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章 后续
    然后,一贯严肃的脸上带上了笑:“是朋友间帮忙,人家来问该怎么打官司,我做了下指导,不是以律师身份去帮他打官司的。”

    正这时,后面有人过来:“廖教授,好不容易请你来做了次讲座,刚结束你就跑掉了。”

    语气中带着埋怨,接着说道:“不是告诉我你有事要忙吗?怎么在这里与人闲聊上了……”

    廖教授回过头:“杨院长,我确实有事,这不是遇到个好苗子嘛!”

    “对了,你可能还不知道你们学校刚才出了点事儿吧,影响挺不好的,你应该过问一下。”

    杨院长看来和廖教授挺熟,一听他说出这样的话,就直接转身:“我本来想去你们学校一趟,得了,明天再去……”说着,人就离开了。

    宋依依趁着这个时候,赶紧说话:“廖教授,我们还有事情,和别人约好了时间的,再不走就迟到了。”

    廖教授点点头:“那就走吧。”

    宋依依心里一乐,可算是可以走了。虽然这人挺好,还是惜才之人,可是自己这辈子也不想再做律师了,毕竟法律的完善和法律环境的形成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没走两步,就发现廖教授一直跟在自己身旁,还不待宋依依发问,他主动解释着:“我也要回学校,正好这段路可以一起走。”

    然后,不失时机地说着:“我给你说说来咨询我的那个案子啊,挺有趣的。”

    “就在昨天中午,曲园酒楼发生了一件聚众斗殴的事件。哦,不对,定性为聚众斗殴不准确!”

    “聚众斗殴是是指为了报复他人、争霸一方或者其他不正当目的,纠集众人成帮结伙地互相进行殴斗,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

    廖教授对于各种法律行为的界定,那是信手拈来。

    宋依依不由侧过脸,看向他,追问道:“然后呢?”

    廖教授心里一乐,看见没?就说她会对形形色色的案件感兴趣的:“来找我的是曲园酒楼的顾问娄师白。”

    “娄师白你可能不大清楚他是什么人,他是名画家,是齐白石的关门弟子,很得他师父的真传!”

    “绘画界有这样的说法,你应该听过: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李可染的牛、黄胄的驴、娄师白的小鸭子!”

    “娄师白画鸭子活灵活现、乖巧可爱,画得极好!他不仅擅长花鸟走兽、在人物山水方面也很有造诣!”

    “他喜欢吃湘菜,就和侯宝林、溥杰他们一起被聘请为曲园酒楼的顾问。”

    廖教授的口才很好,即使他现在讲的不是案情,宋依依也听得津津有味。

    “我和他是在几年前认识的,他人乐观向上,对社会公益非常感兴趣。所以,当他得知曲园酒楼发生的事情,就想讨个公道。”

    “于是,娄老就带着酒楼的经理找到我,咨询如何打官司的事儿。”

    宋依依果然如廖教授所期望的提出问题:“酒楼要打官司,他们想要什么?赔偿吗?”

    廖教授非常乐意为她解答:“是这么回事,一方有八个人,另一方有三个人,因为彼此之间有过节,去酒楼吃饭时遇上了,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

    “不过呢,据说责任在八个人那一方,是他们挑衅在先,也是他们先动手的。”

    “然后,有人帮忙,把打人那一方的人都撂倒了。”

    宋依依点点头,酒楼经理的描述还算是真实。

    “然后,打人那一方的七人和被打的一方三人全都离开了。”

    “但是,最先离开的一个人,应该说他就是那个挑事人,回到家里,把他妈找来了。后面还跟着五六个膀大腰圆的人。”

    宋依依这下子来精神了,这个后续她不知道呀!

    几个人已经走出了校门口,庄墨象距离不远,只有三步之遥,他也跟着出了校门。

    廖教授接着说道:“然后,他们就去找那个把他们那些人都打倒在地的男人,结果没找到。”

    “他妈妈问服务员,被告知那人已经离开了。”

    “那人瞬间发飙,说酒楼怎么能把人放走,他打了人就白打了!”

    宋依依眨眨眼睛:“是他们围攻两个人,如果要是没人救那两个人,就他们那疯狂劲,不把人打死,至少也得打伤!”

    她看到廖教授看向自己的严肃脸,解释道:“当时,我也在酒楼,看到了真实的情况。”

    “他们应该感谢那人,要不是他出手救了人,他们那八个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得进监狱!”

    廖教授点点头:“是啊,酒楼经理也这样说,当然是跟我说。”

    宋依依没想到长着一张严肃脸的廖教授私底下还挺逗的,不过想到法律应用起来要接触到各行各业的人,廖教授这么聪明的人,当然能够看清楚许多人的行事作风!

    “然后,酒楼经理就跟他们解释了一下,还说当时他们打架时弄坏的桌椅就不用赔了。”

    “本来是想买个好,结果一下子捅了马蜂窝,那人就指挥着带过来的五六个人开始砸其它的桌椅。”

    “吓得正在用餐的顾客,都离开了。”

    宋依依嗤笑一声:“正常,他那种人就是认为天皇老子第一,他老二!谁都得听他的,谁都得让着他!”

    “廖教授知道他是谁家的吗?他爷爷是医疗管理部副部长,他叫江浩。”

    “他打的人是我们学校的同学,因为人家拒绝了他家的求亲。”

    廖教授的脸更严肃了:“原来是这样。”

    宋依依挥挥手:“廖教授,我再不走就真的晚了。等以后有时间,我们再聊啊。”

    廖教授因为听了宋依依刚才说的话,有了些想法,他就不再停留了,与宋依依母女俩告辞后匆匆离开了。

    宋依依拉着石凤竹上了车,庄墨象已经坐在驾驶的位子:“宋婶,我们这就去接宋叔。”

    宋依依看了眼手表:“二十五分钟能到会场吗?”

    庄墨象已经踩下油门,车快速上了大马路:“差不多吧,我尽量快些。”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