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六章 到了
    等三个人围坐在一起吃晚饭时,顾承家晃着脑袋,低声说道:“哎呦,这趟出门太幸福了,前一顿有肉有菜,这一顿哪里是什么普通的饺子和烧卖,哈哈哈。”

    他笑得畅快了,却看到人家两个人已经开吃了。

    自家人面前还端着什么模样啊,顾承家拿起筷子就开始抢食,嘴上还是惹不住说了句:“虾饺和蟹粉烧卖呐,我弟弟对女儿真好!”

    然后,一直到把两只大饭盒吃空,他再也没说一句话,心里还嘀咕着:一句话就让我少吃了两只虾饺,早知道等吃完了再说多好!

    顾依依陪着庄墨象去洗饭盒,去餐车吃饭的三个人也回来了。

    周毅笑呵呵地跟顾承家说:“顾老弟,一起抽根烟?”

    顾承家摆摆手:“我不吸烟。”

    周毅马上说笑了一句:“那你可省钱了。”又转过身:“张老弟、魏大哥一起去不?饭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呐!”

    张朋立刻回应:“好哇,做把神仙去!”

    魏大哥则说道:“我该收拾行李了。”

    周毅和张朋搭伴去两节车厢连接处抽烟,正好碰到已经洗完饭盒的庄墨象和顾依依,相互打了招呼,庄墨象和顾依依就回去了。

    张朋一直看着庄墨象的背影,倒让周毅误会了:“张老弟,那女孩漂亮是真漂亮,但人家有主了,你千万别糊涂啊。”

    张朋立刻正抽着烟呢,一下子就给他自己呛着了。

    咳了好几声,眼睛都有些红了:“周大哥,你误会了。我怎么也不会去抢别人的对象啊。”

    随后又开了句玩笑:“再说真要是去抢,我也抢不过那个男人啊!”

    没想到,周毅倒是一本正经地夸道:“张老弟,你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

    一句话又让张朋狠狠抽了一口烟,马上很有自知之明地转移了话题:“魏大哥自己一个人生活,可真够呛的。”

    周毅却说道:“他的情况看着还可以。虽然媳妇早几年就没了,但还有两个儿子呢。”

    “虽然现在不在身边,但听说知青早晚会回城的,到时一家人不就团聚了……”

    顾依依和庄墨象回来时,魏大哥已经把自己的用品都收拾好了,全装进他的旅行包里。笑着跟顾承家以及庄墨象、顾依依告了别,拎着旅行包就去下车门那里等候。

    晚上睡觉前,空出来的下铺就让列车员安排给了一个带着五六岁小孩的女人。

    车厢内熄了灯,大家也不再说话,耳边听着火车撞击铁轨单调却很有节奏的声音,渐渐入眠……

    第二天清晨,车厢里很早就热闹起来。

    早上六点多钟,火车就会到达终点,车上的乘客都在忙着洗漱或者收拾行李。

    昨晚被安排过来的母女俩在前一站已经下车,而周毅也是与她们一站下了火车。

    因为凌晨四点多钟,大家都在熟睡,周毅没能与大家打上招呼,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顾依依下了铺位时,张朋去洗漱了。

    她从自己的行李包里拿出一只小瓶,打开瓶盖,喝了一口,然后含在嘴里一小会儿,才将嘴里的漱口水吐出车窗外。

    庄墨象直接拿过顾依依手里的小瓶,他也有样学样地喝了一口,漱了嘴,这瓶漱口水也见底了。

    顾承家这才反应过来:“用了你这东西就不用刷牙了吧?”

    看到顾依依点了头,马上伸出手:“给二伯一瓶。”

    顾依依从行李包里拿出一小瓶,放在他手上:“我就做了这两瓶,二伯省着点用,你坐火车去西市的时候还能用一次。”

    顾承家笑吟吟地接过小瓶,漱了口。

    庄墨象拿着润湿了的三条毛巾回来,每个人都擦了脸,就开始整理行李。

    张朋回来后,看着已经把旅行包都从行李架上拿下来就等着火车到站的三个人,不由说道:“你们没去洗漱就对了。”

    “这排站的呀……还偏偏遇到个刷个牙就得五六分钟的主儿,哎。”

    “我就刷个牙、洗个脸用了将近半个小时!”

    三个人也不做解释,只是看着他微笑。顾承家还好意提醒道:“刚才广播了,还有五分钟就到站了,你快收拾行李吧。”

    张朋说了声谢谢,就忙活去了。虽然也没多少东西要收拾,但他还是磨蹭了一会儿。等到火车进站了,才跟在顾承家他们身后下了车。

    出了站台,双方挥手告别。

    顾承家带着庄墨象和顾依依轻车熟路地到了站前的公共汽车站。

    等到上了通往二军医大学的公共汽车,顾承家环视了一圈车上的乘客,那个叫张朋的人并不没有跟着他们上车,这才松了口气。

    顾依依忍不住笑了出来:“二伯,出了站台,他就往与我们相反的方向走了,从未跟着我们。”

    顾承家抬手轻敲了一下小侄女的脑袋:“你呀,大意不得!先假装离开,实际上一直暗中跟着你呢。等你放松了警惕,很容易让人得逞的。那种人是很狡猾的,知道不?”

    顾依依故意揉了下脑袋:“知道了。”

    海市是华夏国的经济、金融、轻工业、贸易中心,拥有着融合了江南传统吴越文化和西方工业文明的独特的海派文化。

    顾依依虽然前世来过海市数不清的次数,但还从未踏足过七十年代末的海市。

    她透过公共汽车的车窗看着经过的大大小小的街道,街道旁的建筑不同于京城的四合院,有雅致的花园洋房,有红砖白柱青瓦的教堂,有弄堂里拥挤的联排石库门民居建筑……

    再看着沿途的行人,无论发式还是服装都要比北方人时髦一些。想想三十年代的十里洋场,再想想几十年后的时尚之都,海市人确实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本。

    顾依依从公共汽车上下了车,跟着顾承家、庄墨象很快就到了二军医大的校门前。

    门房里的人居然是认识顾承家的,还特意走出来打招呼:“前几天就听说顾教授要来了,学生们都在盼着呢。”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