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一章 操心
    宋依依立刻应道:“没问题,我肯定得帮爸爸!”

    然后,朝宋爷爷一呲牙:“一定是爷爷透露出去的消息,让爸爸心心念念的计划泡汤了。”

    宋爷爷有些心虚:“就是遛弯的时候,我碰到邻居随便聊了几句,谁知道他们那么热情。”

    说着说着,又找到了理由:“再说,泽珉走这么长时间,当然要跟老邻居、朋友什么的打声招呼,不然对方肯定得挑理呀!”

    宋泽珉叹了口气:“爸爸说得有道理!不光要请邻居们,我还要去看看贺师长和王政委,跟他们也道声别。”

    “我还真没考虑这么多……”

    宋依依听着他说到这里,停住了,就知道爸爸是想说,他忘了考虑这个年代特有的浓重的人情味了。

    于是,宋泽珉从家里的柜子里拿了两份香烟和白酒,借了庄墨象的车钥匙,自己开着车去了东大营。

    到了王政委家,宋泽珉轻轻敲了几下门,听到一声请进,他伸手一推,门就开了。

    宋泽珉笑笑,大院里的安全绝对有保证,好多人家白天虚掩着门都已经成了习惯。

    宋泽珉拎着烟酒,轻车熟路地走进客厅,看到有些孤单的老俩口正在客厅里坐着,王政委的老伴在给他钉衣服扣子。

    王政委看到宋泽珉很高兴,站起身,把他迎进来:“没想到是泽珉,我还以为老贺呢。”

    看了眼宋泽珉手里拎着的烟酒,立刻板起脸:“要来我这儿,随时欢迎。可是你什么时候这么见外了,还要拿东西过来!”

    宋泽珉拉着王政委坐下:“我从家里直接拿了两份,不是在外面买的,您一份,贺师长一份……”

    正说着,客厅外想起了一道洪亮的声音:“听着像泽珉的动静,我看看我猜的对不对。”

    话音未落,贺师长走进来:“真是泽珉!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这儿,听说你工作一直挺忙的?”

    然后,用手指着茶几上的烟酒:“我刚才可是听到有人说了,王政委一份,我一份,是不是就是它们?”

    宋泽珉应道:“贺师长的耳力真好,确实是有您一份。”

    贺师长哈哈笑了,然后压低声音说道:“你嫂子把我这个月的零花钱全扣下了,甩给我的理由是给孩子买自行车的钱不够。”

    “我就想着,实在不行这个月就厚着脸皮去赊账买烟,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

    “泽珉,你这烟拿来的太是时候了,哈哈哈……”

    王政委也笑了,问道:“泽珉,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宋泽珉微笑着:“没事,我就是来看看你们。我下个礼拜就被借调到京城了,可能时间不会太短。”

    “最起码这个春节,我估计着回不来了,就算提前给两位老首长拜个年。”

    王政委老伴缝好扣子,把针线收好,挂好衣服,正好听到宋泽珉的话,笑着走过来:“这可是好事,泽珉好好干!”

    “你脑子聪明、办事能力强,要是能在京城闯出名堂来,等以后我们去京城玩,就有落脚的地方了……”

    王政委也非常欣慰:“泽珉有文化,在哪个岗位都能干好!”

    贺师长拍了拍宋泽珉的肩膀:“一定要好好干,给我们军人争光!”

    宋泽珉坦言道:“我尽力做工作就是,但是能不能做好、能不能留下,我真没什么把握。”

    “但这几年孩子和媳妇都在那边,我过去了一家子团聚,这才是我最高兴的。”

    三个男人聊了一会的天,宋泽珉凭着以往对王政委和贺师长的了解,知道他们应该是有什么事儿要研究,就准备告辞。

    王政委却开口道:“泽珉,知道小伍子申请转业的事儿了吗?”

    宋泽珉实话实说:“知道。”

    贺师长皱着眉头问道:“你知道他因为什么原因想要转业的不?”

    “我们想着,找他谈谈,让他放弃这个想法。他在部队这么多年,一定有着深厚的感情,何必因为某种原因离开呢!”

    宋泽珉一听,干脆把他知道的事情说了一遍。即使自己赞成小伍子转业,但部队里的一些事情也得让两位首长知道,不然以后还会有人遭殃。

    王政委的脸顿时黑了,他对肇月娥极为不喜。

    起因就是因为她介绍了一个女特务去破坏宋泽珉的家庭。虽然肇月娥当时并不知道蔡春华的真实身份,但她这种行为本身就让人不齿!

    这件事也间接导致了他损失一名爱将!本来王政委一直把宋泽珉视为自己的接班人,可是,经过这女人一搅和,促使身体迟迟不能恢复的人最终下了离开部队的决心。

    现在,又一名由他和老贺一手培养起来的中坚力量,被她的行为伤透了心,要离开部队!

    “这根搅屎棍!”王政委很少说这么重的话:“我把肖长庆叫来,问问他在里面又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

    说着,抓起旁边的电话话筒,就开始拨号。

    宋泽珉见状,连忙说:“接下来是部队内部的事儿了,我现在的身份不好在这里,该回去了。”

    贺师长一把拉住他:“没什么,你就在这!无论小伍子,还是肖长庆,你都比我们要了解他们,帮我们找出最佳的解决方案,你再走。”

    宋泽珉虽然不想再参与进去,但看到两位老首长比他离开部队时,多了不少白发,他还是坐下来。

    王政委给肖长庆打完电话,又给杨鹏治打了电话,放下话筒,叹息一声:“真是让人操不完的心!”

    很快匆匆赶来的肖长庆和杨鹏治在王政委家门口碰到了,就一起走了进来。两人都很意外看到宋泽珉,点头示意后,才在王政委的允许下坐下。

    贺师长开门见山,直接发问:“让你们俩来,就是给我们个解释,为何你们团在军内大比武前,临时换下多名参赛人员?”

    杨鹏治眉毛立时皱了起来:“我当时就不同意赛前草率换人,但是肖团长铁了心,坚持要换,我们俩还吵了一架。”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