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四章 你不是人民
    兽医向就站在旁边的士兵要来了一只小碗,把药面倒在碗里,倒入温水。

    等到那药面彻底溶解了,他和卫平就配合着喂这条正昏迷着的土狗喝药。

    一人把土狗仰面朝天地抱着,一人拿着小碗,两人余下的另一只手配合着掰开土狗的嘴,开始往里灌药。

    无奈土狗属深度昏迷,一小碗药水只灌进去了一半。

    兽医很耐心,马上又溶了一碗药水,接着灌。

    卫平担心好不容易灌进去的药水再倒流出来,就一直抱着这条仰卧的土狗。

    始终站在旁边也没帮上什么忙的士兵,看到两个人对一条土狗如此精心,真是自叹不如!

    一直等了四十多分钟,这条狗才睁开了眼睛,卫平这才把它放在地上,却见它浑身无力地瘫在地上。

    卫平甩甩有些发麻的胳膊:“这狗是不是体内的药力没有全解?”

    兽医像是安慰他,实则是安慰自己:“再看看,刚才的解药吸收得就比常规的时间要慢,也许我们喂的药药还没有完全吸收呢。”

    又过了将近二十分钟,土狗能够转动脑袋了,但四条腿晃晃悠悠地想要站起来却没成。

    兽医觉得既然狗醒了,就证明他的解药是起作用的,但这条狗还不能行动自如,那么他觉得十之**是药量不够的原因。

    于是,兽医又给土狗喂了一小碗的药水,静静地候着、观察着……

    兽医和卫平在卫戍部队里耐心地“折腾”的时候,调整好心情的顾依依想起放在自己屋里墙角的那碗汤。

    那碗汤是顾依依从贺小龙他们带走的汤中匀出了一小碗,因为她怀疑在汤里面下的药是不是和沈市喂狗的那种药是一样的。

    顾依依走回屋内,端起那碗汤,放在桌子上。

    第一步银针试毒,结果:无!

    第二步用鼻子辨别药材。

    把菜挑出去,即使汤里面被放了其它的调味料,但一些药材的特殊味道在顾依依早已超过了某种动物的嗅觉面前,是遮掩不住的!

    如果不是担心汤里面的药对人有除了昏迷之外不好的作用,顾依依可能还真会尝上一尝。

    那样的话,她就能尝出来这道汤的全部烹调步骤,当然会包括这药是在烹制过程中以药材的形式加入,后被捞出去的;还是在顾家门外被人把药粉撒进去的。就连药的成分也会被一一品尝出来!

    但如今却只能退而求其次,用鼻子闻了。

    剔除掉味精、盐、白胡椒粉、香菜、劣质蒙汗药的味道之后,终于让顾依依辨别出了一味中药——胡蔓草!

    第三步用细纱布过滤汤汁。

    万一里面有没有融化的药粉或者有遗漏在汤中的药渣,甚至是什么异物呢。

    顾依依如是想,也就如是做。这种做法很可能是无用功,但也费不了太大的力气,总要滤过之后,才能知晓结果嘛。

    顾依依滤过了所有汤水,纱布上除了一些油脂,就再没有别的了。

    顾依依反倒松了口气。刚才知道汤里面有胡蔓草,她就隐隐担心与蛊有关,谁让胡蔓草是大名鼎鼎的可以做植物蛊的原料呢!

    好在它是在热汤中加入的,成不了气候,不然还真是让顾依依有些担心呢。

    顾依依把盛汤的碗直接扔进垃圾袋里,洗干净了手。

    心里暗叹,怪不得狗喝了这汤不醒呢,在蒙汗药里还加了带有毒性的药草,双管齐下,喝下去的无论是狗还是人,都不会那些容易醒过来的。

    卫戍部队里试药的土狗,果然如顾依依所料,喝了第二碗药水后,倒是能站起来了,但是走了没几步,就又趴在地上不动弹了。

    兽医和卫平都松了口气,这条土狗没事了,现在只是虚弱而已。

    两人完成了任务,卫平看雷震和汪晨曦都在忙着审案子,也没打扰他们,就和兽医一起回去了。

    还是昨天晚上的那间屋子,唯一没有招供的歹徒,刚刚又挨了雷震一顿揍。

    正十分辣眼睛的鼻涕一把泪一把:“你干嘛总打我啊!我要是能说不早就说了,你干嘛非逼着我说啊!”

    “他们不是都说了吗,干嘛还非让我说啊,呜呜呜……”

    大山捂了下眼睛,刚才一个小时了,怎么问也不说,软的来不说,硬的也不说,还以为是条硬汉呢,结果现在这是啥事,不就挨了顿打嘛!

    汪晨曦把目光从正哭唧唧的人身上移开,真没出息,多大了还哭。

    贺小龙笑了:“人家说是人家说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听你这话,你不说还有原因了,那就说说不能说的原因吧。”

    这人这次没有拒绝,真就开口了:“我要是说出去就一点活路都没有了!”

    “真的,我没骗你们,我看到我的上级对付想要脱离组织的人,挑了他的手筋和脚筋,整个人都废了,以后还怎么活啊……”

    “这我要是把他供出去了,他不得比那更狠,那我还活得了嘛!”

    他抬眼正看到雷震瞪着他呢,身子一哆嗦,就看向田师长:“我知道您是他们的头儿,你应该说说……他,人民军队是不允许打人民的……”

    田师长看了他一眼:“小子,你是人民吗?我现在可以明确告诉你,你现在已经不是人民了!你现在是人民的专政对象!”

    “你是不是不明白什么是专政对象啊,专政对象就是要被打击、被镇压的对象。比如你,再不老实招待,等待你的就是枪毙!”

    “你不是说,你还怕把你上级供出来,他有可能会杀了你吗,那么,你在我们这里不招待,就是负隅顽抗,你是必死无疑!”

    田师长也没瞪他,只是满脸严肃,让对方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这名歹徒当即傻了,不说是死,说了还有可能是死,那自己是活不了?

    出任务前,他的上级说,他们不会死的。等等,上级说的不会死是他们完成任务后都跑了,没被抓到!

    再有就是被抓到了,死活不承认,政府就拿他们没辙,他们也不会死。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