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八章 不能有私房钱
    顾立欣为了保证宋依依和诸葛明昊谈话的**性,直接要了一间包房。

    由服务员引领着,一行人进了这间可以容纳八人的包房,并落了座。

    宋依依看向请诸葛明昊点菜的顾立欣,开玩笑地说道:“姑姑,你的人民币带了多少?别一会儿,点多了,钱不够。”

    顾立欣斜了她一眼:“你这孩子,不带钱怎么请客啊。”

    宋依依不想她误会,只得笑呵呵地解释:“姑姑,明昊哥不是外人,不需要外道的。你这从单位直接出来,我想着也不会带多少钱。”

    “我们不是得看钱下菜碟嘛,够吃什么就吃什么呗。”

    诸葛明昊笑笑:“这顿我请,好久不见依依妹子了,我代小师弟请你,呵呵。”

    宋依依不干了,别以为她听不出来话里的意思,马上反击道:“明昊哥,你说要请我呀,真好!”

    “等你小师弟回来,我一定明明白白地告诉明昊哥不光帮了我一个大忙,还自己出钱请我吃了顿饭呢!”

    宋依依把自己出钱四个字咬得极重,让顾立欣、顾佑东和顾佑南才后知后觉地明白了诸葛明昊的意思。

    诸葛明昊没有一丝难为情,眼含笑意:“哎,依依妹子,你不知道啊,我的工资比小师弟低多了,他是绝对的大户啊!我没什么钱呐……”

    宋依依笑得比他还温和:“明昊哥比我姑姑高上三倍的工资,这还不算上其他补贴,要算上其他补贴的话儿……”

    诸葛明昊不能让她再说下去了,再说下去,把自己的钱包都给晾出去了:“小师弟可真是滴,怎么这个也告诉你呀!”

    “看来他以后是不能有私房钱了……”

    顾佑东和顾佑南惊讶于面前的这人工资竟然这么高,姑姑不光是京城知名大医院的副院长,还是国家级的脑科专家,她的工资比一般国营企业的厂长还要高上不少!

    按照小堂妹的说法,这人的工资对于他们两个年轻医生来说,不得仰望啊!

    顾立欣虽然心里对于这人的高工资有些吃惊,但更多的是替小侄女高兴。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庄墨象的工资比眼前的这个人还要高,那以后依依的生活还是有保障的!

    “这里我年纪最大,还是我来请。你们各自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

    “谭家菜讲究的是慢火细做,上菜的速度并不快,再不点菜,等会儿来吃午饭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等的时间会更长!”

    “我来之前,在办公室打了个电话预定了清汤燕窝。”她看着服务员已经拿笔记了下来,就接着解释道:“本来他家的黄焖翅非常好吃,但制作的时间太长,我们今天吃不到了,真有些遗憾。”

    宋依依微笑着说道:“清汤燕窝也不错的,是谭家菜的代表菜!”

    顾立欣应道:“是啊,我们运气不错,他家今天多泡发了一些燕窝,不然我们连这道菜都吃不上的。”

    几个人的菜点的很快,除了宋依依,其他人都来过,知道哪道菜好吃,所以没有看菜单就直接点好了。

    宋依依上辈子去过谭家菜数次,更是对这里的拿手菜熟得不得了,同样直接报了菜名——真菌石锅烧鹿筋给服务员。

    好在服务员很快就把预定的清汤燕窝端上来了,大家慢慢地吃。

    宋依依喝了两口用鸡、鸭、肘子、干贝、火腿熬成的清汤,这确实是用上好食材不添加任何调味料精心熬制出来的鲜美味道。

    “明昊哥,上一次在沈市的那条军犬的事情,部队调查明白了吗?”

    即使在品尝美味,也并耽误宋依依把最近一段时间出现的异常统统捋了一遍,才有此一问。

    这事当时就是诸葛明昊跟进的,所以他没有迟疑,直接说道:“只能说查出来部分情况了。”

    看了眼一边吃燕窝,一边听他说话的宋依依:“那条军犬是被人把药下到它喝的水里了。”

    “它的训练员那天正好休假,早上喂好它之后,就离开部队了。”

    “据它的训练员讲,他走时,这条军犬一切正常。”

    “他走后,是由另一名训练员帮他照顾这条军犬的。他们队里一直是这样的规定,其中一人休假外出,会由队长指派在岗的其他训练员代管的。”

    宋依依插言问道:“那条军犬是什么时候吃的东西?它的训练员是什么时候离开部队的?”

    诸葛明昊略回想了一下:“早上七点钟喂的军犬,七点半那名训练员离开的部队,这些都有记录,也有人证。”

    宋依依咽下口中软滑的燕窝:“那条军犬是什么时间被那名社会青年发现的?”

    诸葛明昊直接端起面前的小碗,把仅剩的一口清汤燕窝直接喝到嘴里,不然只剩下个碗底,用调羹舀实在太费劲了。

    “大约十点多钟吧。部队的人后来把那名社会青年请去了,他的说辞是,他吃过早饭之后去的北陵公园。在公园里玩了一阵子,然后去后山才发现的那条军犬,马上把它驮回自己家。”

    “然后,吃了一顿午饭。本想自己杀狗,但觉得太麻烦,这才把那条军犬用自行车驮到了被小师弟发现的那户人家。”

    “如此逆推回去,我觉得差不多是十点多钟吧。”

    宋依依点了点头:“那个接手照顾那条军犬的训练员是怎么说的?”

    诸葛明昊的脸色有些不好:“那名训练员带着自己负责的军犬,外加出事的那条军犬做了一些常规性的训练,就把那条军犬送回狗舍中。”

    “他说他接下来是给自己训练的那条军犬洗澡。而之所以没给代管的军犬洗澡,是休假外出的那名训练员说,不用让他帮着洗澡,他第二天会给洗的。”

    “因为他们一般如果谁休假都是这样做的,尽量不给别人添麻烦,所以他才没有给两条军犬一起洗澡。”

    “我们第一时间都会怀疑代管的那名训练员,是吧?但他那天一上午的时间都没有出部队,有其他的训练员作证。”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