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九章 疑点
    宋依依皱了下眉:“就是说没查出把军犬偷出来运到北陵后山的那个人?”

    诸葛明昊只说了一个字:“对。”

    顾佑南忍不住疑问,还是问了出来:“依依,你怎么不说今天的车祸,反而问起不相关的事情来了?”

    宋依依闻言笑了:“车祸这件事现在能说什么,在没有调查清楚情况之前,说什么都没有理论依据。”

    “你看偷军犬的事情有些怪异,今天的车祸同样也有着怪异。”

    “即使两件事情发生的地点是相隔千里,并且事情的内容也不尽相同,但我觉得可以通过其中一件事情的进展,为另一件事情开拓思路。”

    “而且有时候看似毫无关联的两件事,可能就会出人意料地有所牵连……”

    顾佑南对此并不认同:“哪有那么多碰巧的事儿!”

    宋依依也不跟他争辩,直接问道:“那条军犬什么时候清醒的?它被下的是什么药?”

    诸葛明昊转述着他得到的调查内容:“小师弟把军犬送回去,那条军犬一直都没清醒。第二天早上,部队去请兽医过去。结果兽医到了,那条军犬自己也醒了!”

    “可能是药效过了,所以它自己苏醒了吧。”

    “被下的什么药没查出来。部队的调查人员把那条军犬早饭的食盆和喝水的器具都提交上去,经过化验没发现任何药物成分。”

    “你说,会不会是那药物挥发掉了呀?”

    宋依依也吃完了自己的那份清汤燕窝,其它的菜品还没有做好。

    她索性坐直了身体:“那条军犬被送回部队之后,在兽医到达之前,都有谁接触过那条军犬?”

    诸葛明昊往椅背上一靠,慢慢地数着人头:“小师弟先把军犬交给了朱军长,然后朱军长叫来了马师长调查此事,又叫了军犬训练队的队长。”

    宋依依一挑眉:“难道是想着把军犬送回训练队?”

    诸葛明昊直接否定:“没有,朱军长让把军犬留在他那边,他担心偷军犬的人是军犬训练队内部的人。”

    “因为不知道军犬什么时候醒过来,所以军犬训练队的队长后来又叫来那名训练员,让他留在那里照顾军犬。”

    宋依依突然问道:“那名军犬训练员那天是什么时候回部队的?”

    诸葛明昊回想了一下:“我记得应该是下午三四点钟吧,是他发现军犬没了的。”

    宋依依用手轻敲着桌面:“军犬丢了多半天,这期间竟然没有人发现?”

    诸葛明昊看向宋依依:“你是怀疑那名代管的训练员吗?”

    宋依依立刻回道:“不是。我只是有些纳闷军犬没了好几个小时,竟然没人察觉到!”

    诸葛明昊嗯了一声:“那名代管的训练员给自己训练的那条军犬洗完了澡,被战友们喊着去打篮球。”

    “他直接带着自己负责训练的军犬去玩的篮球。他在场上玩,那条军犬就蹲在了场地边上看着。”

    “连玩了三场比赛,那名代管的训练员才带军犬回去。”

    “然后,他去食堂吃午饭,回来后就去喂两条军犬。”

    宋依依立即问道:“两条军犬?”

    诸葛明昊也意识到了问题:“对呀,是两条军犬。整个案件的证人证言我那里都有,是完整的一套。代管的训练员确实是这样说的。”

    宋依依微微眯起眼:“就是代管训练员,那天中午看到了有一条军犬在被偷的那条军犬狗舍之中,他误以为它就是自己代管的军犬。”

    “那么,休假的那名军犬训练员他是回来之后看出狗舍之中的是假军犬,或者是别的军犬,还是他干脆没有看到任何军犬,狗舍之中是空的?”

    诸葛明昊的眉头直接皱了起来,他不能埋怨部队调查的人员,因为他自己看过证人证言之后,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我会马上核实!”

    宋依依垂下眼帘:“既然你要核实,我这还有两个问题……”

    服务员开始上菜了,宋依依的话暂时停了下来。

    每一道菜肴的造型都很精致,盛装它们的器皿也很精致,摆在桌子上悦目得很。

    谭家菜讲究分餐,每一道菜肴都是一人一份,和着包房之内古朴典雅的中式装修,内敛中透着奢华,让人有种尊贵的享受。

    要不然怎么会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食界无口不夸谭呢!

    金沙炖海参、葱油浸滑鸡、真菌石锅烧鹿筋、蟹柳扒鱼肚、宫保虾球、鲍鱼汤包、香炸酥盒,临临总总地摆在了每个人的面前。

    色、香、味、形俱全,宋依依面带微笑地拿起筷子,愉快地品尝起来。

    本来在等服务员退出包房后宋依依接着说的诸葛明昊见状,也拿起筷子,美食当前,他纠结什么,先吃了再说。

    包房内的五人,吃得畅快,偶尔会由顾立欣、顾佑东、顾佑南说几句对某一菜品的评论。

    一直到吃光了面前的盘盘罐罐,宋依依才把目光从饭桌上移开。其实,她的心里一直在思索着自己和家人的安全问题。

    宋依依也不等诸葛明昊追问,直接开口:“我的疑问一,就是最开始明昊哥告诉我那条军犬是被人把药下在喝的水里,可是,后来怎么又说调查人员送检它的餐饮具时,没有发现任何药物痕迹呢?”

    诸葛明昊刚刚品尝美食得来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没了,就听宋依依接着说道:“是谁告诉你们药是被下到水里的?他是怎么得知的?”

    “疑问二,在那条军犬丢失到被送回期间,都有谁进出过军犬训练队,大门卫兵那里没有记录吗?调查人员没有去核实情况吗?还是说有人从非正常出入渠道偷走的军犬?”

    顾佑南插话道:“这么一听,还真是有好多疑点呢!”

    顾立欣瞪了他一眼,不让他乱说话,但顾佑南却扫了眼诸葛明昊和宋依依:“姑姑,我们都是自家人,你还不让我实话实说啊!”

    宋依依笑笑:“当然可以,只是出我口,入你耳,不要外传就是了。”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