家务。除了买粮、买菜,我都不出去。”

    “半月前,我收拾屋子,给他的书桌擦灰。本来那个抽屉一直都上锁的,那天可能是他忘了吧,居然没锁。”

    “我实在好奇,就打开来看,然后就看到了这三张纸和他偷着攒的钱。”

    宋依依继续引导着她把事情说明白:“材料系的女同学有许多人,你怎么确定那人是谁呢?”

    女人死死地咬了下嘴唇,放开后才答道:“有一张纸上面写着让他赶快和我离婚了,他们好结婚的话。下面画着一男一女的结婚像,我看着挺像她的。”

    “还有,刚才我听到她旁边的同学叫她老史了。”

    宋依依侧过脸,看到学校的人正扭头看着石凤竹,显然是在进行比对,遂问道:“画中的人很像我妈吗?”

    学生管理科的老师摇摇头:“这画太简单了,看不出来像谁。”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