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三章 有个性
    一边想着这些,一边走出了小院子,上了吉普车的顾依依,直接把自己的这些疑问告诉了诸葛明昊,并认为应该注意一下王司机他媳妇这个人。

    诸葛明昊对于王司机媳妇立时就上了心,因为那个女人的行为着实有问题。

    他先送了顾依依回家,而后调头就往基地赶。

    原来他把王司机带出来时,王司机每天需要静脉点滴到体内的营养液还有一瓶没输。这人虽然昏迷不醒,但身体所需要的最基本的营养必须提供。

    即使这样,如果真的要半个月、一个月,甚至超过三个月才能醒来,即使并非是植物人,他的身体状况还是不容乐观的。

    无功而返的顾依依,回到家后,干脆坐在院子里,她的心情有些烦躁,就望着天、吹着风,慢慢抚平自己的心绪……

    蒋新勇在中午时分打电话没人接,就知道顾依依可能有事出去了。

    他和白峰去了田师长的办公室,对于喂了加药汤菜的土狗还没醒的事情还是提了一嘴。

    田师长的办公室里除了他自己,还有贺小龙、雷震、汪晨曦、大山以及昨晚一直做记录的参谋。

    见他们都没在意,蒋新勇和白峰索性把有关沈市军犬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当这几个人听到有人把沈市军犬下药被偷的事情与顾家宴席被袭击的事情联系到了一起,竟然是因为那人怀疑给军犬下的药和持枪歹徒在汤菜里下的药是一种药,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再听白峰强调在沈市被下药的那条军犬也是过了好长时间都没醒,后来可能被暗中喂了解药才醒过来,而那名涉案的训练员自杀身亡的消息时,办公室里的人逐渐收敛了刚才还是听趣事的表情。

    田师长更是问道:“小勇,你刚才提到的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一块的人是谁?”

    参谋附和道:“是啊,这人的想法一开始让人觉得怪,可是现在却让人觉得好像还真有可能。”

    另外四个人可是都知道蒋新勇和白峰与顾子安、顾依依的关系的,而且涉及到的还是沈市的事情,他们已经可以基本确定是他们兄妹俩中的一人说的了。

    会是谁呢?四个人都看向蒋新勇,却见他丝毫没有回答的意思,而是转移话题:“田叔叔,您看要不要找个兽医或者懂这方面的人来看看这条土狗?”

    田师长一听是这么回事,就往卫生队打电话。

    他打电话的时候,其他四人也没闲着。他们把贺小龙往前一推,意味明了,赶紧地把话儿问明白了。

    贺小龙觉得自己是蒋新勇的堂姐夫,所以也没拒绝,就顺势走向蒋新勇:“小勇,刚才你说的那人是谁啊?”

    蒋新勇看了眼贺小龙,再扫了下另外正竖着耳朵听的三个人:“姐夫,这个人是谁跟你们能不能破案有关系吗?”

    “你赶紧把精力都放在正地方去,这些八卦不用关注!”

    “小心我告诉贺爷爷去。”说完,还送给何小龙一个笑脸。

    贺小龙一巴掌打在他肩膀上:“你小子还学会告状了,丢不丢人!”

    他们俩在一边小声地打闹着,另外三人还想知道答案呢。

    汪晨曦自告奋勇地走到白峰面前:“小峰,你告诉我呗,免得还让我猜来猜去的。”

    “你也知道,我们只是比较好奇,这想法太有个性了……”

    还没等他忽悠完,白峰直接回答了他:“不告诉你,既然你知道那人有个性,你还问什么,也不怕惹恼了人家。”

    “你也不用问了,我也挺有个性的,呵呵。”说完,同样露出一个欠扁的笑容。

    汪晨曦一听,撸起袖子:“小子,想打架是不?”

    还没等白峰回答,就听田师长大声说道:“你们几个都严肃点,来来,都想一想谁认识兽医或者懂这事儿的人。”

    “卫生队没人懂这行!”

    参谋清了下嗓子,学着卫生队队长的口音:“首长,我们只会给人看病,那什么猫啊、狗啊、猪啊什么的我们不会看的呀……”

    就连田师长都没绷住,哈哈笑了几声,然后才训道:“以前就说过你,不准总学别人的口音,你怎么还犯这毛病!”

    参谋连忙解释:“我不是故意学人说话,我就是想让大家知道卫生队的人不会给动物看病。”

    雷震倒是想起卫平来:“我先前和晨曦在罗将军那儿执行任务的时候,认识了一名军犬训练员,我给他打个电话问一下吧。”

    田师长挺高兴:“赶紧问。”

    卫平被战友叫着去接电话时,还挺吃惊,他家在外地,和家里都是写信交流,是谁给他打电话呢?

    跑去办公室,拿起话筒,就听到雷震直接自报家门,然后就说了他们遇到的事情,卫平略一思索:“雷震,这种情况必须要当面看,只说是类似蒙汗药,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一种的,用了多少……”

    其他人都凑在话筒旁边,听着卫平说的话儿。

    田师长更是干脆,直接做了决定:“我这就跟首长请示,把他派过来,好好当面看看,把药给解了!”

    于是,在下午他们提审唯一没有招供的歹徒时,卫平到了这里,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名兽医。

    两个人连办公室都没进,直接去看了仍在昏迷中的土狗。

    负责看护这条狗的士兵,看着被师长请来的这两位同志,蹲在狗旁边,从头到脚、仔细检查了一遍。

    而后又向他详细询问了这条狗喝了多少下了药的汤,多长时间后以什么样的方式昏迷的,昏迷中的表现……

    卫平和那名兽医,一听这名士兵说的都是些大概的情况,没有任何一个问题,能够得到确切的回答。就有些无奈,这些粗略的情况对于他们能够解药成功一点用处都没有。

    好在两个人平时就是整天与狗打交道的,而且这名兽医还随身背来了他的药箱,里面全是治疗各种狗病的药物。

    兽医打开药箱,从里面拿出一小瓶的药,这药是专门对付中毒的。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