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九章 人精
    “你们部门领导乃至单位领导,要对你们这些从祖国各地抽调过去支援国家经济建设的干部表示欢迎,让你们体会到春天一样的温暖嘛!”

    “另外一个目的显而易见就是为了让你们同志之间尽快熟悉起来。”

    “爸爸,你们在哪里聚餐呢?”

    宋泽珉简练地回答:“单位食堂。”

    宋依依不客气地呵呵笑着:“挺好,那里既经济又实惠,爸爸少喝酒多吃菜呀!”

    宋泽珉笑着应道:“知道了。”

    父女二人的通话就这样愉快地结束了。

    放下电话的宋泽珉,朝他办公桌对面来自粤省的沈同志笑了笑。

    沈同志同样报以微笑:“宋同志的孩子居然也在京城,真羡慕你啊!”

    粤式普通话虽然听起来有些发硬,但还是能让人听得懂的。

    其实,对方就是说粤语,宋泽珉都能听得懂,并能熟练地与其对话。但他却不能暴露这一点,不然根本无法解释一个从未去过粤省的人,为何能够听说粤语。

    宋泽珉脸上的笑容没有一丝改变,仍旧说着之前就说过的内容:“孩子在京城读书。”

    今天第一天正式上班,宋泽珉是这一批借调来的人员中最后一个在大家面前亮相的。

    另外九个人都是提前了一、两天,甚至有提前三天就到单位报到的,他们都被安排在了单位职工的宿舍里。

    好在因为他们这些人里没有未婚的,都是三、四十岁的已婚男人,所以单位给他们安排的宿舍是四人间。没有安排到六人间去,也算是照顾了。

    因为是四人间,所以那九个人当中,就有一人得被安排到其他部门的职工宿舍去。经过这些人与单位后勤处沟通,把宿舍调整成一间四人间和一间六人间,这样就不会有人分出去了。

    不过,沈同志实在是不喜欢这种没有**的宿舍生活,他不缺钱,但也不好搞特立独行,就想着等到过些日子,与同志们都熟悉了之后,如果单位允许就去外面租房子住。

    可是,没想到这位宋同志竟然开了先河,人家直接就住在外面了。给单位的解释是,有亲戚在京城,他住在亲戚家里。

    单位少安排一人住宿,就会少操一份心,后勤的同志还挺高兴。

    沈同志看到这种情况,心里暗暗后悔,要是早知道这样,当时他刚来的时候,就去租房子好了。

    因为粤省离京城比较远,所以他提前三天就到了。想着路途遥远,需要多些时间休息,以便恢复体力。再有还可以提前适应京城的气候、饮食,免得水土不服。

    但现在,沈同志其实特别想问的是,宋泽珉是不是在京城有自己的房子。因为他刚才很明显是给家里打的电话,接电话的还是他的孩子,什么样的亲戚能安排两个人,不,是三个人住在家里。

    之所以说三个人,是因为宋泽珉之前跟他聊天时,透露了他有两个孩子,都在京城读书的情况。

    但他还是忍住没问,毕竟刚刚认识,任谁都不会你问什么,人家答什么,谁还没有点戒心!

    他在没来之前,就通过关系得知了他们这一批人的大致情况。尤其是宋泽珉的情况,谁让他是这十人中在当初开会讨论时,表现得最为出色呢。

    得知宋泽珉是从部队转业的,当时他还觉得这人可能会是昙花一现,当时会上的表现只是暂时的,毕竟经济发展和部队建设可是几乎没有关联的两个领域。

    但当他看到宋泽珉本人时,立刻就起了结交之心。无论风度、气质都极佳,周身上下散发着良好的修养,这样的人绝不会是没有文化底蕴的。

    沈同志主动开口:“我的名字叫霆霄,一九四0年生人,不知你我谁长谁幼?”

    既然对方有攀谈之心,宋泽珉是不会拒绝的。在这里工作能力固然重要,但人际关系也不容忽视。

    “我长你两岁。”宋泽珉觉得认祖归宗之后,就要改姓,有可能还要改名,这以后如何解释都是个问题。

    万一有人心胸狭窄,当工作成绩比你差时,他很有可能会在这件事儿上做文章。

    算了,身正不怕影子斜!总不能担心有人说是非,就不认祖归宗了。

    “我的名字叫泽珉。”

    沈霆霄拱拱手:“泽珉兄,我以后是叫你宋大哥好,还是称呼老宋好呢?”

    宋泽珉微笑地回道:“随意了,只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

    沈霆霄心里对于这位他根本看不到情绪波动的人越发地重视:“那我们就按这里的习惯,我叫你老宋吧。”

    宋泽珉马上接道:“好啊,那我就叫你小沈啦。”

    等到聚餐的时候,宋泽珉发现果然是一个办公室的,因为先熟悉起来,相对来说就亲近一些。

    比如他们办公室,就是两个老人带两个新人,他和沈霆霄就是那两个新人。

    其他借调的同志一样是被采取这种方式,两两一组,安插到各个办公室之中。

    来参加此次聚餐的厅长和处长,先后热情洋溢地致了欢迎辞,然后聚餐就热热闹闹开始了。

    果然当众人频频碰杯之后,距离感慢慢就消失了……

    宋依依吃过晚饭,又看了两个多小时的书,见时间已经九点钟,把一小瓶醒酒丸放在宋泽珉屋子里的角柜上面,就不再等他回来,先行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宋依依熬了二米粥,摊了几张鸡蛋饼,拌了腐竹和笋丝两道小菜。

    宋泽珉坐在饭桌前,一边吃着鸡蛋饼,一边说:“依依,多亏你的醒酒丸,不然我今天的头一定还疼着呢!”

    宋依依皱起了眉头:“不是让你少喝些酒吗?”

    宋泽珉无奈地说道:“不喝不行!尤其是知道我以前在部队,他们更会认为我能喝,如果不喝就是不给对方面子,那恐怕真要得罪人了。”

    看女儿有些不满,他赶紧转移话题:“依依,我们部门里面全都是人精,无论老人还是新人,都老于世故!”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