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八章 童言
    而此时顾依依和庄墨象已经跟着顾承家进了旁边的小楼,上到三层,进了最西侧的房间。

    庄墨象关上门,收好钥匙:“这栋楼里的房间面积都偏小,两个楼口,一共十二户。我们在的这间将近一百平方米。不像另两栋,都在一百五十平方米以上。”

    “不过,我一个学期也就来半个月,挺多一个月,还是自己一个人,学校已经对我够照顾的了。”

    顾依依进了厨房,把饭盒先放到那里去。走出来时,很高兴:“二伯,我还以为要先搞卫生呢,没想到这里挺干净的!”

    顾承家笑了:“是我来之前给学校打过电话,一定是他们安排人昨天进来打扫了卫生。”

    “你和小象现在这里歇一会儿,我去学校问问讲座的事情。”

    顾依依叫住了他:“二伯,我和三堂哥什么时候见面啊?”

    顾承家这才想起刚才小侄女就问自己,他忘了回答:“要不中午,就是时间有些紧。”

    顾依依理了下头发:“二伯,晚上吧,晚上时间充裕,可以多说会儿话。”

    “你忙你的,我们俩出去逛逛,中午我们就在外面吃。”

    顾承家点点头:“也好,那我就争取今天下午做两场讲座。”

    “小象来过海市吧,让他陪着你到处看看,等我压缩出时间,带你去远些的地方。”

    说着,顾承家回身拉开自己的旅行包,从里面拿出个信封:“依依,给你带些钱,海市的衣服不错,有喜欢的就买。这里的小吃也挺有特色的,你和小象多吃些。”

    庄墨象当即拒绝道:“二伯,我带着钱呢,足够了。”

    顾承家这才想起大儿子曾经跟自己说过,庄墨象的工资比他要高,应该还高不少。

    他看了眼小侄女,她并未提出什么异议,看来也是不想用自己的钱。算了,等一起出去玩的时候,再花钱吧。

    遂收回信封:“好吧,给你小子一个表现的机会。”

    庄墨象少有地回应道:“谢谢二伯!”

    顾承家笑着摇摇头:“我先走了。”

    顾依依连忙说道:“一起走,我们没有钥匙,锁不了门。”

    三人一起出了小楼,顾承家做了决定:“晚上六点钟,在金门大酒店门口集合。”

    顾依依当即反对:“二伯,换家饭店吧。要吃正宗佛跳墙还是去福市的好,我建议在海市就吃本帮菜。”

    顾承家愣了一下,火车上才知道小侄女吃过茄鲞,现在又听到她居然知道金门大酒店的招牌菜是佛跳墙。

    有些疑惑地问道:“依依,你来过海市,去过金门大酒店?”

    顾依依暗叹一口气,这些都是前世的事情了:“我看书看到的,知道它是当年十里洋场人尽皆知的着名建筑。”

    “还知道金门大酒店很上档次,现在是用来接待外宾的,国内要有身份的人才能去那里吃饭。”

    “它的招牌菜佛跳墙,汤料十足,海参、鱼翅、鲍鱼应有尽有,汤头非常浓郁。”

    顾承家这才释然,原来是看书看到的:“那就去海市老饭店!”

    走到岔路口,顾承家又嘱咐了一句:“晚上六点钟啊,我和小北都去。”

    顾依依朝他挥挥手,就分开了。

    庄墨象这才问道:“依依,是想去看风景,还是建筑,或者去买东西?”

    顾依依数着手指头说道:“去黄浦江、有特色的弄堂、城隍庙、豫园,正好晚饭在豫园。”

    庄墨象挑了下眉:“不去南京路吗?买些好看的衣服……”

    顾依依立刻截住了他的话:“不买衣服,我的衣服够穿了,不需要再买。”

    庄墨象又问道:“不在晚间去看外滩的夜景吗?”

    顾依依摇摇头:“不去,我只想看看黄浦江。”心里补充了一句:“没有污染的黄浦江。”

    说着话,庄墨象和顾依依走出了校门,庄墨象微笑着说道:“那我们先去看黄浦江。”

    “不用担心,我对这里很熟,来过不止一次。”

    顾依依哦了一声,心里腹诽着:我也很熟悉,只不过是对几十年后的海市了。

    坐着公共汽车,没用太长时间就到了黄浦江附近。

    顾依依和庄墨象步行到江边,选了一处人比较少的地方,刚刚站定,并不明显的潮湿之气就迎面扑来。

    江水流淌着,拍打江岸的力度并不小,可能因为他们此时所站的位置是一略微弯转处。

    顾依依极目向水中望去,江水虽未能达到清澈见底,但干净,水中除了携带的泥沙,并没有后世闻名的垃圾,近处甚至还有几尾鱼在游动。

    顾依依很喜欢自然风光,喜欢大自然形成的山川河流,让她每每看到时,都能从中汲取力量和希望!

    当她沉浸在江水永不停息地流淌终入海的感受中,不知过了多久,身侧传来一道童声:“大姐姐,你是哑巴,不会说话吗?为什么站在这里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说一个字。”

    顾依依顺着声音,看到一个五六岁的男孩正抬头看着自己:“姐姐会说话,刚才只是看江水而已。”

    小男孩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原来你会说话呀!”

    显然他非常喜欢顾依依,没理会旁边一位妇人叫他走的话,站在那里没动。

    旋即抬头问道:“大姐姐,你知道春申君吗?”

    顾依依这才认真地看了他一眼,确定这只是个学龄前儿童:“知道的。”

    小男孩撅了下嘴:“大姐姐,人不能不懂装懂。不知道不要说知道。”

    顾依依歪着头:“小朋友,我说我知道,你为什么不相信呢?”

    旁边的妇人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歉:“对不住了,小孩子乱说的。阿申,快走了!”

    小男孩仍旧没动,而且理直气壮地说:“我小舅说,漂亮的女孩学习都不太好,要么是笨,要么就是只知道臭美了。”

    顾依依接的更快:“你小舅的话是错误的,是有偏见的!”

    “现在我就来说说春申君。春申君嬴姓、黄氏、名歇,楚国人。”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