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四章 落泪
    宋泽珉知道他说这话丝毫没有水分,他媳妇确实很喜欢依依:“我们先进屋,依依在厨房呢。”

    伍营长他媳妇立刻接了句:“我去趟厨房。”说完,拎着东西,就拐向了厨房。

    宋奶奶已经脱下了围裙,把衣服整理好,这才端着早上孙女洗好但他们却去了厨房而没吃的水果出了屋子。

    伍营长连忙打招呼:“宋婶。”

    宋奶奶笑呵呵地应了一声,就端着果盘进了儿子的屋子,然后把水果往桌子上一放:“孩子们,来吃水果。”

    等大丫、二丫和大忠道了谢,刚吃了几口水果,伍营长他媳妇就回来了。

    “宋婶!依依这孩子,我要帮忙,她非让我回屋陪着您。”

    宋奶奶点点头:“我们坐着唠会嗑,依依那儿有人打下手的。”

    旁边的伍营长却发出了一声惊呼:“泽珉,你说什么,你被借调去京城了!”

    一句话,引得他媳妇和孩子齐齐看了过来。

    宋泽珉就简单解释了一下他的事情,伍营长非常佩服地赞道:“泽珉,你真厉害,到哪里都能干得好!”

    “在部队时,大家就服你;转业到了地方,没几年就得到了上面的重视!”

    说着,有些颓丧:“我也不知道我离开部队,能干什么?能不能干好……”

    宋泽珉问道:“如果能进公安局,你个人觉得能做好不?”

    伍营长抬起头看向他:“能的,如果是做公安,我还真有些把握!可是,转业去哪儿,好像不是个人能挑的。”

    宋泽珉略一沉吟:“我们家今天中午还要请邻居,正好你们和他们一起吃个饭。”

    “这邻居里有一家的老爷子是市公安局的一把手,不过今天他家儿子来的可能性比较大,不然你跟他毛遂自荐一下,也许会有些希望。”

    说到此,宋泽珉干脆建议道:“要不饭后我领你去他家拜访一下子老爷子,看看他能不能帮个忙?”

    伍营长赶紧摆手:“别着,千万不要求人,给我分配到哪儿,我就去哪儿。”

    宋奶奶想起还没通知柳家,站起身:“你们先聊着,我去趟隔壁。”

    厨房里,宋依依“撵”走了伍婶子,看了眼她带来的东西,叹了口气:“伍叔叔家就他一个人挣钱,要养活媳妇和三个孩子,还要给老家的父母寄钱,生活挺紧巴的。”

    “今天拿来一只白条鸡、一条鲤鱼、两根足有一斤半的香肠,家里还不得吃好几天的素啊!”

    庄墨象看着这个善良的女孩,提议道:“依依可以给他家回礼的,或者打包些肉菜带回去……”

    自家已经准备了一只鸡,宋家现在没有冰箱,宋依依干脆把伍家新拿来的鸡,一起让庄墨象给剁成块,直接加了蘑菇和土豆,换上一只比较大的锅,开始炖鸡肉。

    手上做着菜,宋依依嘴上丝毫不耽误:“你的建议不错!我给他们多带些肉菜回去,应该能吃上几顿,呵呵。”

    宋爷爷背着手,低声哼唱着《我的祖国》:……这是美丽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到处都有明媚的风光……朋友来了有好酒……

    心情很好地进了屋子,正听到伍营长说的最后一句话。

    “求什么人呢?”宋爷爷看向宋泽珉疑问道。

    宋泽珉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宋爷爷听后说着自己的看法:“其实也不是不可行。”

    “这根本算不上走后门,就是小伍子自荐而已,人家看着你行就接收你,觉得你不行,达不到公安的标准,就可以直接拒绝。”

    “试试总是好的,不然要是真给你分回原籍去,我觉得还不如留在这里。”

    “孩子们都长大了,该上学得上学,上次不是说大丫今年还要再考一次大学吗,孩子们上进,你就得给创造良好的环境。”

    “不是说你老家不好,而是你的孩子一直都在这里长大,他们要是回去,可就真应了人生地不熟这句话了,一切都得重新适应。”

    “再说你媳妇,娘家在这里,要真是跟着你去了你的老家,赣省离我们这儿太远了,她再想见到家人可就不容易了……”

    伍营长的媳妇再是坚强的人,可也是个女人,眼圈顿时就红了。

    她不是没想过,丈夫转业,有一半的可能回原籍去,那么就得远离娘家的父母、兄弟姐妹,可能几年都见不上一次面了。

    想着,自从自己结婚以来,爸妈和大哥对她的照顾,对孩子们的喜爱,她忍不住掉下眼泪来。

    伍营长一看到媳妇居然哭了,就知道昨晚她还笑着跟自己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转业去了哪里,我和孩子自然也要跟去哪里”时无所谓的表情是装出来的!

    他的心不禁有些疼,媳妇跟着自己没享到什么福,日子过得一直紧巴,但从没有怨言。

    再抬眼看到三个孩子或不舍或迷茫的表情,终于下了决心:“行,泽珉,你就带着我去见见那位……”

    伍营长的媳妇,暗中舒了口气,她和自己男人一样,对宋泽珉极为信赖。从以往十多年的相处经验来看,这人从不把话儿说满,他既然提出来,就应该有了一定的把握。

    她倒不是嫌弃婆家不富裕,而是真心不想离爸妈太远。如果去了赣省,每年想要见上爸妈一面都是奢求,几年甚至更长时间都见不到他们。

    爸妈的年纪越来越大了,她担心自己要是真的去了那么远的地方,都来不及尽孝……

    但伍营长也是个孝子,公婆是他的爸妈,所以她的这点私心不好意思袒露出来。

    今天,宋叔的这一番话,触动了她内心中最担忧的部分,才没有控制住而在人前落泪。

    伍营长媳妇不好意思地用大女儿递过来的手绢擦了擦眼泪,少见地垂下头,平息着自己仍在起伏的情绪。

    宋奶奶回来得挺快,一进屋就看到有些反常的伍营长媳妇,再扫了眼坐着与伍营长谈笑风生的老伴和儿子,就知道没什么大事。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